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痕《十三》

2014-03-21 17:08 | 作者:今生依梦 | 散文吧首发

流长

每个人的内心都应具备善良的本性,才是天道使然。在韩家屯这个贫穷的村落里,刚强善良的秀娥母女经历着一次次的变故和磨难,从不屈服。然而,正因这坎坷的人生也使善良的柳结识了博文,并建立了深厚的情感基础。他们用真诚的内心维系着这份微妙的情感,并将其珍藏在彼此的内心深处。然而,世事多变,总有难么多的不尽人意。正当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守候着这份难得的平静时,又一场不可预见的风波再次袭来……

伴随着日暮的西沉,秀娥与春柳一天的劳作也结束了。在这备受煎熬的一天里,春柳一面忍受着被烫伤后肉体的痛苦,一面遭受着玉莲的恶语刁难后的身心摧残。她的心中承受着太多的委屈无处申诉,幸好有博文的关心和呵护,才使她的内心稍稍得到了一丝安慰,也使这个难熬的白天不那么漫长。

“老太太,我想晚上带春柳回去,行吗?她今天手伤了,我想回家有个照应。”秀娥来到了客厅,试探着李老太的意思。

“秀娥,玉莲现在的情况,太需要人照顾了。我也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春柳在这里照顾玉莲方便些,再说张婶家里脱不开,你家里还一群孩子,就她最合适了,你就当帮帮我了。”李老太表示着自己的难处,希望得到秀娥的理解。

“可……可孩子的手,咋办?”秀娥心疼地望着春柳。

博文看着秀娥的为难,明白秀娥心疼春柳的心情,看看春柳依旧红肿的右手,博文也满是担心。转头再看看母亲为难的样子,心里涌出一股酸楚。“秀娥婶子,春柳就要她在这里吧!她的手随时都要上药,也怕感染,再加上外面冷冻伤了就不好办了!我会照顾好她的,给她换药,好的会快些。就要她留下吧,您放心吧!要她多陪陪大嫂,开导开导她。另外,我也会注意不要她做太多的活计的。”

秀娥本来不想要春柳继续在李家住下去,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春柳受伤的手她心疼,被玉莲谩骂时她无奈,在李家孩子受的委屈自己怎么可以放心呢?可看看李老太近乎恳求的眼神,和博文劝阻,秀娥的心软了起来。“这样呀!那……那春柳你……就……在这里吧!万一……万一真的冻伤了咋办呢!”

春柳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她不想在李家待下去。玉莲的种种刁难已使她痛苦不堪,她真的希望马上走出李家大门来一个深呼吸,彻底的放松一下。可是,面对李老太的挽留,面对博文的关心,再看看母亲心疼的样子,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她低着头,不由自主地摆弄着辫子。

“春柳,就留下来吧!你的手要继续上药的,要不会感染的。”博文迫切地看着春柳。

“那好吧!春柳,你就留下来吧!”秀娥替女儿决定着。

春柳茫然地看着众人,她无奈地点着头。为了受伤的手,为了母亲好做,她也只好选择留下了。

过后的韩家屯,晚也越发寒冷。罕见的大屡屡光顾,使漫山遍野呈现出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嗷嗷直叫的西北风夹着冰雪呼啸而过,只要一出门,马上就可以打透人们身上的衣服,风刮在人脸上也刺骨的疼。秀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了李家的大门,奔向了家中。

昔日风光的李家大院在玉莲失去孩子的同时,也倍显冷清。自从失去孩子之后,玉莲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整天都是魂不守舍,脾气也越发暴躁。她完全被失去孩子的巨大打击彻底的击垮了,脸上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照人,苍白没有血色,头不梳、脸不洗,完全像丢了魂一样。这不,她呆呆地坐在了梳妆镜旁,眼神茫然懒散,没有了生气。

“大少奶奶,天冷了,把大衣穿上吧!别着凉了。”春柳看着怔怔发愣的玉莲小声地说着,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拿过一件大衣给坐在镜子前发愣的玉莲披在了肩上,柔声地安慰着。

玉莲丝毫没有反应,春柳的存在她仿佛视而不见,空洞的眼神还停留在镜子中。

“大少奶奶,您别伤心了。看看,您今天脸色都不好了,身体也吃不消的。别伤心了,好好养着身子才行,要不老太太和老天爷也会担心的。而且,您这样,我看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善良的春柳同情地安慰着玉莲。

“春柳,你说,我……我的孩子真的……没有了吗?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你们骗我,你们……都在骗我。”玉莲呐呐自语。

“没有,大少奶奶,您不要多想了。日子要过的,不管如何,您不要过分伤心了,这样家里人都会担心的。”春柳继续安慰着。

“ 担心,都担心,李家人担心我信,你会吗?你会担心我吗?我……我知道,特别是你。你恨死我了,一直是,对吧?”玉莲回过头反问着春柳。

“没有,真的没有大少奶奶。我知道,您就是脾气不好,心地还是好的,所有我从来没有恨你。”春柳面对玉莲突然犀利的眼神开始了躲闪。

“我就知道你说假话,你最恨我了,你巴不得看见我遭报应呢?”玉莲又开始了刁蛮。

“不会的。大少奶奶,您其实也是一个好人。您就是脾气不好,我都知道,我没有怪您的。”春柳连忙解释。

“哈哈哈 …… 哈哈……这是报应吗?我玉莲就该如此吗?老天爷就该这样不公平吗?”玉莲突然间的大笑起来,眼眶里已经涌出了泪水。这笑声显得那样的凄厉,这个表情也把春柳吓了一大跳,禁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玉莲看着后退的春柳,脸上的表情在不断地变化着。她心里堵得慌,她需要发泄。失去孩子的痛苦要她根本就没有了理智,看着春柳躲闪的眼神,她心里更加气。她在想,我之前对她那么不好,她的话我怎么可以相信?她心里一定会恨,恨李家,恨李家对他的死不公平的待遇;恨我,骂她的娘;恨我打过她的弟弟,更恨我的处处刁难,她怎么能真心关心我呢?怎么能不暗自开心我失去了孩子呢?玉莲想到这里,她怒吼着,腾地站起了身,一把拉住了春柳受伤的左手。“咋了?你怕我了?你不是恨我吗?怎么还怕了!来,我要你好好看看我,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惨,你看了是不是很开心?我是不是合你心意了?是不是?是不是……”。

“啊……啊……啊……疼……疼……大少奶奶,您……您咋了?我真的……没有,没有呀!您要干嘛啊?我……我疼死了……”。春柳被玉莲突然拉住烫伤的手,疼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她拼命地挣脱,吓得不住地呼喊,也向后退着。

玉莲看着春柳流淌的泪水,她猩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凄惨的微笑。“咋了?你疼吗?你终于是知道疼了,是不是?你知道吗?我的孩子没有了,我的心才叫疼呢!我的心都碎了!谁能明白我的苦呀!谁能?告诉我……。”

“大少爷,老太太,快……快,大少奶奶,不知道咋了?好吓人。”春柳看着玉莲凄厉的眼神,她奋力挣脱了玉莲,不顾自己手上的伤,边喊边往外跑去。

“怎么了?春柳,我大嫂咋了?你别怕,我去看看。”听见春柳呼喊的博文匆忙跑了出来。

“我……我……她好吓人,我怕死了,快点,去劝劝她吧!”春柳捂着受伤的手边流着眼泪边对博文说着。

闻讯跌跌撞撞奔进玉莲屋里的李老太嚎啕大哭,她紧紧抱着坐在地上哭泣的玉莲,情绪很悲凉。“玉莲哪!你可咋办呦?要娘心里难受呀!孩子,你的苦娘知道,可娘咋办呢?孩子,好好活着,你要为了娘和你自己想想呀!”

“大嫂,起来,别这样了。大家知道你的苦,你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但是不要折磨自己,身体要紧的。”博文劝着玉莲,随即搀扶起了哭泣中的母亲,不断地安慰着。

“对,对,玉莲,好好地。你不要这样了,看着爹娘的份上,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孩子没有了,我们再努力,只要你养好身体,我们机会很多的。听话,好吗?”汉文拉起了陷入崩溃状态的玉莲,轻轻地拉入了怀中不停地安慰着。

“唉,玉莲这个样子咋办呢?真要人心酸。”客厅内的大金牙叹着气焦虑地自言自语起来,显得很无奈。

李家大院的气氛显得越来越压抑,春柳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她的内心在纠结,在不停地祈祷,盼望着玉莲尽快好起来。竟管玉莲这样对她,但是她还是愿意宽容她,同情她,不再有恨。

日子难熬在李家真的体现了。这个夜晚也同样难熬,玉莲的卧房内,汉文拥着她,用丈夫的温情去温暖玉莲受伤的身体,可心灵伤痛怎么弥补呢?客厅的火炕上,大金牙手里握着烟枪,目光呆滞,完全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一旁的李老太也是不住地摇头叹息,连日来的打击也使她憔悴不堪。偶尔老夫妇眼光相对,却都是那样的忧伤

“还疼吗?是不是抓疼了?我大嫂现在这个情况,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好。春柳,你原谅她吧!我向你赔不是了!”博文边帮春柳处理伤口,边心疼地说着。

“没事的,我还行,就是看见大少奶奶这样,我心里难受。不怕的,皮外伤,几天就好了。”春柳极力掩饰着疼痛,挤出了一丝微笑,来安慰博文。

“唉。”一向乐观的博文无奈地叹着气。

“对了,春柳,我这几天都没有去你家了,想孩子们了。家里的事情闹得,连长生的羊奶都两天没有送了,孩子不知道饿什么样子呢?”博文还是牵挂着长生。

“是呀!我也担心呢!不知道咋样了?不过你不要操心了。你都够闹心了,家里也不安宁,不要管其他了。”春柳表示同情和理解。

“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准备好羊奶,去你家,顺便看看九儿,好长时间没有看见九儿心里想呢?也去长生家看看,要不我也担心。”博文望着春柳,眼睛里带着询问。

“嗯,好的。明天一早我们去,我也两天没有回家了,想弟弟妹妹们了。”春柳露出了笑容。

博文看着春柳,眼里闪着愉快和期望。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笑着对春柳说:“对了,春柳,我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瞧我,这两天闹得我都忘记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不?”

“送我,送我什么?我……我不要,你不要再送我东西了,我已经欠你那么多了。”春柳对博文的话吓到了,她心里再想,上次博文送钱,又帮忙给长生羊奶,今天再要收他的东西,自己怎么还呢?虽然嘴上拒绝,可心里还是期盼着,博文到底给她什么呢!

“你看看,这个你喜欢吗?我认为,你会喜欢的。”博文微笑着,自信地说着,眼睛里带着调皮。

当博文把他手中的东西打开的时候,春柳眼前顿时一亮,瞬间惊喜、温暖、喜的神情在春柳的脸上荡漾开来。“哎呀!啊!围巾,好漂亮的围巾!”真漂亮,好看,这不是上次我看见的那条吗?你在哪里弄的?”春柳惊喜之余,看着博文疑惑地问着。

“当然是花钱买的,难道我还是偷的?哈哈哈……哈哈哈……。放心吧!我那天看见你喜欢这个,知道你不能买,所以我才偷偷地买来。快带上我看看,好不好看。呵呵……呵呵……。原本打算晚上回来给你惊喜,可是谁知道,家里出了这个事情。唉!”博文眼里浮现出一丝忧虑。

“真好看,可是……可是我不能要,我真的不要。我……”春柳支支吾吾起来。她的心里此刻是温暖的,但是却平添了更多的纠结。博文的细心使她心中的爱意在升腾,红红的丝巾像一团跳动的火焰,刺着春柳的眼睛。可是,她的内心在斗争着。是接受,还是拒绝呢?接受的话,那么就证明她接受了博文的感情,这个就是他们之间的信物。假如拒绝,那么不就是自己将博文的好意和他的真情打击了吗?伤害了博文,她怎么忍心呢!春柳手里握着心爱的丝巾,看着为她付出那么多的博文,他的真诚和体贴使春柳的心中顿时乱了。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绪,所有的想法不停地在脑海里打转,徘徊在取舍之间。

“不要犹豫了,快收起来吧!只要你喜欢,就好。放心我没有其他想法,你不要误会,只是希望你快乐,真的。”博文一下子猜透了春柳的心思,并且得到了肯定。

“没,没有的,你又瞎猜了!”被博文看穿的春柳掩饰着,眼神躲闪着,脸也瞬间红到了耳根。

“呵呵……呵呵……,没有,没有行了吧?好了,早些睡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你家,看看孩子们,不见不散。”博文向春柳发出命令。

“嗯,好的,不见不散。”春柳红着脸,将手中的丝巾挽起,不停地抚摸着。激动的春柳,在博文的微笑的目光中退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这一夜对春柳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夜,她被突然间的幸福和惊喜搅乱了平静的心湖,使之无法入睡。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在甜蜜和迷茫中做着挣扎。满怀心事的春柳躺在火炕上,眼前放着那条博文刚刚送给她的红丝巾。在微弱的煤油灯下,她像一簇跳动的火焰,燃烧在春柳的心中。她情不自禁地将她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捧在她的胸前。静寂的夜里,仿佛可以听见春柳此刻心的跳动,砰!砰!砰!那是她灵魂的撞击声。她小心翼翼地把丝巾贴在了红润的脸颊上,不停地摩擦着,嘴角已经在不经意间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她的内心此刻感到无比的温暖,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博文对她的关爱已将她紧紧地包围了,她已经完全忽视了冬夜寒冷的存在了。

夜很快过去了,新的朝阳冉冉升起。第二天一大早,博文悄悄地爬起,趁着李家大院的人都没有起来的时候,他偷偷地进入了羊圈,开始给长生准备挤羊奶。由于技术不熟练,再加上奶羊也不配合,搞得博文折腾出了一身的汗。好不容易才挤满了一罐子羊奶,他长出了一口气。此刻他暗自窃喜,今天的暗箱操作也宣告成功。他怀里揣着羊奶,小心谨慎地来到了春柳的窗前,压低声音,轻轻地呼唤着春柳。“春柳,起来了吗?可以了,我们走吧!”

话音没落,春柳已经打开了房门,穿戴整齐地站在了门口。春柳眼里含着微笑,俏皮的嘴角微微上扬着,两根大辫子也有规律地垂在了胸前,少女的羞涩和青春的气息已经浑然一体了。

两人彼此点头示意,悄手蹑脚地打开了大门,并肩向韩家走去。金色的朝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也照在了这对青年男女的脸庞,显得那样的温馨惬意。博文和春柳一路并肩前行,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但是从他们不时交换的眼中,不难看出他们心中的默契已经再不言中悄悄达成。

“九儿,九儿,看看谁来了?”春柳与博文刚刚踏进小院,就喊了起来。

屋内的九儿耳朵灵,听到了大姐的呼唤马上回复着。“大姐,大姐回来了。太好了,我……都想……大姐了。快……二姐,给我穿鞋,我急着呢?”九儿惊喜地喊着。

“娘,娘,是大姐,大姐回来了。快看,快……还有博文哥哥也来了,太好了!”趿拉着鞋子的大贵兴奋地喊着,通知着屋里所有的人。

“哎呀!博文少爷来了,太好了。快进来,坐……坐……坐在炕头,热乎,外面冷吧?”秀娥热情地让着博文,并关心地问着冷暖。看着博文和春柳双双进屋,秀娥的心里也乐开了花。她打心眼里就喜欢博文,因为他坦诚真实和乐于助人的一系列表现,已经使秀娥心里满是感激

“博文哥哥,你咋才来?九儿……九儿都想死你了。”九儿嗔怪地说着,扑到了坐在炕头的博文怀里,撒着娇。

“我看看,你真的想我了吗?不会骗人吧!”博文笑着抱起九儿,在他红扑扑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别听他的,就是嘴巴甜。”春柳嘴上说着,脸上也笑开了花。

“才不是呢!我们都想博文哥哥了,真的。”春朴晃着脑袋,用袖口抹了一下鼻子。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想我,我也想你们,早知道我早来了,我人缘蛮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博文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着。不多时,孩子们嘻嘻哈哈地和博文打成了一片,也给韩家的小屋带来了欢笑。“婶子,我今天来一是看看孩子们。二是要去 看看长生,我给他送去羊奶。这两天我不去,孩子不知道咋饿呢!”嬉笑过后的博文言归正传,说明了来意。

“好呀!好呀!去看小弟弟长生,我也去,九儿也去。九儿也想去,快点,博文哥哥一定要等我呀!”九儿边说边光着脚丫跳下了地,慌乱地找着鞋子。

“好,带你去,不要急。赶紧,等着你 ,我们走吧!”博文微笑着看着九儿的模样,答应带他去。

“我也去,我也去。”一群孩子翻锅了,吵着要博文带着,秀娥怎么喊也不起作用。最后还是博文做了好人,答应带他们一群去。

日头升了很高了,秀娥和春柳也去了李家上工了。博文带着大贵、春朴、九儿,怀里揣着带有体温的羊奶起身向于老二家走去……

“呦,这都是谁呀?咋这样早呢?都干啥去呀?”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博文和孩子们的嬉闹。

“四……四奶奶……啊!您……是您呀!怎么这么早呀?”大贵听出了身后来人的声音,马上问候着。

“我没事,刚刚吃过饭。一出门,就看见你们了,这么热闹去哪里呀?”四奶奶微胖的身体在冰雪交集的路上晃动着,一双裹脚不协调的配合着身体的平衡而左右晃动着,好像稍不留神就会失去重心一样。她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小毡帽,与胖脸搭配有着些许的滑稽。几颗残留的门牙在嘴巴的一张一合下,说话发出了“噗噗”的声音。耀眼的阳光使她半眯着眼睛,脸上的堆起的笑容把皱纹挤成了发面包子状。她边回答大贵的话,边上下打量着同行的博文。

“这个是博文哥哥,李家的二少爷呢!我们要去于二叔家。”春朴看出四奶奶的心思,介绍着博文。

四奶奶边瞄着博文,边挤着笑说着。“哦,李家二少爷呀!呦!春朴,你们家可来了贵客呀?我说怎么这么有气派呢!”

九儿看着四奶奶羡慕的表情,晃着脑袋结结巴巴地解释着,眼里带着炫耀的成分。“嘻嘻嘻 …… 嘻嘻嘻……。四……四奶奶,是的呢!博文哥哥可……可好了,他总去我们家的。今天和大姐一起来的,我们现在要去于二叔家,是……给长生弟弟送……羊奶呢!都是博文哥哥搞得,博文哥哥了不起的!”

“呦,是吗?原来这样呀!老于家和你们家这是命好了,哪辈子积德了?就赶上好事了?”四奶奶撇着嘴继续说着。

“那快走吧!别冻着了。孩子们天冷,小心些!”四奶奶带着叮嘱,眼睛里却闪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神情。

“嗯,好的。那 …… 那 …… 四奶奶,我们走了,长生弟弟还等着喝羊奶呢!”九儿大着舌头跟四奶奶说着。

“好,好,走吧!快去吧!”四奶奶叮嘱着。

“嗯,四奶奶,那我们走了。您也小心些,路滑。”博文礼貌地回复着,带着孩子们转身离去

望着博文和大贵他们的背影,四奶奶胖胖的脸上表情在不断的变化着。她在不停地思考中,心里出现了几个问号。秀娥这个家徒四壁的穷人,怎么可能和李家二少爷扯上了关系呢?按理说和李家的仇很深的,应该是恨才对啊?要说秀娥在李家做工就是一个下人,怎么会要李家二少爷如此的热心相助呢?这其中的原因在哪里呢?她琢磨半天不得其解。凡事想要搞个清楚,爱嚼舌根的是女人的通病,这个四奶奶当然也不例外。她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款动她的小脚向兰英家里走去,她想和兰英探讨一下这里的玄机。

“兰英,干啥呢?起来没有呢?”门外传来四奶奶牙齿漏风的噗噗声。

兰英听到呼唤,马上出门搀进了跌跌撞撞的四奶奶。“呦,是四娘呀!我早起了,快进来,这天死冷的,你咋这样闲着呢?”

“四娘,您来了,快坐炕里来,这里热乎。”大发在招呼着四奶奶。

“嗯,我也吃饱没事,瞎溜达,这不想看看你家柱子吗?”被兰英扶到炕头坐稳的四奶奶盘起了腿,屁股使劲地往热乎的炕里凑合着。“过来大孙子,四奶奶几天没有看见了,要我亲亲。呦,瞧瞧,啧啧,这个孩子出息多了。”四奶奶凑到了炕里拉过了正在炕上玩的柱子,亲昵地在柱子圆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露出了两颗门牙。

柱子不情愿地晃动着脑袋,完全不买四奶奶的帐,不满地在嘴里呜呜的说着什么!“嘿嘿嘿……嘿嘿嘿……。这个娃娃,还不愿意了,一看就有出息,一般人还不搭理。”四奶奶为自己打着圆场。

“四娘,啥出息呀!就是一个穷人,哪里有那富贵命啊!”兰英叹着气。

“咋能呢?孩子看着就出息,真的。”四奶奶夸赞着。

“哎,兰英,我刚才来时候你猜我看见谁了?真的不敢想呦!”看着兰英叹气,四奶奶开始进入了正题。

“谁呀?咋了?有啥新闻吗?”爱凑热闹的兰英顿时来了兴致。

“我刚刚看见了秀娥家大贵、春朴、还有九儿他们去于老二家了。”四奶奶故弄玄虚想勾起兰英的兴趣。

“那有啥呀!人家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没有什么稀奇的。正常着呢!人家是大善人,自己都吃不饱,还在做好人呢!”兰英对此没有什么大反应。

“不是,不是。你猜还有一个人,和他们一起去的,所以我也纳闷呢?”四奶奶继续卖着关子。

“哎呦!四娘快说呗,咋了?还藏着掖着的,急死人了!”兰英耐不住了性子。

“嘿嘿嘿……嘿嘿嘿……,我……我看见了李家的二少爷博文。他今天和秀娥的孩子们一起去了于老二家。”四奶奶看着兰英的着急劲得意起来。

“什么?他也去了?什么情况?怎么听着不正常了呢?”兰英说着眼里带着怀疑。

“我就是看着不正常才找你研究一下呢!”四奶奶说着心中的疑虑。

“我还听见了九儿说,给于老二家送羊奶呢!还有博文是和春柳一起回家的,我咋感觉不对劲呢?”四奶奶猜测着,眼睛看着兰英,盼她给个答案。

兰英一听,顿时眼里闪出一丝疑问。心想,怎么个情况?要出事了?四奶奶说话的意思是不是另有所指呢?先不管了,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是,搞清楚再说吧!“这就奇了怪了,他们两家有仇呀!在李家还是一个做工的,怎么还牵扯到了一起呢?怎么情况?难道……,难道……”。

“咋了?说呀!你猜到了什么吗?”四奶奶眼睛发着光,迫切地看着兰英,急的唾沫星子四溅。

“博文和春柳,是他们之间有事情了?男女之间时间长了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秀娥嫂子可真的厉害,为了活下去连姑娘都舍了,真的佩服她!”兰英带着鄙视的眼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呀!我怎么才发现这个问题呢!要不是你提醒,我还转不过这个弯呢!”四奶奶一拍大腿,唾沫星子继续飞扬。

兰英一看四奶奶和自己一拍即合,心里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心里多了更多的想法,一股脑说了出来。“这怎么行呢?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自己什么身份呀?李家可以要他们在一起吗?还想攀高枝儿吗?这个穷媳妇儿不是丢李家的人吗?”兰英说着担心。

“不会吧?嫂子心里有数怎么能呢!老娘们家家地别瞎说,嚼舌根不好。”大发阻止着兰英。

“你懂什么?你就知道吃,人家的心思你晓得?”兰英翻着白眼。

大发看着媳妇欲言又止,他不好再说了。在看看四奶奶放光的眼睛,他尊重为长辈,碍着四奶奶的面子,也不好多说。

“这可不行,我可要找她说说去,这样下去万一出事了,不是丢死我们韩家的脸吗?我们几辈子都是老实本分,这样下去韩家怎么在这里住了?兰英抱怨着。

“别去了,嫂子不容易,她会知道怎么做的。”大发无奈地劝着兰英。

“你管啥?干好你活得了,要是真的丢了脸,你要活不?”兰英堵住了大发的嘴。

“是的。这样下去不行,兰英说的对,要不还是去劝劝秀娥,要春柳这丫头注意些好。别搞出了事情,后悔就晚了!”不怕事大的四奶奶随声附和着。

奔忙的一天很快结束了,当秀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乡路上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了耳鼓。“嫂子,咋才回来呢?我等你半天了!”原来是兰英正倚在大门边上,搓着手,脸上也带着急切的表情。

“他婶子,咋了?有事情找我吗?”秀娥停下了脚步,看着兰英心里有些打怵。

“没啥大事,就是……想和你唠唠。”兰英漫不经心地说着。

“说吧,没事的,他婶子。”秀娥说着。

“嫂子,听说李家二少爷博文跟你们家关系很好,是吗?还有博文和春柳今天还一起回的你家,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错嘛!”兰英撇着嘴斜眼瞄着秀娥。

“是的。二少爷人好、心好,我们一直是他帮忙的,我挺感谢他的。”秀娥发自内心的说着,好像并没有察觉兰英的用意。

“嫂子,我在说,他和春柳之间是不是不太正常呢!”兰英咄咄逼人。

“怎么会呢?你多想了吧?他们……他们不会吧?”秀娥疑惑着。

“但愿不会吧!我就是想提醒嫂子,别大意了。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天天在一起,很容易出事的。”兰英冷淡的说着。

“孩子娘,回屋吧!外面冷着呢!怎么嫂子也在,天冷,快点走吧!别冻坏了。”听见院外的谈话声,大发从屋里开门走了出来,看着满脸疑惑的秀娥,他生怕兰英多事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赶紧往屋里叫媳妇。

兰英看着男人大发出面,马上变脸。她知道大发的用意,本来想再说说秀娥,把关系厉害摆明了,可大发的出现使她不好再说什么了。然而,她这个直肠子不说怎么成?一定要想说就说,要不憋得慌。“干啥呀?人家说话呢!一天天就是这样,烦死了。”嫂子,不过你也厉害呀!怎么到哪里都有人帮呢?春柳和他一起来的是吗?啧啧,真的不敢想呦!没有想到,平日老实巴交的人,心里还装这么多的事呢?偷偷摸摸地啥事干不出来?你回家告诉闺女,别高兴太早,万一哪天出事了,给韩家丢人。你们不要脸,我们还要呢!”兰英嘴里说着,眼睛翻着。

“快走吧!嫂子,怪冷地。别听你弟妹说,啥事没有!”大发看见秀娥尴尬的表情,忙解围。

“快走吧!赶紧走吧,等着做好人去吧!早晚有你们哭的那天,记住了,丢人现眼的那天不要带上我们。”兰英撇着嘴,捏了一把鼻涕,跺着脚,进屋去了。

被兰英一顿指责的秀娥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不知什么滋味。她在心里不住地琢磨着,刚刚兰英的话,怎么会这样刻薄。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说自己的善良原本就是错了?兰英的态度,明显是对自己的不满。可是,自己怎么就要她看不过眼呢?难道靠自己的能力吃饭,也错了吗?兰英的刁钻、刻薄,都如一个无形的枷锁套住了秀娥的思维。她突然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博文的关心会有其他目的吗?,还是孩子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世俗的眼光吗?或者说,博文和春柳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难道两情相悦也要被人指责,也要承受世俗的指点吗?此刻的秀娥,陷入了纠结。她在心里劝慰着自己,做人遇事光明磊落,这些流言蜚语又算什么呢?她回味着兰英的话,心里在不断的挣扎着,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克制自己的情绪。一种莫名的委屈一股脑地涌出脑海,委屈的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此时此刻,痛苦的秀娥,猛地转身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