窘困之家

2014-03-13 19:17 | 作者:纪昀清 | 散文吧首发

文/纪昀清

当王师傅叫我替他写贫困补助申请的时候,我才了解到:他现年62岁,家共有3口人。其中,大儿子王小涛由于先天原因,被诊断为二级肢体残疾,且患有羊羔疯病多年,只能靠药物控制。他和老伴现都已年过六旬,且身体都不太好。他患有骨质增生,常年吃药,老伴得风湿病多年,都久治不愈,分家后,至今无房居住。一家三口只能暂居在二儿子家中。老伴替二儿子看家,他常年打零工维持一家人生计。他们二老体弱多病,无力照顾自小就肢体残疾的儿子。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开销甚大,为了看病生活,多年来债台高筑,常常入不敷出。特此提出贫困补助申请,恳请政府予以经济救助。当写到此处时,我禁不住想到了同病相怜的自己

我自小就家庭贫寒,那时全家9口人全靠父亲一人绑笤帚维持生计,还要供养6个孩子上学,家庭窘境,可想而知。

2012年正月,我刚走上工作岗位不到一月,年仅69岁右手被铡刀致残的父亲就因操劳过度身患肝癌救治无效而去世;年迈的母亲也疾病缠身数年,早已丧失了劳动能力。

三间土木结构破陋不堪的房屋,全家几口人一住就是几十年,从祖辈到父辈,直到父亲去世都没有丝毫改变。2008年受汶川余震影响,本就裂缝成群的山墙开始下陷,墙根土质严重松动,屋顶漏如注,已无法住人。无可奈何,全家只能栖身在仅有20平米的屋顶用塑料纸铺苫的旧厨房内生活。更加糟糕的是受2010年绵绵秋雨的冲击,摇摇欲坠的土房顷刻间坍塌。

本无力盖房的我,只得四处筹款重建新房。

通过我9年的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以及亲朋好友的帮衬扶助和政府危房改造款的救助,终于让我在2011年底鼓足勇气建成了三间平房;新房虽建起,却欠外债三万余元。再加上年过七旬的母亲近三年来不小心累计摔倒3次,致使腰椎骨断裂,瘫痪在床,双腿化脓,生活严重不能自理,为给她治病,又借了不少钱。

旧债未还,新债又添——2012年3月28日,终于盼来了我的新婚之喜——经过亲朋好友的热心帮顾,终于圆了自己数年的结婚。结婚又花了四万多。始料未及的是自己结婚仅半个月,年近75岁患病多年的母亲却悄然离世了。为了葬埋母亲,我又是东凑西借,花掉了近三万元,总算让母亲入土为安。时隔不久,即2012年10月21日,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月月出生了。女儿刚出生第五天,年仅28岁的妻子就患上了产襦感染,高烧不退,体温高达39.5摄氏度。无奈刚从县人民医院产房住院出来没几天,就又得住院治疗。各种费用加起来短几天就是好几千。前段时间女儿又哭闹不停,又是住院检查和治疗。再加上妻子的营养补充,孩子的奶粉及日常用品花销,又是一大笔开支。

由于妻子没有正式工作,还得在家照管孩子,不能外出打工,目前尚无分文收入。全家的大小用度开支全靠我那么点微薄工资维持。除了每月还掉的部分欠款,截至2012年底,还欠外债七万余元。

我的这些困境不也和王师傅一样吗?为此,自己也曾向民政局递过救助申请,也不过是年终时,发一袋米,一袋面,一桶菜油而已。这些对于我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于是,我艰苦奋斗、拼命工作、勤俭持家,终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还掉了数万元外债。

像我们这等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弱势群体,除了政府给予关怀救助之外,想要摆脱困境,根本上还得靠自己。有句话说得好: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会鼓起勇气,天不怕地不怕,勇往直前,誓不低头!我相信迎接我们的必将是阳光灿烂,花儿朵朵的好日子!

2014年3月6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