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缘去之间

2014-02-14 18:32 | 作者:野山 | 散文吧首发

文/浩涛

“大哥,你猜我有没用找到她?……!”

我上车二小时后,在候车的路边见到的小黄打来电话,虽然他要我来猜,但语气中难以抑制地喜悦已经把答案传给了我。

“真的——你真的找到她啦……!”

我立刻感染了那种突然来到的快乐,声音一下提得很高,司机和旁边的乘客都看过来,我没管那么多,依然保持双方同样的激动声调大声问他:

“快告诉我,你是怎样碰到她的?”

“我在她住的村子里转了快两小时,就差挨家挨户去敲门,看看没希望了,正打算骑车回去,远远看到有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在路边倒垃圾,我骑过去一看,果然是她……我们聊了好久,还互相留了电话!”

小黄是个二十多岁消瘦的小伙子,写得一手好词,对社会历史方面的知识和认知远远超出他的年龄。最近在学古琴,学费和买古琴的费用都是向朋友借的,正努力工作来还,我于是对他有特别的好感。近来他神情恍惚,不时练着琴时突然用手推过琴弦,一片混音划过空间,暗暗独自深叹一口气。有天我无意间从他的琴谱背面看到了他的秘密:原来他正害相思病呢!几首词里留露出对一位偶然遇见的女孩深深的思念!于是我想起那位身穿明亮色彩,大而黑亮的眼睛忽闪在园瓜子脸上,神态和说话都透着活泼生动气的漂亮女孩,她被古琴声音吸引,也很想学琴,第一次问小黄一些学习方面的信息,第二次来时她放松了很多,也在小黄的指导下学了一会手法,因和朋友一起来,在走时只告诉小黄她在一个靠湖边的村子客栈里做义工,下次还会来找他学琴的……,话未完,就被朋友催走了,这一走一个星期也不见佳人倩影重现。

“她说过会来的”。小黄的神魂已经开始游走奔突,留下一行行望眼欲穿的词句在纸背后暗自神伤……

很快双十一到了,这个从日期象形命名的光棍节,他愈加地焦烦,看他辛苦的样子,我给他来了一剂猛药:

“要不你今天到她住的村子去转转,如果你们有缘,是会遇见的……”

他似乎若有所思,但眼神开始从朦胧转向清晰,在我离开去到路边等车时,他穿了一件深色风衣骑车从我身边飞快经过。

“我听你的,找她去了”

“——她在……阑珊处……”。我的祝愿追不上他急去的身影。

虽然她们的这次遇见只是一个戏剧性的开始,并不能表示就能够怎样。但我听出有一种他更愿意相信的力量让他有了无比的信心

世间的情缘似乎有种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们也愿意相信“情”是一种缘份,这种缘分用佛家的说法那是前世修来的,多少世可以修得同船渡,而能够修来同床枕,是需要更多世的共同修为的。他们可能是前世的伴侣因情意太浓需要这一世或下一世来延续绵绵情丝;或者他们是前世冤家,需要一方或双方用今生或下生来弥补或化解那寒冰坚石。虽然当今人们并不相信前世今生的说法,但如果当一份感情不期而至时,或一见钟情时,我们还是很愿意将这种感情归结为有种缘分的安排,也很愿意心甘情愿从心底去接受这样的一种安排。

西方人不太相信缘份之说,他们更习惯自己的行动来追求眼前活生生的那个佳人或骑士,他们认为感情和婚姻是一种努力和锲而不舍的结果,所以当遇到心仪之人时,会用尽各种方法来取得对方的注意和好感,就像类在雌性面前努力展现自己的美丽羽毛和优美的舞姿。

如果把争取情与盼望缘分感情作一个比较的话,我们更愿意在一种缘分到来时顺势将自己托付给恰当时间出现的那个人,心理有种命运安排的踏实感,就算一生磕磕碰碰或有一天各自劳燕分飞,情感伤痛总会在他(她)是我“前世冤家”如此的安慰中得到缓解和承认。而一份在缘分中建立的婚姻的稳定程度是要比用一方不断追求而得来的婚姻有着更稳定的心理定势和更长的维系时间。

一份被长辈安排和朋友撮合的婚姻总是缺少了不期而然来到的缘分那种魅力和诗意,这也让多少浪漫情怀的男女们一生都渴望能让命运眷顾,在自己生命的某个时候,会遇见自己前世的那个她(他),不愿看着自己小心呵护的那片纯洁心田芳草依依,独自枯黄。如果终于遇见,就算时间暂,或终得伤害,也怨不得自己,怨不得他,只能怨一声天而低头独抚情痛。

西方人把感情当成单纯的感情这件事来看待,就像他们对待工作的态度,虽然在追求爱情之初表现出来的冲动,直接和热情让我们惊叹不已。但他们在稳定关系后,对于感情长期耐心有效的维护却有着非常理智和现实的意义。他们的感情操作后面有一整套关于动物学,生理学,心理学,行为学,社会学等等来作为争取和维持感情的基础理论和行为参照。而对于失败的追求和感情,只是归结为个人操作的失当,个性的差别等等因素。他们会很快调节失意状态,重新进入下一轮的感情争取中。他们的性魅力和生命力在这样的不断磨练中得以提升。所以,一个花花公子在西方文化里并没有太多的贬义。

我们当然也会归结于每个人自身的因素,但是,我们的感情却联加了很多外部因素和条件,其中重要的是自己一去不返的青,一生的时光和感情支柱,甚至可以远溯至虚无的前生。正是这种与整个生命联系在一起的情感方式,当一段浓烈的感情突然断裂,往往也常带来将生命毅然终结的悲剧

能够在恰当的时间遇到恰当的那个人,是幸福的。有人毅然独自远行,希望那个他(她)也正在那处寻寻觅觅,于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缘定终生,或者通过各种途径,不断的加大搜索范围,已期将那个人从人群中找出。能够被命运眷顾的红男绿女,是幸运的宠儿,它的珍贵在于可遇而不可求,也在于它能让我们在这种变化无常的人性行为模式下,产生了从容接受命运的安然。

不期而至的“缘”还需要“份”来定型,有缘没份或有份没缘终是空得一世情憾。缘来在某刻不经意时,缘去时却在无奈的经意间,缘来缘去的辗转之间,应该有无数的感动温馨撒落心田,伴舞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