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光

2011-09-01 07:36 | 作者:唐小生 | 散文吧首发

背光

暮色四起的傍晚,外面的毛毛细已洋洋洒洒得随着五月微凉的风而飘舞,清凉却又无限悲冷地感触刮弄我的脸颊,顿感生疼。

身衣长袖,轻飘然溜走在湿漉漉的小径上,不时发出因踩到积水的坑洼而激化开来的调皮的滴答声,附和树叶摇曳身姿的缱绻缠绵的音乐。倘若别具一格的在天边挂上一道虹,那么就会显得生情并貌了。不过也太不切实际了,没有太阳的阴郁的傍晚,怎么会出现彩虹呢?

观望四周,感受到偌大世界里一个渺小的自己存在,而外景却已陌生的方式如画绻铺呈开来,我犹如圆规里的支点,已视线当作半径,绕出一个圆形截面,内里看到参天大树与枯荣草花,仿然置身空虚的自我丢失的错觉。

很多时候,当我内心孤寂无助只好自己孤单地享受被自然风风雨雨的濯洗,这般便可以在空气里寻觅我一直不断追寻的我所奢求的安静了。只有如此,我才能在悲剧里翻身,逃离家的桎梏,远离家人的冷嘲热讽,鸡肠挂肚的话。可的确逃离而出的时候,又会无比害怕外界那种鄙夷我的面貌,它们也讨厌我,而不包容我这个年岁无知的小孩。

谁说过,家是港湾?简直是虚情假意的谎言。

因为我所面对的,却又都与事实截然相反,背道而驰,我不幸运且及其害怕那懂被称呼了家的房子,仿佛面对的是一个午凶宅。而居于久住之中,厌烦了害怕的心情,而取缔更多的是,愤怒恶毒的病态心理,总想要用一种壮观的方式销毁它,毁灭我这个生命途中必不可免的睡觉处所和长久以来每夜默默地做的每个童年

那个沉淀了我无数克重量的脱过皮的床,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附庸品,如果我没有廉耻心,就无论任何场合,倒地便可睡去,铺地成床。最多只是没有了体温上的温暖,可是总比心灵上摧残与悲凉来得好把。

不自禁回首刚刚走过的路途,没有脚印,因为已被莫名的风和奇怪的雨,消磨腐败。

回首处,随视线缓慢延伸到遥远又黑暗的对岸,那里暗香涌动却喘息而来细微的犹如召唤的诵语。无限又无尽的勾勒因无聊而遐想前世的毫无顾忌的猜想,我想,我上辈子应当是个流浪的人。内心流离失所,又相当痛恨在街边公寓房屋里透射出柱形的洁白或昏黄的光,它鲜明的反映在不平整的地面,浑圆的斑点对抗着我残缺的变态心理,我面目狰狞,气势凶凶地呵斥那光,想要把它驱赶出自己编造的自我世界里。我像画地为牢般圈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用幻想变成了这个世界里无限循环的能量,倔强成了包裹我的世界并隔绝外面道貌岸然的空气污秽的结界。我欢心满足得在里面手舞足蹈,然后异常惬意的感受青无声无息荒诞不经得从我纤细的手指的骨节间隙里离奇的逃逸而出。然后,若无其事地呵呵嘲笑外面发生的古怪事情和恐怖抑或美丽的声音。

过去好久好久才发现自己例如了井底之蛙,并开始迟钝地悔恨时间飞得太快。青春的背叛无情却又风情万种的消失。

最后,我拿着自我解救的钥匙,阔开了一个可以钻的洞,爬将出来,励志要找回丢失而去的东西。

等出来,外面崭新的太阳挑衅似的直射我的瞳孔,我立马背过身,狠眯眼睛,良久,才张开。

我背着光,看到地面道道影子,与我倒在地上的影子擦肩而过,是那些我要寻找的丢失物品,却在我的背面,肆无忌惮的配合太阳光的激烈飞行。

我背着光,无从勇气可以让我转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