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

2014-04-19 23:01 | 作者:吉达 | 散文吧首发

李伯走了,永远地走了。

就在李伯去世的当天晚上,李伯的儿媳李嫂接到远嫁他乡女儿娟的电话,是询问爷爷病情的,李嫂听到女儿的声音同时,脑子便开始迅速思索,考虑是否将公公去世这件事告诉已怀孕在身的女儿。

去年入秋时节,娟已怀孕几个月了,由于丈夫干的是梁建筑工程,这次的工作地点在几千里之外的南方,根据当时娟身体的实际情况,再加上两人结婚不到一年,在婆家住的少,自然觉得与婆婆住在一起不太习惯,夫妻商定娟暂时住在娘家休养,因为居室紧张,娟间就与爷爷奶奶住在一起。 父母每天有自己的工作,照顾娟的事情就落在了奶奶的身上,隔辈人的是啥关系都不能比得过的,爷爷奶奶对娟的照顾自不必说。平时娟在买自己爱吃的水果等吃食时,每次都会买些老人们爱吃的食品带回来敬他们。

季到来时,李哥早早的将娟她们睡得火炕重新进行了修缮,寒冬到来时,火炕份外的温暖,爷爷奶奶为了让孙女睡好,特意让出了火炕最挨近炉灶的炕头,在这滴水成冰的寒冷季节,睡在暖暖的炕头上,对于娟来说真是件幸福的事。李伯有严重哮喘的老毛病,每年都要犯,尤其到了冬季更甚,严重时连屋都不能出去,今年也没例外,娟也因此为爷爷买了不少药,但都是只治表不治本而已。就这样几个月下来,爷孙之间本已深厚的亲情更加浓重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近年终,丈夫从外地放假回来了,要接娟回老家过年,一切准备就绪,待到要出行的头天晚上,李伯的病情突然加重,被儿女们送去了医院,第二天娟本打算不走了,结果,李哥打回电话告诉她:“走吧,你爷爷没事,住院后输了氧,一切都好转了,你放心走吧。”李嫂也叮嘱她:“你现在身体要紧,你爷爷这是老毛病,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听着自己亲人的话语,娟动了心,毕竟现在已是腊月终了的时间了,再等的话,如果自己拖着这臃肿的身体去挤火车,不但对自己身体不利,也会让双方老人不放心的。于是带着哽咽千叮咛万嘱咐李嫂:“妈,爷爷要是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啊!”之后便踏上了去千里之外婆家的行程。

以后便是三、两天一次的电话联系,询问李伯的病情,一直到现在,已经二十天的光景了。

这次来电虽是李嫂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却让她不得不考虑到女儿的身体状况以及爷孙之间的深厚感情,出现稍微的迟疑也就不无道理了,即便是这非常非常的迟疑,也引起了女儿的怀疑,“妈,咋了?家里有事吗?我爷得病不是好转了吗?”声音比先前急促了很多。李嫂赶紧道:“没事啊,我这里手上有点活,你爷爷吗?病已经明显好转了,你就别惦记了。”“哦,没事啊!”电话传来女儿似是放松的话语。这时,一声炮响传来,李嫂一惊,本能的往屋里躲避,担心女儿听到这象征对去世亲人表示哀思的二踢脚的炸响声。“妈,咋回事?怎么有炮声?你没骗我吧?我爷真的没事?”语气又紧张了起来。铁了心的李嫂忙到:“傻孩子,我骗你干啥,这是别人过年放炮,现在还没到正月二十呢,大过年的别瞎说。”娟停顿了一会儿,向母亲自责了自己的不是,后来,李嫂为了不让女儿引起怀疑,推脱有事,便挂了电话。

日子还在不停的转换着,娟询问爷爷病情、家事的电话还在不停地打着,李哥、李嫂为了女儿的好,搪塞的话语照常不停地变换着,虽然自从与爷爷分别,再没听到过他的声音,但娟从没怀疑过爷爷已不在人世,因为她相信自己的亲人是不会骗他的,这是绝对的。、

天来了,娟也要快生了,李嫂打电话过去,询问娟的身体情况,娟又问起她心中牵挂的爷爷的病情,:“妈,爷爷的药吃完了吗?要不我再买些?”李嫂道:“娟,别再给你爷爷买药了,你已经在县城药房找到你说的那种药了,很管用,另外,你爷爷已经可以出去走路了,已经可以领着你的小侄玩耍了,身体早没问题了。”“是吗!”......

接听完这又是平安的电话,娟憧憬着:家乡婀娜多姿的柳枝在微风中飘动,无数的麻雀攀在柳枝梢头欢快地叫着,偶尔还有一两只动作矫健的燕子从空中略过;春天暖暖的阳光里,爷爷开着他心爱的电动三轮车,拉着满脸慈祥的奶奶,奶奶怀里抱着无比疼爱的小重孙,到麦地里找寻野草,......不由的用手轻轻扶摸着肚里不听话的心肝小宝贝,脸上露出了笑容:家里平安,家人安康,真好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