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满树,馨香满怀

2014-03-25 10:06 | 作者:晓月清风 | 散文吧首发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人生看得几清明

----- 苏轼

暖暖的风中,一株梨花含笑伫立,清风过处,只只玉蝶落入草丛,落在我的衣上。是邻家院落的梨花开了,花儿一朵朵,一团团,尽情舒展五片花瓣,纤纤花蕊,几点褐红,散发着微微清香。斜倚树枝上,看满树梨花洁净如雪,流光溢彩,馨香扑鼻,眩目迷醉,恰如元好问《梨花》诗所述:“梨花如静女,寂寞出春暮。春色惜天真,玉颊洗风露。素月谈相映,肃然见风度,恨无尘外人,为续雪香句。孤芳忌太洁,莫遣凡卉妬”。

阳春三月,每每到梨花开放 ,那曲《梨花泪》有如古老遥远的心音响起,蛊惑我忆起仿佛前世的那个人。“细就像梨花泪,点点滴滴都可贵。相聚时满怀甜滋味,分手时美难追回,细雨就像梨花泪,盼望那梨花吐新蕊” 那些久远的记忆,如云雾霎时弥漫心间,一场烂漫纯真情感,终无力抵御现实残酷的撞击,败给了距离。那个梨花盛开的季节,那个细雨如丝的春天,那个花香弥漫的乡村校园,有我初涉尘世最美的梦幻,亦有我人生低谷最刻骨的伤怀。

“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曾记,一个春寒料峭的清寂黄昏,冷风吹拂,细雨纷飞,独立寝室窗前,窗外,一树惨白梨花正被风吹雨打,娇柔的花朵上,滴滴雨水似泪珠滑下,片片花瓣飘落泥水,我的眼前,似雨似泪,凝望中幻化出一个熟悉的背影,在雨幕里,看他泪雨交织的眼眸,一步一回首,渐去渐远,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中。“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春未离去,人已天涯

那些青涩的时光,那些迷离的暮春,我站在落花如雨的树下,失落的哀愁竟千万次挥之不去,那一树梨花的纯真、离愁别绪,便是多年难解的情结。早就过了而立之年,偶悉天涯的他依旧孑然一身时,我惊愕,芸芸众生,有几人能在红尘之中走得潇洒?如我,曾经以为生活是一首诗,而我却没能写出所要的意境,曾经以为生活是一幅画,却没能调出我想要的颜色,梦想,总让你似乎在烟水飘渺处回望,隔着红尘的纷繁,你无法推开理想的门扉。匆匆的青春,懵懂中匆匆走向一生命定的归宿,从此在最俗世的烟火中品味平庸的人生。

花事早已过去,那些散落的枝叶亦不知踪迹,只是每逢花开季节,心绪久久不落,不愿意为了一段年轻的情素日怀想,梦里却总出现一叶小舟独自随水漂流,而我在水岸奋力追赶,却终未能触及,最后在惆怅中遥望它消失在天幕,一样的梦境如此多年。

年华的车轮碾过岁月的风霜,曾经的离情,如今在生命中只留下最淡的一抹。经历了,才知晓,春天,不只是带雨的梨花,过往所有,最终都还给流光,滚滚红尘,纷纷扰扰,到最后心素如简,人淡如菊,走过红尘漫长曲折的小径,才能够在纷扰的世事中得以安然。

记忆的埂上,一株梨花站立成高洁、不染纤尘的姿态,那些远去的流年,在相同的季节重现,仿佛只在昨天,可我早已衰老了容颜。我是一个怀旧的女子,恋上一首经年老歌难以忘怀,那一季又一季的花开,一场又一场的花落,一地又一地的落英缤纷,让心绪满怀。

如今看梨花,清新、安逸,纯美、淡泊、馨香,不正是俗世的我们一生都在修炼的吗?临风读梨花,飘逸,脱俗,宛如玉蝶翩跹,舞动着暂生命的精彩。“砌下梨花一堆雪”,阳光下,掬一捧素净轻盈的梨花瓣,让丝丝清香漫过岁月,漫过流年深深浅浅的印记,和着那首经年老调,浅唱低吟。那些如烟往事,不也如零落的花瓣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不论是苦是甜,走过了,一枚枚,都是岁月的馈赠。

一场花开,必有一场花落,梨花落去,才能吐出繁茂的新绿,生命之树才会走向成熟,才有秋黄金般的点点果实。

花开花谢,春光易逝,人生短暂,年华似水。当满城都飞着柳絮,一枝梨花从深青的柳树间伸了出来,雪样清丽的梨花开满遍地时,这样美丽的景致,这样美妙而短暂的春光,你我有什么理由不珍惜眼前?又有什么事不能看淡呢?

凡俗尘世已经将细腻柔软的心磨砺得浑圆,淡然、朴实。看尽繁华,平淡从容,花落无言,留香阵阵。年复一年,春风漫过原野,梨花开满枝头,忆起经年旧事,如饮下一杯陈年老酒,醇香甜绵,余味悠长;花开满树,馨香满怀。

文/晓月清风

qq/108552928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