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美

2014-03-15 16:05 | 作者:黎明曙光 | 散文吧首发

苏州的美好,是不能用文字来描写,因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还因一下笔,每个字都不能恰如其分;苏州的美好,相机亦无法复制,因为复制的,只有其形,没有其神。那些流动的韵,那些轻微的风,那些里才有的光,你不能拍,拍不了。

任谁写苏州,都没有苏州自己的好;任谁复制苏州,都没有真正苏州自己的美。

你看:那水边,一个年轻女子推着窗户,那窗户吱吱呀的开了,年轻的女子正在梳头,长长的头发,就披垂下来。早晨的阳光洒在河面上,波光粼粼,翻照着女子的脸,游客的小船晃晃悠悠要过水面。她的头发梳好了,她闲闲地倚靠在窗台边,看着河水,在遐想。河水缓缓地流动,小船也摇到不远处的石拱下,一色的垂柳便如烟地映入水面来。倒影中,有人影随着河水在晃动。

年轻的女子仰起脸朝桥上望去,一个男人正含情默默地地站着,痴痴地望向这边。她的脸便烧起来,慌忙转过身。却抑制不住好奇,他真在看自己么?又回头往桥上看去,他依旧呆呆地看着她。她害羞的垂下头,捻弄着头发稍,转眼消逝了。她要去约会吗?

不多时,桥上多了一个上穿穿白色宽袖,下是黑裙,及膝,头发披散,眼神明亮的年轻女子,在和男青年说着悄悄话。很快他们并肩在小巷深处的石板路上走。屋檐上,一溜地挂了红灯笼,青的屋瓦,白的粉墙,老红的窗棂,像一幅画。情恋的的浪花,在石板路上奔跑。那河的河水是缓慢的,荡漾的,如果不是波光闪烁,你疑心它是静止的。

她们一路细细碎碎地说着话,风里隐隐约约送过来水乡软语,一阵地甜,一阵地蜜。轻纱一般,拂过皮肤、拂过心去,痒酥酥,柔得,十二万分熨帖。

这时,石缝里的小草、浓绿的树叶、两岸一色的青瓦白墙、远处的石拱桥和乌篷船,齐刷刷倒影在粼粼波光的河面上,争着抢着入了画。一只乳燕似乎不甘心被遗忘,猛然从屋檐飞下来,翅膀掠过河面,扑起一朵浪花。

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响了,无数游客朝这里涌来。虎丘、剑池、拙政园、留园……古老的小城,沸腾了。然而这些影响不到恋中的他们,人流滚滚中,只管挨了肩,朝前走。偶尔会心一笑,对视一眼,便红了脸,慌忙想要扭过身去却不能,手已经在对方手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