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胸肚兜红,抱腹腰上黄

2014-02-16 17:32 | 作者:晓晓 | 散文吧首发

红红火火的年已接近尾声,催马奋蹄零落花的地平线眺望,季节门楣上那一抹意,始终徘徊柔嫩的掌心里游来荡去,低眉垂首,羞答答的,一直不愿解开春色抹胸的肚兜红,去嘻戏枝头,喧闹绽放那星星点点、鲜嫩且诱人的鹅黄。翘首春天,期待春光,辗转四季分明的罅隙张望,焦虑的一直用抱腹的腰上黄来表达内心的冷暖。那是一种或明或暗的色泽,是红色和绿色的混合色,它既是心理学基色之一,也是减法三原色之首。

细细想来,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喜欢的色系,唯独骨子里流淌的血液成分有所不同,主导内心偏的色素也有所不同。或明或暗,或深或浅,或艳或雅,或混合搭配,于是就衍生了许多在色调、色温上苦下功夫的印象派诗人、画家、手工艺人与色调大师来。自然界明色系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中,黄色的波长适中,是所有色相中最能发光的色,总能给人以轻快,透明,辉煌的印象。我喜爱黄色,不是因为黄色的明艳、靓丽、充满活力的视觉,而是表现自由、快乐与希望的强烈欲!

人类自古就崇尚黄色,黄色常常被看作君权的象征。打开道家的阴阳学说,黄色在五行中为土,这种土是在宇宙中央的“中央土”,理当以“土为尊”。此后这种思想又与儒家大一统思想揉合一起,无论是皇家以道治国,还是以儒之国,都认为汉族为主体的统一王朝才是一个处于“中央土”的帝国,有别于周边的“四夷”、“蛮荒”,这样“黄色”通过土就与“正统”、“尊崇”有机联系起来,为君主的统治提供了“合理性”的论证。再加上古代又有“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的传说,君主以龙为象征,鲜亮的黄色与帝王就产生了更为直接的联系。黄色象征着君权神授,神圣不可侵犯。周代以黄钺为天子权力象征,隋代以后皇帝要黄袍加身、皇冠加冕,金碧辉煌的黄色,是权力的象征,是专属皇家御用的尊贵颜色。

抹胸肚兜红,抱腹腰上黄。宋代以后女子的内衣称“抹胸”,类似于近代的肚兜,抹胸的上端和腰间各缀有帛带,以便系扎。因为不施于背,仅覆于胸,故名“抹胸”。抹胸上可覆乳下可遮肚,因而又称“抹肚”。平常人家多用棉制品,贵族人家才用珍贵的丝制品来缝制,并刺绣珍惜的奇异花卉,以此来点缀女儿身的婀娜与妩媚。抹胸,有单夹之分,形式不一。除了抹胸,腹部也有一种内衣称为腹围,是一种围腰、围腹的帛巾,繁简不一,颜色以黄为贵,时称“腰上黄”,啧啧,多么美丽的称谓,玄系于腰间那一抹黄所暗含的春意,初听来就让人萌生遐想,一想起来就让人如痴如迷。黄,美丽的腰上黄,无不彰显窈窕女儿身的神奇、活力与金贵!

四季更迭春为首,人间万象黄为贵。生命的绿色源于金黄色的太阳普照,源于枝头、草丛最初抽芽的绒绒鹅黄,源于滋生万物肥沃的黄澄澄土地,源于黄昏下万家灯火摇曳的昏黄阑珊……当星星点点鲜嫩的鹅黄抽绿了春,姹紫嫣红了,丰盈富饶了金秋,到生命油尽灯枯如枯黄的落叶般黯然归去,纵然神伤离开,但其祖辈一代代人的薪火相传、言传身教,却成为家风、家道及家规的祖制遗训,世世代代绵延传递,黄,是人生四季的颜色。

望着乡间田野那层层黄色,看到,麦子熟了,稻子熟了,果实熟了。这层层叠叠的黄,让我们看到了丰收,黄,是辛苦劳动之后,收获的颜色。

黄昏的天空,显得宁静而庄重,日落之前的晚景,有种深沉,有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昏的色彩,似乎就成了晚年的色彩,浓重而平和。家中的父母、长辈,时而会翻起那发黄的老照片,多少的酸甜苦辣涌上心头,往事一幕幕,回味在心。当坐下来,细细给儿孙们述说着曾经故事时,也在告诉子孙,做人应有的本分。那吃苦耐劳,奋发向上的精神,透过了发黄的照片,深入子女的心中,这,是回忆的颜色。

“黄泉路上无老少”,生命无常,我们虽然年轻,但怎可浪费光阴,凭青春少年,将大好时光消磨在网吧、游戏厅中,岂不可惜?须知“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知珍惜时光,努力向上,将来何以回报父母、家庭、社会,只怕转眼容颜渐老,将一生空过,悔之晚矣。

中华广博大地上,住着黄皮肤的华夏儿女,同一条血脉。同为炎黄子孙,感受到黄帝当年大战蚩尤,统一华夏的恩泽。他教导百姓播种五谷,兴文字,作干支,制乐器,创医学……恩泽后代子孙,历经了多少血泪的交织与艰辛,才有这样宏伟的贡献。当踩在这片黄土地上,我们深深感念先祖的浩瀚恩德,绵绵不尽……

祖国的大好河山,壮美无比,黄山黄河,气势万千。李白有诗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颂歌了母亲黄河的气魄。而徐霞客也曾赞叹黄山道:“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道出了黄山的奇美与雄浑。

黄,也是一种姓氏,二十四的《庭坚涤秽》,说的便是黄姓一族黄庭坚侍母尽诚之事。虽为太史,家中仆役众多,却依然每日为母亲洗涤秽器,在斑斑点点发黄的传记里,尽情演绎着华夏儿女至诚的“百事孝为先”那动容而又催人泪下的故事,人间无与伦比的大美!

也许聆听了万物复苏时绒绒鹅黄的天籁歌唱,也许丰收了人生夏天那一地金黄的麦浪,也许亲眼目睹了满山零落飘零的褐黄色的叶,也许蛰伏了一季寒的萧瑟与枯黄,人生由黄毛稚童咿呀学步初始到黄昏落日后归隐,周而复始的生活在黄色光晕当中,纵然一命归天,或许仍需要焚燃一沓黄色的冥钱,恭送孤单的魂灵平安渡过奈何,由一炷香火袅袅引导,方可一路走好在黄泉路上。

黄色的地球,黄色的肌肤,黄色的四季,当徜徉尊贵的黄色甬道里,孤独心灵一直迷恋明亮、温暖、新鲜靓丽及高纯度的色彩。也许刚刚走过寒冷的冬天,蜷缩的生命就如向日葵一样,在春寒料峭的西北风里虔诚追逐太阳,那一刻,蛰伏于内心的感觉是多么、多么的渴望爱,渴望温暖,渴望幸福!在我的眼里,向日葵不是寻常的花朵,那是太阳之光,是希望之光,是光和热的象征,是内心翻腾的烈火一般的炽热感情,我们需要温暖,期待明媚的阳光,用温暖蘸着雪花灵魂于调色板上画一朵苍凉,把孤独渲染成高贵灵魂的黄色奇葩,而灵魂最深处,正书写华美轮回的落寞,虽然,有一些化作了荒芜,但那饱蘸生命和挚爱的向日葵,永远面向太阳,释放生命中最炫酷、最美丽的颜色——那美丽的黄,抑或莞尔与白云眠唇一笑,便沉醉在猎猎风里,拥抱金色的阳光一道烈烈燃烧……

四季歌一路重复着抑扬顿挫的旋律,交替着人世间冷暖的更迭,端坐于目光深处,沉湎一首老祖宗《易经》“天地玄黄”的歌谣里,重新整理好思绪,打马扬尘,陪你一起,去打探自由、快乐、鲜亮及幸福的黄色下落,可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