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

2014-04-23 16:45 | 作者:黎明曙光 | 散文吧首发

放晚自习时已经八点了,我拎起书包便向外跑。学校离家很远,要经过几个村子,经过村子时,有灯光照耀着,离开村子就会漆黑一片。

我踩着厚厚的落叶,急速的走着。不知道那个好事者捉弄我这个胆小的人,在身后喊一声:“有鬼!”便向另一条道跑了。我也高喊一声“有鬼啊!”也狂奔起来。

忽然,发现前面一个白色的东西,还伴有轻轻的缀泣声,我吓坏了,高喊一声:“鬼啊!”从白色的东西旁边闪过。身后传来一声哇的哭声:“你等等我!”我停下但不敢动,不敢回头,更不敢说话。“你是人是鬼?”我小心翼翼的问。“鬼在哪里?”她跑到我身边,向四周警惕的看了看,小心的问。“你不是鬼啊!”我拍了拍胸脯,平息一下那剧烈的心跳。

我跟她就这么认识的——小梅。她是我同学的妹妹以前是跟她哥哥小华一起回家的,但是,今天小华已经去青岛打工了。听见有人喊有鬼吓哭了,她就跑,鞋带开了,正在系鞋带,听见我喊,哭得更厉害了。

从那天起,我每天承担起把她送回家的任务,踏着纷飞的落叶,她会给我讲他们班的趣事,我会给她讲数学题。

在那个秋叶纷飞的季节里,我们一起走过,飒飒秋风,皑皑白暖花开。转眼三年轮回,我已经初高三了,她该是高二了,放学后,我依然在校门口等她,却始终不见人。后来才知道,她辍学了。

一个人走在那黑暗的道路上,少了一个人在你耳边叽叽喳喳,多了一丝无聊;少了那甜甜的笑声,多了一丝惆怅;少了一句哥哥等等我,多了一个人的的心事。

又一年的暑假,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又想起了她,找出她赠送给我的琼瑶的小说《几度夕阳红》翻阅着,书里有一片枫叶,已经泛黄,上面隐隐约约有一个“”字,情窦初开的我,恨自己光顾着升学考试,没有读她送我的书,没有认真看看枫叶:脑海里翻涌着小梅跟在屁股后边喊“哥哥,等等我!”她那甜甜的笑声,她那声哥哥。

县里的公交车终于来了,挤满了人,我也挤上去了,一个女人挨的我很近,她的喘气我感觉到了,是那么的熟悉,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刺激得我打了一个喷嚏,声音很响,女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眉头紧皱。我尴尬的看她一眼,不好意思的解释:“感冒了”。

“是你?”她微微愣了一下,看着我说。“你是?”我有些迟疑。“我啊!小梅!”

小梅?眼前的人就是小梅?曾经那个被吓的哭鼻子的小梅?我不敢相信

几个人下车后,终于有座了,我们一起坐下,随便聊了几句,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车一直遥遥晃晃的前进,她手里翻转着手机,屏幕上有一个戴耳环,臂上刺龙的青年,她说这是她的情人。来电话时刀郎的《情人》便会响起。他们聊的很开心,我听见她的笑声,在整个车内回荡。

我们无话可说。

回家,再翻书的时,枫叶已经枯黄,轻轻一碰,便洒落一地,再也拼凑不起当年的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