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14-04-21 14:01 | 作者:查理士多音 | 散文吧首发

这个天的,一直是一种想象

从漫长的十月到暂的二月,

噢,是短暂的二月,

虽然只少了两、三天,

就如同生命在胚胎里,

有着最随心所欲的冲动。

终于在中旬开始了对家乡的渲染。

也占领了我在南海边的思念

短暂的几天,从失落到祝福,

就象转瞬即逝的农历年!

/

是今天的三寸,明天的五寸,

后天的亲人说的八寸!

而不是这月三十天,那月二十九天;

或者这月三十天,那月三十一天!

噢 二十八天的热闹二月

我们用团聚来表达

故乡的树在二月里最为深沉,

故乡的人在二月里最为多情!

思乡在二月里最为热烈!

如那漫天飘飞的大雪!

/

而我却摸不着,看不见,

不能捧在手心里让它慢慢融化。

一股郁结的愁肠,如想象中的寒流,

在心脏与大脑之间来来回回!

实在的漫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