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也说王维

2014-04-17 16:23 | 作者:江南春 | 散文吧首发

江南也说王维

有人说现在是八卦社会。谁会八卦,谁将八面玲珑。谁会八卦,谁将风生水起。谁会八卦,谁将稳操胜券。谁会八卦,谁将名利双收。把你八卦,把他八卦,把李白八卦,把王维八卦,凡是能够八卦,都将它八卦。反正你也有权威,我也有权威,你能发布,我能发布,你需要,我需要,你造我也造。江南春王维,爱王维诗歌,更爱王维人品,江南春在这里绝不对王维八卦,要不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江南春也说王维》是想说出一个真实王维,想说出一个实在王维,想为王维说一个清白。

王维,可以说是唐朝一生比较幸运的诗人,一生有贵人帮助。一个人一生有贵人帮助,等于多了一个太阳。由于具有懂音乐、善绘画、能诗歌才干,李隆基的兄弟宁王、薛王对王维非常喜爱。宁王、薛王喜爱王维,肯定会在李隆基跟进行美言。李隆基肯定对王维高看一头。《旧唐书》是这样说的:“凡诸王驸马豪右贵势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宁王、薛王待之如师友。”王维先是为太乐丞,后来因伶人舞黄狮子受累,贬为济州司仓参军。张九龄执政,王维因为张九龄喜爱被擢为右拾遗,又迁监察御史。王维可以说算是得意春风。后来因为张九龄被贬,王维也被贬到边关。安史之乱,王维被俘,安禄山慕其才,想重用,王维则是这样;“维服药取痢,伪称瘖病。禄山素怜之,遣人迎置洛阳,拘于普施寺,迫以伪署。禄山宴其徒于凝碧宫,其乐工皆梨园弟子、教坊工人。维闻之悲恻,潜为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肃宗要治其罪,因为王维的诗,与王维弟弟帮助,王维躲过一劫:“维以《凝碧诗》闻于行在,肃宗嘉之。会缙请削己刑部侍郎以赎兄罪,特宥之,责授太子中允。乾元中,迁太子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

关于王维与玉真公主,江南春想说几句。王维是不是玉真公主推荐被进士擢用,江南春不敢苟同辛文房的《唐才子传》。王维传奇《旧唐书》是这样写的:“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昆仲宦游两都,凡诸王驸马豪右贵势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宁王、薛王待之如师友。维尤长五言诗。书画特臻其妙,笔踪措思,参于造化,而创意经图,即有所缺,如山水平远,云峰石色,绝迹天机,非绘者之所及也。人有得《奏乐图》,不知其名,维视之曰:“《霓裳》第三叠第一拍也。”好事者集乐工按之,一无差,咸服其精思。”,江南春认为应该是王维进士以后,权贵因为王维有才才与他交往,而不是进士前。王维与玉真公主与没有一腿,谁也说不清。江南春更反对有人说王维妻子就是玉真公主夺爱气死,江南春想问:“你们有证据吗?”还有有人说王维爱上武惠妃,就因为王维这首: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就因为我们王大诗人这首诗就说我们王大诗人爱上唐玄宗老婆,如果给唐玄宗知道,我们王大诗人还不被千刀万剐?王维要是地下有灵:肯定会说我是冤枉的,请你们饶过我吧。还有王维与李白同吃玉真公主醋,江南春认为更是睁眼瞎说,地下王维肯定会说:“我王维真的那么小气吗,为一个竿子都打不着的女人吃醋,真是笑话,我告诉你们我没有给李白写诗,李白没有为我写诗,这是正常事,我与李白没有交情,他为什么给我写诗,我为什么给他写诗?”

在也说王维要结束之际,江南春想替王维说两句:“我王维是有贵人的。我的贵人是宁王、薛王,他们对我很尊敬,但是我不是走他们关系弄上进士。如果你们再胡说八道,我们法庭见!我王维是个顶天立地汉子,我不需要靠桃色新闻提高我的知名度,你们也不要相信那个辛文房小老儿想当然,他只不过写我想提高他知名度罢了,他的书有人看罢了,你们都中他的毒啦!我王维是靠我实才考上进士的,我不是靠裙拽。我王维是个君子,我是走过我的好友张九龄时,我有当右拾遗与监察御史的材料,你们眼红什么?还是学学我做诗吧!我可以这样说我王维的诗在唐朝还没有几个能超过我,我的《山居秋暝》:

空 山新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谁能作?李白他只能作: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王维不需要人给我染色,我是潭清水。我王维不需要人给我胡弄,把我高大形象弄成侏儒,你们安什么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