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背叛与醒悟

2014-01-12 08:17 | 作者:我是郑韬 | 散文吧首发

父亲是有着不幸的身世,一岁不到的时候,我奶奶就因病过世。爷爷一直未娶,因此我父亲一直就在缺失母家庭成长。军人出身的爷爷脾气暴躁,对于父亲的过错爷爷是不能容忍的,爷爷的巴掌也就成了父亲成长的最好伙伴,这也使得父亲有着和爷爷一样的暴躁脾气和叛逆的性格。小学时,父亲读书不好,甚至可以说很差,于是在一次放学之后,父亲把课本作业全部撕掉,很悲壮地向苍天宣告“再也不去上学了”。

爷爷在家是老大,更多地要承担家里责任,为了完成我二爷爷的婚事,爷爷把更多地经历都放在了挣钱养家户口上,因此,对于父亲的照顾就少了很多。每天,父亲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外面野玩。玩累了,玩够了,就随便在村子里谁家吃顿饭,就算解决了温饱了。直到现在,全村将近一千户人家没有谁不熟悉我父亲,没有哪位老人不知道父亲的“逸闻趣事”,父亲的童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在皖西北这个生长着贫穷、愚昧却又友善的小村庄,父亲虽然承受了很多的苦难,却得到了很多人的关爱,这也造就了父亲长大后与人为善、谦让厚道的性格。18岁那年,父亲赢得了一生最大的财富——我的母亲,父亲的心开始变得不再不羁,转而安稳。我母亲的到来,让父亲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开始为家庭拼命努力,再苦再累,从不说一句怨言。母亲为这个家庭带来了的智慧和勤劳,也带来了亲戚朋友的帮助和截击,几年的时间家境与以往相比便有了较大改变,但依然很艰辛。

生存的艰辛,迫使父亲发誓要节衣缩食地供我上学。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这不失为一条跃出苦难的捷径,媒体上、生活中的成功事例更是坚定了他的信心。但捉襟见肘的家境和我不上不下的成绩,使得美好想与冰冷的现实之间总是隔着一段生硬的距离,它那似乎不可逾越的顽固使我万分沮丧,更使父亲在鼓励我的背后多了一分无可奈何的心力交瘁。每每放弃的念头浮现的时候,我总是在父亲无助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我实在不忍去泯灭他那可怜的对命运最后一点的希望。这样的景况下,我便只剩下加倍的努力和痛恨自己进步太慢的焦灼。此时的父亲却仿佛找到了他最好的状态,在不辞辛苦的奔波和看不到尽头的劳作之余,我的每一点微不足道的进步,总被他放大若干倍,像重大节日一样记在心头,继而又转化为下一轮劳作的无尽动力。所以当我第一次知道甘之如饴这个词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父亲,便是我们一家人在那段苦难岁月里的相依为命,便是我和父亲在那个不堪回首人生阶段的笑声和眼泪

在多年的努力后,我终于用不上不下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不上不下的大学,传说中金榜得中鱼跃龙门的辉煌终于还是没在我身上重现。我不知道这菲薄的收获能不能算上对父亲多年劳苦的一点名正言顺的回报。而父亲却显得异乎寻常的高兴,它把那个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捧在手里一遍遍地抚摸,一次次地对我说这已经不错了。为了表达自己难以平复的兴奋,父亲在那个养育他的小村里大摆筵宴,乡亲们纷纷前来祝贺,我看得见父亲脸上笑容的灿烂,更能感受到父亲内心的汹涌澎湃,这种压抑太久之后的情感释放在我接到高中录取之后,几乎很少在生活中见到。直到今天,我还对自己曾经的放纵耿耿于怀,忘我的玩乐背后对父亲希望的背叛,在如今看来是多么不可饶恕的犯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