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近了,味淡了-----过年随想之一

2014-01-19 20:55 | 作者:面朝大海 | 散文吧首发

年近了,味淡了

----过年随想之一

文:面朝大海

随手翻开日历,今天已经是腊月18了,年越来越近了,凭心而说,我没有感觉到“年”的感觉,似乎年味越来越淡了。

“吃罢腊八饭,就把年来办。” 这句俗话是儿时的记忆,一直铭记在脑海里。但是,今天已经是腊月18了,走在大街上,似乎也难寻觅到“年”的味道。

也听人们说,现在过年咋没有感觉了,年味越来越淡了,过年也没有意思了。

对于“年”的记忆,儿时的记忆最深刻,关于过年的点点滴滴,滴滴点点,在大脑的飞速过滤,精彩细节一一呈现出来。

关于心情。每年还没到腊八,同学们都谁说开了,有的说:“腊八腊米饭,大人小孩都喜欢”;有的说:“腊八腊汤,大人小孩打饥荒”。尽管是孩子的戏言,说明那时人们的生活很贫穷,孩子对年的奢望,就是能吃到白馍。吃了腊八饭,就开始扳着手指头算,啥时候到年下,感觉到年下时间咋那么长,时间过的咋那么慢?急迫的心情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关于衣服。“新年到,新年到,闺女要花,小子要炮”。这些顺口溜,也道出了过年的习俗。家里在穷,过年是要给孩子添新衣服的。这也是孩子急迫过年的重要想法之一,因为过年能穿上新衣服了。新衣服不到年三十大人还不让穿,三十里起五更,大人才让孩子们穿上新衣服,满村去拾炮。哪个孩子倒霉了,拾炮的时候让鞭炮炸坏了新衣服,大人会揍小孩屁股的。

关于祭灶。“官祭三,民祭四,王八祭五鳖祭六”。这是流传民间的顺口溜,意思是当官的是腊月二十三祭灶,老百姓是腊月二十四祭灶。至于王八祭五鳖祭六,那是人们互相调侃的笑话。在我记忆里,祭灶那天一大早,我和哥哥拉着架车,跑到几里外的沙土地,拉一车黄土,回来掺麦糠用水活成稀泥备用,先把厨房顶部用大扫帚扫一遍,扫干净了,在用活好的稀泥把锅台粉刷一遍,等忙完了,就快吃晌午饭了。

关于拾炮。对拾炮的记忆犹为深刻,可以说是我儿时最感兴趣的一项活动。过年起五更,大人起早,是迎新年,图吉利,小孩起的早,则是为了去拾炮。拾炮要做准备工作的,准备手电筒,照落下的鞭炮,好去抢,因为拾炮的孩子特别多,要争抢的;要戴上帽子,别让落下的鞭炮炸着头。听到谁家的鞭炮响了,扎蹦子跑过去,不顾头上鞭炮闪耀火光,下面你挣去抢,好不热闹。为何要不顾危险去拾炮?拾的炮有何用处?我拾的炮是这么利用的,首先把炮一一挑拣,是炮筒的扔了,因为炮筒里面没有药了,不是炮筒的留下,然后一一剥开,把里面的药倒出来,保存好,等到正月十五做烟花时备用。

关于拜年。拜年也是我最快活的时刻,因为去亲戚家拜年能吃好吃的了,白面馍,大肥肉,蒸鱼、蒸鸡,随便吃,一年中就这几天吃的美,吃的香,临走了,遇到大方的亲戚,还能塞给你几块压岁钱,你说美不美?现在的孩子,让去给亲戚拜年,你给钱都不去。

回想起这过年的点点滴滴,也许能提起对过年的兴趣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