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诗玛

2014-03-27 17:31 | 作者:幕月 | 散文吧首发

天,微风习习,是绿的使者,是花的舞者。三月,月剪西窗,桃香妖娆。靠着树,看芬芳,一帘幽,绯红飘飞。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也许,正因为如此,桃花的飘零总是让人阵阵的痛。阿诗玛的故事,让这个落花时节再添伤感,让这个春天更加斑斓。活着好好珍惜,没事多偷着乐乐。

啊黑哥,是茶马古道的儿子。这一年,是他的节日,“沙拉洛”,17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独立,更意味着美好的开始。“沙拉洛”完成后,阿黑哥就可以去寻找自己的梦,那份注定的缘。

啊黑哥家走茶马古道已经很多年,父母年事已高,生意的事情全靠马锅头照料。儿子成年了,老两口分外的开心计划着将生意交给儿子打理。独苗的阿黑哥,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娇惯是必须的。父母总是盼望着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左思右想决定让阿黑哥随马锅头进藏一次。

阿黑哥听说要跟着马锅头进藏,别提多开心了。在他心中充满着好奇,充满着憧憬。外面的美好世界谁又不想去看看呢。啊黑哥高兴的答应了,可他哪里知道,茶叶是以人背、马驮的最原始运载方式,穿越横断山脉以及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砻江等大江大河向西延伸,最后通向了喜马拉雅山南部的南亚次大陆。对马帮来说,大自然的严酷自不必说,而野兽出没,土匪抢劫就更是防不胜防。马帮,一般都是由几个同村的人,或者是几个一个地区的人组成,整个马帮听从马锅头的指挥。马锅头是一个经验十分丰富的人,主要负责队伍的行走路线、装备、休息地,以及粮饷等。整个路线,怎么鉴别瘴气,怎么预防疾病,怎么兼备盗贼,马锅头最有经验。马锅头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活着带走,活着带回”。可是哪里知道家门口的怒江是个天险,马都要蒙着眼睛拉过去,多少年轻英灵被江水吞噬。

没走多久,阿黑哥就后悔了,他哪里能吃得了这个苦。可惜路程已远,也不好半途而废,如果就这么回去了,再也没有勇气活在村落里。

正如张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人这一身总会遇到自己所能遇到的那个人,阿黑哥也不例外。

一天,马帮停下来整修。阿黑哥闲时无聊,一个人溜走。突然,悦耳的歌声从不远处传来。摸索着歌声,阿黑哥发生是一个女孩在河边洗衣服。他默默的呆在草丛中听着,多少次他想走上去说声“你的哥好美”。可是话始终卡在嗓子眼,身子也像被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就这样,好久好久,女孩走了。阿黑哥失落的挪回了家,他没有忘记,那歌声,一直在回荡。

第二天,早早的,阿黑哥又去了。可是,女孩没出现,第三天,第四天。。。都没出现。阿黑哥悔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上去。

有一种缘分是天注定的,泪水也一样。爱情总是缠绵的伤痛,伤痛的难以释怀。阿黑哥心目中的阿诗玛终于出现了。爱情不需要多少甜言蜜语,不需要多少时间考验,就那么一眼便地久天长了。

马帮要出发了,相见恨晚,恋恋不舍。阿黑哥喃喃的叮嘱,一定要等自己回来。阿诗玛也央求母亲拿来了家传的玉观音给自己的阿黑哥带上。相恋的人,分分秒秒,秒秒分分都不能分开,怎能忍受这生离死别!

艰难险阻,有人再也看不见了,幸运的阿黑哥进了藏区,他无心留恋一心想着为心爱的阿诗玛带回一份像样的定情礼物。

杨过说“人终究都会成为一堆黄土,唯一不变的就是真爱”。物终归是物,镶嵌的了故事才是真正的美。这一天,阿黑哥一眼看上了老人手中的玉手镯。百般哀求再加上自己是少东家,马锅头答应了。

一路赶回村庄,阿黑哥没顾得喝口水,就降阿诗玛的事情告诉了他母亲,希望自己的母亲能找个媒人为自己提亲。门当户对,这个千年的束缚!母亲听了他的描述死活也不同意这么亲事,还说自己已经为他说定了一门亲事,是某某大户家的女儿,知书达理貌美如花。阿黑哥的心早留在了阿诗玛那边,哪里会对其他女孩感冒,于是他对母亲说,如果不答应我就会像纳西族一样去“游午阁”。母亲害怕了,推脱的说容自己再和你商量商量。

多番的思考,父母叫来了马锅头。要求马锅头带着阿黑哥去越南走一次茶,去越南来回四年,熟不知,四年不到阿诗玛在当地的习俗是必须嫁人的,如果不嫁那就再也嫁不出去了。多么狠心的计谋。临走时还叮嘱马锅头就是绑也要绑阿黑哥去越南!

父母对阿黑哥说,再走一次回来就给他和阿诗玛举办婚礼。阿黑哥开心的答应了,路过该村,阿黑哥见到了心爱的阿诗玛,降一番经历都告诉了她,将玉手镯带到了她的手上。阿诗玛羞涩的说“带上手镯,我今生今世就是你的人,你放心的去,我会等你”。

上路几天后,阿黑哥发现路线不对,便问马锅头情况。马锅头只是泛泛地说季了上次的路线不能走。可是时间是不会骗人的,几个月了,阿黑哥发现不对劲了,便去质问马锅头。见事也无法隐秘,便实情相告。听完后,阿黑哥失声痛哭,本计划逃回去与阿诗玛运走高飞,还是被绑马上。

阿诗玛左等右等,上门提亲的都拒了,她坚信他的阿黑哥会守诺回来。

历经千险,总算到了,匆匆将事情办完,便催促马锅头回程。马锅头也被阿黑哥感动了,一路紧步,却忘记了不能与主马帮离开太远。马帮的大忌,祸从天降,等在前方的是土匪,虽说马锅头要求不反抗,将所有财务都送给土匪。但,暗箭难防,阿黑哥胸口中箭。他颤抖的将那块玉观音拿出来,对马锅头说,“这一生,我见不到我的阿诗玛了,请将这块玉给她。就说我在路上见异思迁了,已经结婚生子,让她将手镯买掉好好找个人家。”

马锅头失声痛哭。

见了阿诗玛马锅头原话转述。阿诗玛哪里能信,无奈,马锅头拿出了阿黑哥的骨灰。阿诗玛哪里回信,她坚信他的阿黑哥会回来。

每当有马帮回来,她都跑去看看,每当马帮出去,她都要跑去带带话!

每当傍晚,她都会唱起那首歌曲:

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象月亮天上走,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

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轻风吹上坡,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多少人劝说,多少人落泪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阿诗玛仍然哼着这首歌,带着那镯等待着自己的阿黑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