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尔寺

2014-01-07 11:07 | 作者:木木 | 散文吧首发

其实,我们没有打算去塔尔寺的。去西宁之前,我甚至都还不知道有个塔尔寺。那天本来打算是去青海湖的,由于刚到西宁,人生地不熟,在西宁市寻找去青海湖的班车,从这个车站倒到那个车站,几经耽搁把去青海湖的早班车给耽搁了,只剩下下午四点的车了,于是我们就有空下来的半天时间。在热情的车站管理人员的推荐下我们去了塔尔寺。

塔尔寺旁边的“野出租”本来已经把我们拉进了寺庙内。可是我们却不知道已经到了里面,没有方向感的我们七绕八绕的竟又从门口给绕出去了,这下再进去就得花钱买门票了。于是,就把我们这次旅行唯一可以不买门票的机会给浪费掉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佛法无边的体现。

我们本来不打算请导游的,可是那个藏族小姑娘极力推荐自己,而且还挺有诚意的。于是就请她当了我们的导游。进了塔尔寺之后,我们才知道,要不是这个导游,对我们这些佛门之外的人来说,这趟塔尔寺可能就白来了。

我们跟着导游再次走进了塔尔寺。她边走边对我们说着进寺以后的注意事项,比如,寺内各个殿的参观顺序只能是顺时针方向,转经筒也只能顺时针方向转。我们默默记在心里,生怕万一得罪藏族佛祖。

导游告诉我们,塔尔寺是先有塔后寺,所以才叫做塔尔寺。这在我以前的概念中是不存在,不都是先有寺庙才会修建塔么?

对于我的疑问,导游给我们讲了一段感人的传说。原来塔尔寺是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少年宗喀巴大师去西藏学习佛法,其母思子心切,于是给儿子捎去了一封信和自己的一束白发,想让儿子回家看看。宗喀巴接到信后,为了学习佛法没有回家。他给母亲捎回了自画像和一副十万狮子吼佛像。并写信告诉母亲,在他出生地用十万狮子吼佛像和菩提树(此树为宗喀巴诞生以后,从剪脐带滴血的地方长出的)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与他见面一样。于是思儿心切的母亲就在其他人的帮助下修建了一座塔。那时候就只是一座塔,没有寺,后来经过世代发展就有了寺,于是就成了今天的塔尔寺。

导游后来还讲了很多关于塔尔寺的传说,我都没有记得太清楚,只有这个关于塔尔寺诞生的故事我记住了。

这个传说中,我看到了一个一心向佛的大师刻苦学习佛法的坚强背影,一个慈悲为怀的大师普度众生的伟岸形象;但是我更看到了一个善良的母亲一心企盼儿子平安归来的拳拳之心。

导游告诉我们,那种开着点点白花的树就是菩提树,菩提树开花没有定期,有时候每年都开,有时候两三年甚至三四年才开一次,她什么时候开花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我们何其幸运,竟然在不经意见就碰到了我行我素的菩提树的花期。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在熙攘的游人中,心却很安宁,不知道是不是菩提树花香的作用。那棵宗喀巴大师脐带血滴落地长出的菩提树已经被“包围”起来,我们近不得她的身前。

塔尔寺内炫丽的壁画虽已经历千百年时光的洗礼,可是依然光彩夺目,使人不得不佩服祖先的智慧。那鲜艳的栩栩如生的壁画在千百年间向一代又一代的子孙讲述着那些美妙的佛经传说。

一直都知道闻名中外的中国刺绣以江南的最好。可是在塔尔寺我也看到了“绣活”,导游告诉我们,那叫堆绣。堆绣是用各色的绸缎剪成所需要的各种形状,以羊毛或棉花之类充实其中,再绣在布幔上,由于中间突起,有明显的立体感。大经堂内就悬挂着这种堆绣,十八罗汉的样子在堆绣上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导游指着那些堆绣说,你们所看到的堆绣已经成为稀世珍宝,现在的我们已经制作不出这样精美的堆绣了。活泼的少女口中竟有了落寞的味道。

我们依次在塔尔寺绕行,看八宝如意塔,看大金瓦殿、小金瓦寺,大经堂……听导游讲佛经故事及各个佛门大师的传说。看她以额头轻触佛像前的供桌祈祷。她教我们双掌合十然后再展开,低头弯腰,心中默念所祈祷的事情,她说这也是祈祷的一种方法。我双掌合十然后再展开,低头弯腰,心中默默祈祷,父母家人身体安康、朋友万事顺意,我们大家都能平安喜乐一生。那一刻,我心中是虔诚和安宁的。

对面走来三三两两的僧侣,他们穿着深红的藏族僧袍,有的一只胳膊露在外面。面容沉静,步履轻矫。导游告诉我们,那一排排白墙红顶的房子就是僧侣平时生活的居住的地方,对游人是不开放的。其实我是多么想进去看看,修行的人住什么样的地方。后来想想也对,这里每天都有大批的游人,如果都涌进僧人们的住地,那种纷繁嘈杂对他们该是多么大的打扰?我只能隔着院墙独自猜测他们住的地方是宽敞还是狭窄,是清减还是一应俱全?我有些遗憾,但是更多的是庆幸。我的私欲虽未满足,却并没有打扰他人的安宁。

殿外檐下,有身着藏袍的藏族老婆婆,花白的头发编成长辫用腰带缠在腰间。手握念珠,目光坚定,布满深刻皱纹的古铜色面容沉静安详,一下一下,虔诚的磕着等身长头。导游告诉我们,信仰藏传佛教的人,很多人都会用磕等身长头的方法进行祈祷或是还愿,一般磕等身长头的数量是十万,还有人会磕的更多。寺里可供跪拜的位置不多,要等好长时间才能等到,所以很多人就饶着塔尔寺进行跪拜。十万等身长头,这是要坚持多久的多久才能完成事情。信仰的力量是强大的。

从塔尔寺回西宁的公交车上,我睡着了,迷迷糊糊中,眼前晃动是僧侣的深红色僧袍和藏族老婆婆的花白辫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