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你的时光

2014-04-22 19:13 | 作者:万绪 | 散文吧首发

他在门口坐着绑球鞋带,准备出去玩玻璃球。你的金鱼该换水了。我说。

你帮我换。他蹬了两下脚尖,话尾从远处传来。

晚上回来,他在小金鱼缸前后左右翻看,浑浊的水被他摇得溅出在桌面。然后跑进厨房问“我的金鱼呢?”我把菜装进碟子里,不知道。

于是他又跑回客厅趴在地上往桌底看,小小的孔雀尾金鱼不见身影。他把整个家都找了一遍,直到金毛跑回来卧在桌底。

他哭了。球鞋被蹬掉。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你喜欢你的金鱼,可是你不护它,它在水里不舒服,可能无法呼吸,可能跳出了水面,它可能死了,因为你并不真的爱它。你没有责任感。

你可以再央求母亲带你上街挑一尾金鱼,可是再像也好,它们不会再像它那样,嘴角被虾子钳过,右眼下有一个小黑点,不会再像它一样让你一见钟情非要不可。

我不是教他对一件事执拗,也并不是要培养一个收藏病患者,而是你应该守护好你心爱的东西,而不是天真的认为它会一直在那里。我希望他能坚守自己的热爱.无论对什么。

从那之后他开始珍惜自己的东西,衣服小了,母亲收拾出来准备拿去送人,他抱着不让。上小学后幼儿园的画册都藏在柜子里,毕业画册放在箱子底压着。

和他相差了刚好六岁,父母工作忙,于是我照顾着他上学和生活。有次去接他,老师在教孔雀舞,所有小朋友都认真地跟老师学,他扭头看到我在窗外看着突然就羞涩,蹲下去扭奥特曼。后来去接他,小盆友看到我跨进院门都跑进去喊“你姐姐来啦”然后他拖着小书包跑出来和小伙伴挥手再见。

后来我升入初中,和小学部幼儿园部分开,他不再需要我牵手提着书包送进幼儿园,送到教过我的老师手里,放学后不见我来也不会再坐在院门口哭着等,不会再表现欲极强地给我跳今天新学的孔雀舞和画册。我觉得有点空落落的,看着他成长到不需要我的年龄,直到某天回家他趴在我膝盖上说,今天坐校车拿书包给你占了位置,后来才想起你不在这里了。我才觉得其实什么都没变。

某天发现他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有了自己的秘密,并在我的询问下说你很烦,明显的进入了叛逆期。我关上房门,走的时候不止一点的难过。

我慢慢回忆着这一切,就像自己养大的孩子终于不再需要自己,仿佛这十几年的岁月被一只时光橡皮擦掉了蜕皮成长的过程,只剩下开头和结尾,而我的十几年只是台上一刻钟的剧情。我突然想打个电话问问母亲,当我第一次说她很啰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现在看到我成长成这个样子,她是骄傲还是遗憾,时光橡皮又擦掉了我们的哪一段记忆,而她是否也觉得失去了什么。

昨晚我做了个。梦到不知哪一年的除夕他打电话叫我出去吃饭,看到他时,面孔尚青涩的少年正侧头看窗外幕下绽放的烟火,衣服被焰火映得橙红,周围满是欢笑着的大人和小孩,而他看到我时一笑,“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