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猫谗言之三:老家的弹糊

2014-03-04 15:43 | 作者:司徒清风 | 散文吧首发

弹糊

古书上曾记载:“弹胡如小鳅,头有斑如星,潮退跳入涂中。”另据《定海县志》记载:“弹涂,常在泥中跳跃,故又名跳鱼。味甚美。”本地人俗称“弹糊”。这厮长得有点抱歉,它体形似泥鳅,大如手指,头大嘴宽,两只眼睛鼓暴出来,弹眼落睛的样子,身体灰褐或灰黑色,长满花斑,很不上“台面”。

“弹糊”生活在海涂上,平日挖穴而居,退潮时跳跃于涂面觅食,初之时,梅来临,也许天气太过闷热,靠尾巴和皮肤呼吸的弹糊受不了,就跳将出来,此时“弹糊”最易捕捉。 鲁迅先生曾在散文《故乡》里,写到弹糊,“我们沙地里,潮汛要来的时候,就有许多跳鱼儿只是跳,都是青蛙似的两个脚。”。“弹糊”生性好动,既然被称为跳跳鱼,跳跃功夫自是了得。“弹糊”善于借助尾柄弹力跳跃。它的腹鳍演化出吸盘,这使得“弹糊”能像壁虎似的稳固地在陡峭的岩礁上“飞檐走壁”。有一个谜语:“出生泥涂屯泥屋,跳高跳远本事大,十个将军抲勿牢,翻个跟斗呒影踪。谜底:“弹糊”。

滩涂上的“弹糊”十分灵活不好捕捉,但本地渔民自有办法,他们会用一形如大畚箕的鱼罾,在滩涂上且行且赶,如赶鸭子般把“弹糊”逼进鱼罾中,斩获颇丰。也常手持钓竿,瞄准几米外的“弹糊”脱手甩去,一钓一个,十分精准。但是最佳的捕捉还是以“弶弹糊”的独特渔法猎获它。“一位相公本姓谭,一位小姐她姓竹;相公爬墙会小姐,爬进屋落歇壁角。”这则谜语的谜底就是传统渔法“弶弹糊”。

“弶弹糊”的渔法不知何年何月传下来的,但是至今仍在用。退潮时,渔民独自带着装有150只左右竹罐筒的泥艋船下海滩。滩涂上的渔民一边驾着泥艋船,用一只脚蹬着滑行,一边将竹罐筒开口朝上,挨个对准“弹糊洞”插下,做成个假洞,再将假洞的洞口伪装成原先的样子,然后在附近做个记号,依次反复将所带竹罐筒全部插完。待潮水开始返涨后,“弹糊”在泥下憋得受不了时,就会使足劲往上钻。钻上涂面的“弹糊”,早已晕头转向,加上在泥涂上“觅食”兜了一圈,回家的门(洞口)已经真假难辨。受迷惑的“弹糊”会“哧溜”一声,一头“跳进”竹罐筒里去了。被誉为鱼中跳高能手的“弹糊”,此时此境,也是如“虎落平阳”英雄无用武之地。竹罐筒中的“弹糊”任凭渔民“抲老实弹糊”,眼巴巴成了渔民的囊中物。

“弹糊“肉质鲜美细嫩,营养丰富,是镇海本地较为高级的海鲜食材。用黄酒炖“弹糊”,滋身强体最好不过,海边的孩子里盗汗或夜尿,不用找中医,渔民多半用“弹糊”加黄酒调服。与酒炖服的“弹糊|”,还可治耳鸣及重听。令时的“弹糊”最补,故有“冬天弹糊赛河鳗”之说,“弹糊”还是海鲜中的好好先生,好像麻将中的百搭一样,它与梅干菜一起,味美;与咸菜一起,味美;红烧,味美;熬汤,味美;烟薰成“弹糊”干,同样味美。总之,“弹糊”肉嫩而香,不管烧什么怎么烧,都不改其美味,堪称佳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