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度玉门关

2014-01-15 11:18 | 作者:木木 | 散文吧首发

到达敦煌的当天我们买了敦煌市的旅游通票,由一辆大巴拉着四面八方聚集来的游客按事先安排好的线路去几个景点。玉门关是其中之一。

知道玉门关应该是小时候学过的一首诗。对于脑子不太好使的人来说,记很多东西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关于玉门关的这首诗,不记得什么时候学过,不记得作者,不记得出处,也不记得诗名及其他句子。留在我脑袋里的单单只有:“羌笛何须怨杨柳,风不度玉门关”。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玉门关,是一个没有春风吹拂的地方吗?

到达玉门关的时候,是午后两点。从大巴凉爽的空调中走出来,迎接我们的是戈壁滩的滚滚热浪。盛太阳从头顶直射下来,到处白晃晃一片,晃的人眼睛有点睁不开。

不远处就是玉门关,一座黄土堆成的正方形城堡,孤零零的伫立在茫茫戈壁滩上,显得有些孤单和落寞。玉门关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雄伟壮观,一个在诗词中流传了千百年的著名关口就是这样的吗?只剩一堆黄土在向世人诉说遥远的历史?

从大巴上下来的几十个人在炎炎烈日下零零散散的走向玉门关。人们穿着防晒衣,带着防晒帽,打着太阳伞,带着墨镜……对抗着戈壁上太阳的热情。石子路旁的戈壁滩上有星星点点的白色颗粒,这些是被太阳从土地晒出来的盐么?

我没有穿防晒服,也没有打伞,裸露的皮肤在在太阳的暴晒下似乎发出轻微的哔啵声,有刺疼的感觉。我抬头仰望,天空是那种纯净,明澈的蓝。在雾霾充斥的城市呆惯了的人,遇见这种蓝天居然有想流泪的冲动。洁白的云朵像刚摘下来的棉花一样新鲜。白云看上去离地面很近,似乎站在高一点的地方就能摘到。

我一步一步走向玉门关,这个在大漠中伫立了千百年的古老关口,虽然只剩下远没我想象的那么壮观,虽然只剩一堆黄土。这份千百年来久远的坚持就足以让人崇敬。

为了保护遗址,只剩的这座土城堡被一圈铁栅栏围挡起来,我们近不了跟前。站在烈日下,我凝望玉门关。相传,玉门关的城楼上镶有一块光墨绿玉的玉石,为过往的行人、商队在茫茫大漠中指引方向。千年的时光,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那块夜光墨绿玉也早已不知道流落何处,曾经雄伟的城楼如今也只剩一堆黄土。这里也曾有将士终年累月的把守,守卫国家政权的完整,守卫黎民百姓的安居乐业,风沙吹皱他们的脸庞,烈日晒干他们的汗水,留在世人眼前的这座土城堡依然有他们旧时的身影在闪耀。这里也曾有驼铃飘荡,这里也曾有人群马群,这里也曾有络绎不绝的商队来来往往,在一望无际的戈壁上这里也曾有一片繁荣昌盛。只是如今,这些都已成为历史,被写进或没有被写进史书,永远的留在了岁月的长河中。

玉门关的旁边有一片湿地。一条小溪从湿地中贯穿,流向远方。我不知道这条小溪的源头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她将流向何处。盛夏,这片湿地绿草盈盈,绿水悠悠,偶尔有几只儿飞过,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对于看不到边际的荒芜的戈壁滩来说,这条小溪及她所孕育的湿地,显得尤为珍贵。荒芜之中,人们在这片湿地上看到不仅是活着的生命,更是活着的希望。也许这就是玉门关曾经在大漠中繁华的原因吧。

玉门关遗址旁边修建有一座现代的博物馆。里面成列着一些文物。博物馆里有一段干枯的木头,据说是千年前的胡杨木。一段枯木有可以从古老的时光中穿越而来,只是千年前的祖先,你们在哪里呢?我们只能凭着这些你们遗留的点滴去想象你们在千年前的风姿。

博物馆里一直铿锵有力的男中音在抑扬顿挫的循环朗诵:“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这才将我脑袋里残余的半首诗补充完整。《凉州词》 王之涣 唐

这座黄土的堆砌的城堡,历经千年风沙,她一直屹立在这里,孤单,坚定,与风沙为伍,与烈日为作伴。

大巴慢慢开走了,我从车窗扭头看去。城堡还是那座城堡,阳光还是那样浓烈,天依然很蓝,云依然洁白。玉门关,再见或者再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