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猫馋言之一:阳春面

2014-02-25 17:10 | 作者:司徒清风 | 散文吧首发

闲暇时,在网上与一位上海的“吃货”讨论阳面,他以为一碗面好不好首先在于汤头,阳春面的汤头一般用鸡壳获猪骨头炖制。以前店门打开之前,店家一件事要做的就是把高汤先热起来,之后再卸下门板再营业,这高汤可是阳春面的“魂”。而猪油则是阳春面的点睛之笔,它不同于麻油或葱油,以上好的猪膘熬成,一碗阳春面的润滑,那种似有还无,似无却有的感觉,就靠一勺猪油的香气顶着,更重要的是猪油能把热气包裹着,半小时之内阳春面不会冷却,此功效等同于“过米线”上飘着的那一层鸡油。有了高汤、猪油,葱也很讲究,大葱不行,用的一定要江浙地区所产的小葱,而且是极细的那种,不单单要棵棵饱满,而且要特别的绿,生机盎然不说还需让人赏心悦目。如此的描述让我对阳春面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其实那位网友所表述的阳春面我在三十多年前曾品尝过。静下心来想了一想,应该是在学校毕业后在上海高桥镇与阳春面的一次“邂逅”。记得当时在上海川沙县高桥炼油厂实习期间。那天是难得的休息天,呆在寝室无所事事就一个人独自去高桥镇闲逛,所有风景观赏之后已近中午,感觉腹内打鼓,见有一条老街于是疾步过去, 街上正好有一家屋面老旧的面馆正在营业,进去后叫了一碗阳春面。上面后一瞧,只见汤头清爽,汤上漂浮这几丝细葱,一股特有的猪油香味扑鼻而来,想囫囵吞枣般填饱“五脏庙”,结果舌头先遭了殃,被“烫”。但是这一碗阳春面确实非常可口,以至于回到老家后至今未忘。

几年后在老家的鼓楼附近闲逛,也是临近中午,无意中看到鼓楼旁有一家名为“口味和”的面馆,进去一瞧进食者不少,老板是温州人,长得小精悍,所经营的以肉沫、猪肝、猪肚、猪肠面及海鲜面为主,进店后看到墙上的菜单写有阳春面,就点了一碗,本意想尝尝这家面馆的阳春面做得怎样。结果与想象的差不多,汤头浓郁、葱花飘浮、面条劲道,多年前对阳春面的记忆一下被“撩拨”起来,可能现在很多人为了健康对猪油有点“感冒”,这碗改良“阳春面”猪油的分量感觉不够,但确实是近几年吃到的较有味道阳春面,于是一有空总会去那家店点上一碗最便宜的阳春面解解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