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梳篦书笔

2014-02-25 16:44 | 作者:观鹅会意 | 散文吧首发

文/观鹅会意

落笔梳篦,想到宋代文人吕胜己写有“象牙白齿双梳子,驼骨红纹小棹篦”的梳篦词句。据出土文物证实,六千年前的新古器时代,就有了似人手的五齿梳,不论制作梳篦的材料是象牙、骨、石、玉、铜、竹、木,还是以木质的为最多。梳子的一般作用都是为了日常生活梳理头发和胡子,篦子主要用于去除发垢。

从古至今,在出嫁的陪奁中,梳篦是少不了的物件,至今新媳妇开脸时,长辈还念念有词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的美好祝愿。

七十年代是我的童年,梳篦在脑海里还是记忆犹新的。梳子是木做的,齿疏子壮结实耐用。篦子的做工就精细了,我虽然没有做过篦子,但是在小时候“解剖”过它。它密密麻麻的细齿是用竹皮子削出来的,再用彩细线将齿子整整齐齐扎成坯子,在两端装上牛骨制好的档子,最后用特制的胶沾上梁子,手指宽的梁子上还绘画着花画或山水画,当然整个篦子要刷一遍清漆,这就是我“解剖”它的结论。

小时候妈妈强迫我梳头,那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一群贪玩的农村孩子,假日里,追着秋天耕地的拖拉机看热闹,刚翻过的农田虚通通暖呼呼,就像一张软绵绵的大被子,只要有一个带头在虚地上翻跟头,马上一群顽童就会头朝下翻滚成一片。满头大汗粘上泥土,干了的头发就像毡片子,当时的农村人不讲究洗头洗澡,就靠梳篦把头发的发垢梳出去,硬生生地把粘在一起的头发梳开,疼的就像在拔头发,所以在童年的记忆里我是惧怕梳篦的。女孩子头发长,每天让妈妈梳头是必修课,也有的女孩子嫌梳头难受而哭鼻子,大人一边梳头还一边往梳子上吐唾沫,这样的习惯可不怎么卫生。

当时,如果那家女人头发梳的油光晶亮,就成了嚼舌头女人们的以讹传讹,说这个女人打扮的花里胡哨是为了勾引男人,传到了另外一条街,就传成了这个破鞋在玉米地被人抓住了,看来入乡随俗还得随俗浮沉。七十年代的农村人就不会使用牙刷、牙膏这些玩意儿,洗了脸梳了头就是全部讲卫生了。在电影上看到个女人把头发梳向后面,在发后盘个抓髻,再在头发上插把梳子,脸上点个黑痣,这就是地主婆、富农婆的标准形象,连梳子都跟着她们有了成份,令人喟叹。

梳子这个上古讲究人留下来的物件,往大说它是中华文明的传递者,往小说它是情调、雅韵、情、人生过程的见证人。鄙人在学校学习绘画技法涉猎仕女画,尤喜唐朝善画仕女的周昉老前辈, 他多数作品是描绘宫廷皇妃贵妇的奢侈生活,看来这个人作风正派不贪女色,所以皇帝放心他成天在女人堆穿来穿去。绘画贵妇宫女们纳凉、骑马、踏、游园、观绣、梳妆、弹琴、下棋等生活情景,体态造型丰腴,线条流动多姿,设色浓丽,风格典雅,运笔细劲古拙。只可惜他绘画的《杨妃出浴图》没有流传下来故无从赏析。笔者斗胆推想了他的绘画构图,绣着凤凰图案的白色纱幔,遮挡了半边桃花盛开的长方形花窗,杨贵妃身穿贴身小内衣坐在梳妆台前,手端香茗,面色红润如出水芙蓉,体态丰腴如冰肌莹彻,黑发如瀑而下垂,一个宫女手拿玉梳正在为她理妆,一个宫女手抱新衣服正在侍候,另一个宫女手抱换下的衣服正往外走。杨贵妃脚边卧着的哈巴狗,正抬头好奇地端详着既熟悉又陌生的主人。我想他周昉老前辈一是看不到杨贵妃洗澡,二是绘画杨贵妃洗澡也必须是含蓄的笔法,不然就招来了杀身之祸。

梳子是个千家万户的物件,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自己故事。我多么想去拥抱第一个发明梳子的人,是他跟随着古代文明发展史,积累了丰富的劳动经验和聪明的生活智慧而发明了梳子,是梳子发现了美,是梳子见证了美,是梳子延续了美。

笔者认为在人生的征程中要带好三把梳子上路,一把梳子是为了梳理头发整理仪表而备;一把为了梳理学习工作而备;一把是为了梳理人生的感悟而备。

梳理头发要做到一天“两梳头”,每天早晨对着镜子梳理好头发,一是给自己一份自信心,二是用饱满的热情去迎接每一天。晚上对着镜子慢慢地梳理好头发,一是梳头有益健康,二是在梳头的过程中回想一下自己一天的得失,梳子就像寒风中的围巾,带着暖意的热情是不惧怕寒冷的风搅的。

梳理学习工作的梳子,关键是把懒惰、浮躁、愤懑、骚动、嫉妒、烦恼等不良心态梳理出去,梳子就像天里捧到了一杯滚烫的咖啡,再难以消除的隔阂、敌意、嫉妒、误会,也会在滚烫的热情下消散。

梳理人生感悟的梳子,梳子就像一个大度淡泊的深潭,什么挫折感、荣誉感、失败感、自卑感、失落感,通通可以沉入深潭。

但愿梳子是你合心合意的人生伴侣,它能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它能时时刻刻激励着你,它能时时刻刻鼓舞着你,你爱梳子吗?反正我是爱上了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