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W的一封信

2014-04-27 11:38 | 作者:希木 | 散文吧首发

当我提笔的时候,也许,你已经熟睡,像个慵懒的小孩一样,依偎在温暖的被窝。渐渐匀称的呼吸,今的你,睡得可好,我想以这样的方式,愿这些字儿,给你带去点什么。深夜的W,晚安。

原谅我,以这主观的方式码着这些话语,因为这个秋,实在让人难以忘却,就像最近一样,浮躁与不安充斥着身心,尤觉疲倦,就像起初认识你一样,开心钻满了整个心房。

掰着指头,细数与你相识的日子,不多不少,一个月差一天。 我知道,自己健忘,而对于某些重要的时间,却能铭记于心。于是,我算着每一个日子,简单或复杂的,都讲让他们也一起走进故事,成为此信的一部分。

说来恰巧,我们的相遇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那么的巧,巧到可以用“可笑”来形容。尽管人们都说,那样的世界,本身就不可谓世界,可我,偏偏在那个时间,遇到了你。不多也不少,这样,是多好。

每天,你就像个固定工作者,起晚贪黑,总能让自己在白天睡上那么几个小时,似乎一睡就不会醒,而颠倒了的生物时钟,也总能让你在凌晨还不释手地玩着手机,听着歌曲,想着一些未知或已知的故事。慢慢的,成了习惯,久而久之,像一种依赖一样,你,爱上了黑夜。而我,深知一个道理:总要等到快关灯的时候,你才会去洗漱;总要用差不多半个小时之久,你才能完毕;总要在上床的时候,拿着手机;总要在看着屏幕的时候,听着歌曲:我以为年轻就能实现我的……

夜晚,我没有其他重要的事,唯一的,就是陪你聊天。总会讨论着一些身边发生的小事,或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因为觉得无论说着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你的存在,或是陪伴着你。

那天,你说要去看电影,我以为你想去市区,而后得知,原来是中区的影院。你问我去不去。我说,没戴眼镜,进去也看不清,要不请你唱歌去吧。你说这是你和室友期待已久的电影,不去不行,况且都到了场地.不知看了多久,发了个信息问你,完了吗?“没有,这个电影看过的”你说到。被偷走的那五年。

就这样,在最后,你站在了影院门口,而我,由一同学陪着,见到了你。那一刻,我深知,照片是旧的,数字也是假的,而面前的你,却是让人难以忘怀的。

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干脆就去跑步,他的两圈,由我计时,而我的两圈,时间与一切,都紧握在你的双手。初识,你有说有笑,笑得那么自然,如此简单。

是不是每个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是不是每个不胖的瘦子都嚷嚷着要减肥;是不是每个不睡觉的人耳朵里,都循环着无眠的单曲;是不是每次嘴角上扬的你,都能开开心心。 相识于末秋初,还是那样一个季节。

初次请你喝茶,你说,下次请你;再次请你唱歌,你说,你这样怎么能这样。其实我多想说,下次,下下次,都不和你争,行了吧。 时光是个美好的物体,就像相机一样,能定格许多美好的回忆。当某天再次翻开时,流淌出来的,都是清新与简单的足迹。每一次的机会,或许紧握,或许擦肩,而形形色色的路人,从甲到丁,依旧如初。就像那校园的桂花香一样,他愿香在这个夯实的季节。

给你的书,留着吧,杂志,里面都是好东西。实在不想要的话,丢了也行。给你的月饼,吃了吗,还是还搁置在那里?说起这月饼,似乎费了自己不少心思。从新区逛了半天,没合适的,要么盒子太大,要么装饰不雅。又来到老区,冒着,逛了所有超市,寻找着可以包装的精品店,最终未果。最后买了一个四盒的,可又是那么单调。于是去蛋糕店,找到老板,买了新小盒子装在内测。里面仅有一个特殊的,我想,你是知道的,凤梨味儿的,粉红色。我知道你会搪塞,不想收下,可我不得不把它放在那里,就像一颗心一样。

你总像个孩子,蜗居在寝室,真不知长久这样,是怎么过来的。不考研,不考公,想找份好工作,至少有个目标,那都是好的。

刚开始,你还去了自习室,没两天,你又选择回到了宿舍。我想,应该自习室或图书馆比寝室有氛围吧。还好,听说,你还是看书了,也能按时睡觉了,夜晚也不再那么容易失眠了。不知看书的进度如何,不知软件学会了多少,不知简历做的怎样了,不知关注就业网与大街网里面的招聘信息没有。

你说,不再去跑步了,理由是越跑越肥;你说,不知该说什么了,理由是不知说什么。你说要有坚韧不拔的品格,我说换成精神更好,你的理由是不喜欢这个词。 W,不知从何时起,你已经和这个字母成了一体。看着这一行行的字,眼睛干涩,似沉睡般。不经意的出现与踏入,让两个陌生的人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是否人生都这样,还是仅此而已。还是那句话:最简单的声音!

也许,从一开始,你就未注意到,某月某日的某人,特别关注了你;永远把你的对话框置顶在首页;无数次进出着你的空间,而访客里,仅有一个而已。这是一个寂寞的夜,下着有些相思的雨。这是一个很在乎的我,和一个无所谓的结局,曾经为了爱而努力,曾经为了爱而逃避,逃避那熟悉的往事,和那陌生的你……

有人说,思念一个人是痛苦的;有人说,被思念的那个人是幸福的。你曾在时间的缝隙里,静静的发过呆吗,有在某个不经意间想起过谁会在思念你吗。看到这里时,能安安静静地闭上眼,想一想我的样子吗,因为我不确信,多年后的你,走在大街上,是否还能认得出我。也许,没有这样的机会,也许,恰在彼时彼刻,背影里的余晖,仍旧擦肩……

请允许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你,齐刘海,双眼皮,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肩长发,带点小黄,或披或散,牛仔裤,帆布鞋,白色的手提包,粉红的手机外套,还有那清凉的夏T恤,还有别人看不见的隐形眼镜,外加白色的耳机。请原谅我,我所能记住的,仅有这么多。还有,鼻尖上的毛孔(自己看镜子吧),这些,都是属于你的标记,一辈子的印记,挥之不去的影子。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喝了一口水,陌生的人,请给我一只兰州。 所以那些可能都是真的,W,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W,很高兴认识你,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你给我留下了许多许多,千千言,万万语,道不尽,说不完,有快乐,有烦恼,有开心,有忧愁,有等待,有选择,有已知,有未知,还有很多......

此刻的深夜,是如此的安静,连每个人的呼吸,都影响着神经。而我,依旧继续,有句话说,你不来,我怎敢老去。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当我写到此刻的时候,不知你是否会看,也不知你看后的感想。

可有一点我很确信,我走完了一个还算完整的大学,在这南方的城市,在那个秋天的季节,有那么一个人,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渐行渐远。而努力过,也算是一种经过,也算是一种完整,不是吗?

今夜的你睡得好吗,明天还会看书吗,以后还会跑步吗,还会中午睡很久吗,还会来看电影吗,还会再熬夜吗,还会记得我曾走进你的故事吗……

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去做到:找到一份好工作。

也有一件事,我会永远记得,你还欠我一顿饭。

最后一件事,就是你还没做的:一次真正属于自己的旅行。

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抓紧吧,没有太多的机会等着自己,大多靠自己去争取,别永远守株待兔,也不要一直内向到底,喜欢安静的你,也可以成为世界的主角,关键,看自己。做事需有自己的主见,不要总是依赖着某种力量,除非它能让你依赖一辈子。

W,努力前进吧,不要让自己的人生对自己失望。我把自己的一切,都装进了这话语里,我是个懦夫,没能当面对你说想说的话,可我深知,你已经深深地存在我的脑海里。

你说,若可以,尽量少联系吧。

这样叫你,是最后一次了吗,W,还记得你说你喜欢我这样叫你吗……多年后,还能记住我吗……

絮絮叨叨,到了尽头,W,再见。——希木2013.10.0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