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长路,请对他好点

2014-04-16 09:17 | 作者:凌寒留香 | 散文吧首发

白天走了,黑来了,曾有多少人叹息着岁月的步伐走的如此的匆忙。留下的是,是恨,无奈,…………还是笑呢?岁月匆匆,我在转角处,遇见了你,温暖了我的年华。

——题记

【浅交,深藏】

转角处,遇见是风景,更是温暖。你就是那转角外的阳光,温暖了转角。你,仿佛是古代走出来的男子,身上透着古风的气息,笑而不语,给我的感觉一个字,美。你写古风,我写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这两种风格是格格不入。我本想潇洒的离开,而你一声“蓉儿”,把我给唤住了,这一声唤,唤破了我们相差六岁的代沟,唤下了我们之间的缘份,唤下了我们兄妹之情。

有缘千里来相聚,缘来,相聚。我自会珍惜”,刚开始的开始,我是在群中,偶尔露一下面。后来,我便顺手加了你,你设置问题,我一眼便能知道答案,加你成功,你在群中问我,怎么知道你的答案,我回答你是猜的。其实,是我心告诉了我答案。你说你是个文盲,是在2012年天的时候才喜欢上文字恋上古风,这点,我信,因为我也是在2013年10月12号才喜欢文字,两个都曾经是文盲之人,却在不同的时间与文结缘,也许,就是在这一刻,我们结下了缘。无关岁月。

【同伤,自懂,便珍惜】

“我的城堡,你若懂我,我很欣慰,我的城堡,你若惜城,那么你就是我城堡的一员。我愿与你诉说我的城堡,聆听你的世界”。 你身上有着太多太多的心事,外表看起来开开心心你,可谁知,这开心的外表,心中隐藏着多大的伤痛?我想,若不是同病相伶之人,是永远都无法体会到伤的深渊。而你,一眼便望穿我的伪装,望穿了我的伤痛,那时候,我知道,我在你面前,是无法伪装,那一刻,我对你,全盘托出,敲打着键盘,眼泪划过了我那“成熟”的脸颊。那夜,我们敞开心扉,将心中的一世心殇一吐为快。说出来,不是为了博取你的怜悯,只是因为你我是同伤之人,自会懂。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会哭会笑,会撒娇的蓉儿。

我记得,在我十八岁的那天,我曾说,“慕容,给我写一篇诗词吧”,你一口拒绝,说你的脑细胞会死很多。可是,我不知道,在你拒绝我之时,你却在背后用你那富有力气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为我写生日诗词。直到你发表后,我才知道。慕容,你可知?你又把我给感动了。我调皮的问你,“不是说不写吗?怎么又写了”,你回我一个白眼,“谁让我是你哥啊!”,是啊,一个不经意的要求,你把它放在了心上,在乎,宠爱着,无着风月,淡淡的,却是暖暖的。

【我在等你,莫失言】

“一段感情,无关网络,你若对我掏心掏肺,那么,我便会对你倾心倾情,” 殊不知,漫漫长路,恶魔再次向我袭来,你告诉我,“蓉儿,我得白血病了,是遗传性,”,望着白白的屏幕,黑色的字体,我脑袋如五雷轰顶,“轰轰”的一声,手机可怜的掉了,我呆住了,同学看我这副表情,忙问我怎么啦?我勉强的笑了笑说,“手滑了,心疼手机摔疼了。”我努力的跑着,跑累了,就跌倒在操场上,用45度来仰望着天空,脑中只有三个字“白血病”,我是个医学生,纵使我不是学临床,不是学护理,一些疾病对于我来说,还是知道一点,了解一点。我恨老天,为何对你如此不公,一生坎坷的你,现在还要接受这个恶耗。我恨老天,我已承受过生死,实在是没有勇气再次承受。漫漫长夜,湿透了枕头,刺痛了我心!

慕容,你说,“能与尔等相识是在下的福气,天若不亡孤,日后必定,各个登门拜访。”那么,慕容,好好接受治疗,我们都在等你。

朝阳走了,我在黄昏等你。慕容,你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大家,一定要好好的。你别忘了,你要看着我未来找男朋友结婚,生子。请记住,你向我许下的诺言,请勿失言。

温暖四月,暖花开,万紫千红,绿茵草儿。春风微好,星星点缀,星空,我向你许个愿望:“漫漫长路,请对慕容好点,愿他早日康复。”

凌寒留香/文 QQ 156053184

落笔于2014.4.13晨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