穿越时空的灵魂真实事件(穷人有没有尊严3)

2014-05-08 17:52 | 作者:王冰凝 | 散文吧首发

(本故事虚构,概不负法律责任)可是句句刺心的嘲笑,句句刺心的羞辱,用权势为自己代言,叫人暗骂,羞辱,嘲笑,简直无耻之极,当然很多人的所作所为都是不敢见天的,都是灭绝人性的作为,所以他们威胁,恐吓,逼迫不让凌儿说一句,他们是大象,凌儿是蚂蚁。蚂蚁看到大象那气势都吓晕了,哪敢做什么,凌儿对着他们都是那样说的,最可恨的是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拼命的把罪名加到凌儿身上,加的满满的,他们简直没有人性,凌儿就查劳动法;用劳动法来护自己,给自己讨个说法,也送给所有打工的朋友们(劳动法)其一,公众人格、尊严受尊重受保护是公民最基本、最起码的人权。而保护人权则是法制社会的鲜明特色。最近,最高人民检察院专门发出通知,用一年时间查处国家公职人员对公民人权的侵害案件,由此可见国家对保护人权是多么的重视。对这起十分恶劣的侮辱体罚员工的事件,有关部门当严肃施法,这既是对受辱员工的一个公正交代,也是建设法制社会的必须之举。

其二,羞辱员工是谁的耻辱?从法律上讲,强迫员工穿“耻辱衣”是严重的违法侵权行为,在法制社会中一个企业不把法律当回事,公然违法,不是耻辱是什么?从道德上讲,羞辱员工是对公民人格的粗暴践踏,一个企业不守德不是耻辱是什么?从经营理念上讲,目前许多企业都在通过人性化管理凝聚人心,调动劳动者积极性,而这家企业却用违法“厂规”禁锢工人,不是耻辱又是什么?以不道德之言语、

总之,类似这样羞辱员工的行为,绝对不是工人丢丑,而是企业的耻辱。但愿一些企业能从中吸取教训。

“野蛮上司”的精神折磨法

1、职员犯了小错就破口大骂“猪头!笨蛋!”;

2、处处包庇旧同事,大声指责新人,开会时严厉批评;

3、草率交代工作,但又责怪下属办事不力;

4、男上司经常吃女下属豆腐;

5、下属想请病假,却不悦地说:“看你好好的,干嘛请假?”或者说:“现在经济不景气,你要有心理准备!”

6、经常推卸责任,喜在高层面前骂人;

7、要求低层员工“麻烦帮我们倒咖啡”;

8、规定女下属轮流加班,却不准报加班费;

9、稍有小错就要取消下属的休息时间;

10、骂下属“你跟蛇一样会钻”。 侵犯人权和侮辱女性的事件实在让人感到震惊,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廖大队长表示,如果打工者需要申请法律援助的话,监察大队愿意提供全力支持,这也是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实际体现。

妇联:提高自我保护意识

从化市妇联主席谭少桂说,这是一起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事件,其中也包括侵犯女工的权利。

劳动者的人格权利,是所有劳动者的权利,任何企业都无权加以践踏。

第五条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长期处在知己不知彼的劣势下,而遭受了许多不合理的待遇,而不知如何自处,或有以讹传讹者,误认姑息让步可以海阔天空,三、职工无偿终止劳资关系:雇主无故触犯劳工法第八十三条各款之规定时,职工得主动离职,且雇主应支付终止劳资关系时全部赔偿费用,但根据哥国法院判例,职工引用本规定前应书面通知雇主。若雇主对职工提出之违规情节不服而胜诉者,则视为职工无故离职,除支付辞职通知及应付之民事责任外不负担其它赔偿责任。

(1):雇主除法律规定应扣除金额外未依约定之时间、地点支付全薪者。

(2):雇主于工作时间内以不诚实、不道德、漫骂、毁谤、暴力等方式羞辱员工者。

(3):与雇主共同生活之亲属,受雇主之指使或默许以前述方式羞辱员工者。

(4):雇主直接或透过其亲属,恶意破坏员工之工具者。

(5):雇主或主管于工作时间、地点之外的场合非受挑衅而以言语、暴行等方式羞辱职工,且严重破坏和谐无法继续工作者。

(6):雇主、亲属、主管或其它职工罹痪传染性疾病且必需有接触者。

(7):因工作地点、地区缺乏卫生条件,或雇主不遵守卫生规定而对员工或其家属之安全、健康造成危险者。

(8):因雇主之疏失使工作场所内人员之安全受威胁者。

(9):雇主违反劳工法第八十三条各款之规定者。

(10):触犯其它严重错误者

她就想用劳动法向厂领导告状,辱骂,俺骂员工是谁的耻辱,让女员工穿上羞辱衣是谁的耻辱,是谁丢了企业老总的脸,可是没有用,她就写了一份离职报告,她知道打工的不易,直到楼上小罗也是外地人不易,就拼命的夸他好,夸厂长,夸车间主任,其实他们都挺好的,都有无奈,凌儿想用这种方式最后护护他们,最荒唐的是一个凌儿的老乡,因为感觉凌儿感觉她不好,就出口羞辱,还有她恨罗主任,她说罗主任不好,意思是希望凌儿帮她骂罗主任,可是凌儿真的感觉好累,不想多说,只想安静,她就羞辱辱骂凌儿,嘲笑,羞辱,凌儿真的很伤心,发现自己是牺牲品,也是挡箭牌,每天下班就像没魂的人一样,浑浑噩噩,饭也不想吃,那天回家凌儿感觉伤心难过就休息睡了两天,请了两天的假,其实车间主任卢吉见挺好的,性格开朗,天真,他一直相信凌儿,一直相信,还有老板娘的大姐夫也一直相信,他也很好,很善良

有一次他看到凌儿,就跟她开玩笑说;你到这里帮忙好吗?凌儿以为他开玩笑就说好呀。可是凌儿看到他真诚的眼神,凌儿信他,就在这时检验员薛福碧也在那里,她怕自己的职位不保,就感觉不安全,因为在凌儿刚去不久厂长周群波,还有车间主任卢吉见就故意气薛福碧,说要把她换掉,薛福碧害怕,每次他们开玩笑吓她,她就暗骂,羞辱凌儿来威胁他们,薛福碧说话暗里讽刺,嘲笑,她还感觉没事,可是她拿凌儿威胁凌儿的朋友,那些人因为护凌儿受她的威胁,凌儿岂会不心疼,厂长不喜欢薛福碧,她脑袋不聪明,嘴巴又不好,别人一说凌儿好,他就说是因为凌儿比她年轻,这样羞辱人家,她说那些人真的都是为了和凌儿看玩笑,其实她是嫉妒,她身材还可以,虽然40多岁,依然穿衣时尚,认为自己最好,可是凌儿的出现使他被别人烦,凌儿不喜欢她的嘟嘟囔囔,不喜欢她嘴巴胡说,还有她像个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围着权势转,老板的姐姐一句话,你说不说,要想保住你的职位就得说,她还告状,她就得说,有时暗里骂羞辱凌儿,就是嘲笑那些人品德不好,色,其实那些人没有那么坏,都挺好的,就是故意气她,不够灵活,办事能力差,凌儿几次说不想搅合他们的是非,可是薛福碧认为骂凌儿是对付他们的办法,也就不断的骂,羞辱凌儿威胁他们,凌儿早就心痛他们了,他们是凌儿的朋友,知己,很多时候他们为了护凌儿就用转移大法,把注意力转到别人身上,误导他们是说他们,其目的是为了护凌儿,凌儿知道,厂长周群波还用自己的身份故意转移说是说别人,他称凌儿是他的情人,他只是护凌儿,因为他的身份有许多人畏惧,巴结,结果被人故意整他,传到他家他老婆的口中,其实周群波挺好的,和善,热情,心细,体贴,每次都想帮凌儿,可是他有他的难处,毕竟他也只是给老板打工,也有随时被换掉的可能,也被威胁,凌儿知道,不管凌儿接触到的是不是他们的真心,凌儿都相信他们,凌儿还有一个姐姐曾永香,她也很好,对凌儿很好,还有很多很多人都挺好的,张杰也挺好的,这个张杰是安徽亳州人,40岁左右,善良,单纯,(当时他说他叫张杰,简直让凌儿惊讶,后来一想可能是缘分,也有可能是命运注定要凌儿和张杰,浙江慈溪的张杰解开心结,凌儿就打算不再和张杰再有纠缠,万般皆是缘,一切皆是缘,)凌儿把她当成朋友,其实他挺好的,最后他离开了,凌儿几乎把他当成心腹,好朋友,有好多好多人都乘机羞辱嘲笑凌儿,这世界是没有真理,真理只在人心中。我们的存在与真理的有无没有必然关系。当然,人可以把追求真理作为自己一生的目标。确实,古往今来不少人是为真理而活的。

真理是真善美的敌人。个人为真理而活,是个人的选择,但不能强加给别人。

弱肉强食的今天,人都把良心埋藏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宁愿醉酒,疯狂,都不愿意坦然过平常的生活!何苦来哉!两腿一蹬什么都没有了。骗着别人还骗自己!

良心 两腿 醉酒 埋藏 何苦 最有良心的是人,最没良心的也是人,有良心的人,让你感动,没良心的人,让人痛彻心扉,而在此时那些暗中勾结,狼狈为奸的人也没有停止他们的欺压行为,他们一致以为把所有的罪加到凌儿一个人身上,他们就得救了,开始趁机宣传自己,践踏凌儿,凌儿一个人面对危机重重,还有新笑路那家人和浙江慈溪本地的张杰也趁机报复,暗中勾结,他们怕凌儿喊冤,怕凌儿反驳,就打听到凌儿弟弟的厂利用老板威胁他弟弟,可能他们只是随便说说,可是对凌儿的亲人那时羞辱,凌儿知道那是他们有意羞辱威逼,还拿房东威胁凌儿,还有凌儿姐姐的厂也被找到长河镇谭路38号,凌儿的姐姐也被老板威胁,嘲笑,羞辱,说凌儿长的不是很漂亮,他们就是没有人性践踏羞辱凌儿的人格自尊,凌儿知道都是张杰,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是非,嘲笑,羞辱,肮脏的说,把罪名都加在凌儿一身,其实就是他们不把小工当成一回事,看不起穷人,仗势欺人,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外人,就像那句话狗仗家世,凌儿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言语和威胁,简直快要破溃,凌儿的姐姐这面是张杰,和凌儿这个厂的老板和徐芬搞的鬼,当然少不了浙江慈溪长河本地人张杰的功劳,他们暗中勾结,暗地里整凌儿,他们都是暗里勾结,暗里整人,羞辱嘲笑,折磨,还说是凌儿写出来了,十指弹出忧伤是为了告状喊冤,凌儿知道很多人做事是见不得天的,因为是丧尽天良,因为从头到尾只有他们说理,没有凌儿说理的权利,他们肮脏的加罪名,凌儿只能背着的权利,凌儿一个人背完了他们就圣洁了,当面当着凌儿姐姐的面羞辱凌儿说、;说什么还敢来,想凌儿该在家好好生活了,他们的意思他们放凌儿一条苟且活路,说凌儿不知廉耻,他们暗中勾结欺负弱者丧尽天良就理所当然了,简直没有人性,凌儿的姐姐抱怨,凌儿的弟弟气,当然凌儿的弟弟的老婆也不另外,当然了他们不承认羞辱了,他们只会说随便说说,说不知羞辱,他们用权势威逼,丧尽天良,暗中勾结,狼狈为奸践踏羞辱一个弱者的尊严,并威胁凌儿只能背罪,不能说一个字,要不凌儿没有安身之所,就是老家也有办法通知到,因为人家有钱,钱可通天,他们伸手是天,放下是地,说话就是真理,简直无耻之极,他们怕凌儿出去跟人说,他们就到处跟人说,把肮脏的罪名都加在凌儿一个人身上,让别人羞辱,而原先凌儿厂里的,可以说很多人都是生在经济之中不敢多说,谁要是多说就失业,另外他们会跟其他的老板联系秘密通杀此人,他们就是拿秘密通杀这点威胁凌儿的,他们还说凌儿的命也没有他们的面子重要,他们践踏凌儿的尊严来维护自己的面子,没有人为凌儿说公道话,没人敢,打工的都被威胁,如果多说就要走人,凌儿曾经学刘三姐告状,用歌曲告状,告状村委会,可能他们没法压制吧,而且他们是暗中勾结凌儿没办法不能明告,有时凌儿感觉要生活真的好难,弯了腰低了背,背了罪苟且生活他们还是不肯放过,还要牵连凌儿的九族,不肯放过,她的厂也被找到,也被老板娘,老板暗说了,暗羞辱了,她气的回家跟凌儿的弟弟闹离婚,还动手打凌儿的弟弟,凌儿的弟弟不敢还手,因为凌儿的谣言让她弟弟受冤屈,凌儿心如刀绞,心里难受,一把把刀架在凌儿的脖子上,让凌儿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几乎快要崩溃,他们想把罪都加在凌儿的身上,然后他们就解脱了,换有徐芬他们和张杰也是暗有联系的,徐芬也拿张杰他们说话,他们对付凌儿,也是羞辱嘲笑,暗骂,也是到处宣传,口口声声说凌儿品德不好,说想高攀,用张杰当借口,他们也是暗中勾结的,凌儿发誓,凌儿没有高攀之心,凌儿知道命运,知道人生,凌儿早就知道今生万缘无缘,凌儿欲哭无泪伤断肠,凌儿该怎么办,凌儿用卜卦的方式卜出自己的未来,她知道自己的未来没有了,她知道她今生陷入困境了,不光是凌儿还有凌儿的弟弟也会被困一生,而且没法出困境,凌儿心痛不已,面对困境凌儿犯难,其实凌儿早就从生辰八字里算卦就算出凌儿的命运,凌儿劫难百出,去年凌儿命犯白虎,而且注定有口舌是非,而今年有卷舌是非,命里还有几大灾星入命。凌儿知道今年灾难多,凌儿心痛,这些灾难该怎么躲过,凌儿的贵人在哪里???谁能帮帮凌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