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本溪县老边沟记

2014-04-23 16:46 | 作者:辽东柞 | 散文吧首发

十一后的第二个周日,原本要随驴友团去穿越天华山的,早晨四点半就起床,匆忙吃完早饭,可在五点突然接到通知,说因下,穿越取消了,于是赶紧与另一个去老边沟的团组联系,恰好有缺席的,于是改弦更张,去了老边沟。

多次去那一带游玩了,仅老边沟就去过三次,但每次的感觉都不相同。早晨,天下着蒙蒙秋雨,一到三架岭,只见空洞山云蒸霞蔚,浓墨重彩,秋意盎然。偶有一抹薄雾飘来,山峰如穿着花衬衫的少女系上了白纱巾,更添妩媚。于是暗自庆幸,如因小雨守在家里,哪能见此美景。愈发想象老边沟的景色会更加迷人。

车过田师付后,顺山路转了近一小时,终到了老边沟。可一到沟口,就有些失望,枫叶多数落了,虽尚有一些挂在枝头,但毕竟有些稀疏,味道淡了。这里的海拔高于空洞山,秋也过的快些。于是进入景区后,外地人多大呼小叫,夸枫叶如何红,而我们这些见过更红枫叶的,多没了那份激情。可心情仍很愉悦,雨停了,所谓“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山里的空气太清新了。谷里的小溪时急时缓,清澈的潭水卷着未飘走的秋叶,如柔情的音乐和淡雅的小诗。树林里仍有些晚红的枫叶炫人眼目。而且这时的秋色对摄影者更是一个福音,因为部分叶落后,树林显得稀疏了,淡褐色的树干与艳红的枫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景深也深了,于是疯狂地忙起了摄影。

记得去年到老边沟时是八月十五,节气尚早,枫未全红,当时未买相机,虽和不少同事同来,却避开了,独自在溪畔的枫林中边欣赏景色边思索,行程过半时竟写成了一首诗:

枫未全红怨霜轻,细品青山缘溪行。

柞木小通幽径,滩头巨石若虎鲸。

沧桑古树参天立,犹忆抗联曾鏖兵。

天近中秋云渐淡,谷更深处水愈清。

织女银针绘锦绣,嫦娥珠泪含晶莹。

缘浅不见南飞雁,野菊晚节耀眼明。

徒闻王质烂柯处,暂听秋虫林间鸣。

浮生几人能过百,何必悲欢一枯荣。

默许旬日再履足,山我不负相恋情。

归来后不久,我真如诗中所言,又到了这一带观枫,只是到了湖里未到老边沟。在湖里又写诗云:

秋雨新晴路渐斜,薄雾空山笼轻纱。

落叶长川稀绿树,残阳旷谷染红霞。

盘根临岸水曲柳,经霜白茅若蒹葭。

休言桃园无处觅,水浅通天不用槎。

青松锗岩隐红瓦,篱帐柴门到人家。

房前枝头平梨熟,屋后田边有白桦。

肉炒红蘑炖酸菜,油炸花生酱蛤蟆。

主人不言山里苦,酒酣耳热话桑麻。

却言天景也美,满山新绿满山花。

可惜本次只想摄影,竟没想出半行诗句。游老边沟也是如此,早来枫叶未红怨霜轻,晚来枫叶落了怨霜重,人就这样难伺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也不知何对何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