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生命

2013-12-28 15:28 | 作者:查理士多音 | 散文吧首发

命运与歌声经常开玩笑,

雀在歌唱后不得不抛尸于树下,

婆娑的树叶却在风中呼唤着白鸽,

母亲口里喘着粗气,

呼唤远方的游子。

道路在树旁延伸着,弯曲如九曲黄河!

大河的尽头是回归于蔚蓝色的大海。

而路却织成繁冗的网络,

把倔强的青埋在她的身旁。

只有冲天的尘雾在诉说

起始而又消融的故事

一场绵绵的春融化了过去记忆

却催绿了生命的新旋律。

当夸父咳出最后一滴血倒在路旁,

太阳没有隐没也没有流泪天际

依然用它不着边际的毛发

牵起学步的婴儿、用光华四射的幻想

在如茵的草地上誉刻的自己的印章。

狂风粗野地扭荡着平川、山梁,

皑皑的山颠,

都不得不变成铁石心肠;

把撑天的理想,

让身边的涓涓流水去雕琢成古朴的破碎。

那破碎的半岛上,

宙斯成为失去理性的主宰,

把奥林匹亚山上的鲜花连同透人的金苹果,

点燃有思维着的欲望

如天火点燃茂密的大草原。

埃斯库罗斯用浸泡在流不尽泪水中的语言

也阻止不了刀剑与贪婪的猖狂。

自由人的民主,如狂舞者的高跟鞋,

在亚平宁的浮舟上摇晃。

那七座联合起来的小山,

呼唤着维苏维火山的冲天神力,

只有维吉尔在岩熔中,猜想到了

阿尔卑斯山上鲜花向着太阳吐露芳香。

从雅典到马拉松镇城墙的大路上,

有多少健壮的躯体

在马背上遗落了最后的理想,

只有长跑的标记成了想象中的橄榄枝。

血和泪却不能让大道像莱茵河一样咆哮,

召唤外高加索的雄鹰,

不要被约酥的咒语束缚,

把普罗米修斯的理想、勇气、智慧,

像他偷火种一样,顶着时人的误解,

从他的胸膛中偷出,

然后飞向四面八方,

随着启明星播种在开拓者的心灵中。

永远的芳香(不,有些血腥)

像一面鲜血染红的旗帜紧跟太阳,

撒播在有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从自勤劳的人们更加坚信

在路上、领悟到尼罗河不朽的悲壮,

奴隶们的血肉堆砌成金字塔,

永远向蓝天发誓,

把暴君尸骨上渗出的阴灵压在它的中央,

不见天日!

坚韧的跋涉而来的骆驼、带着风暴,

过去的文明被轻轻掩藏,

像珍藏人们内心的美好记忆。

红海的咸水也无法阻隔,

沿着月光指引着的路;

幼发拉底河流着眼泪

把小亚细亚碧绿的麦田守护,

像永远居于空中花园的国王昙花一现,

点亮贫民的仇恨眼光,大火焚化了狂妄的想。

留给那热土地上的只是安拉的慰抚,

每个人头顶的白纱是对和平的澄清,

豺狼们却用它来遮掩贪得无厌的野心,

安静的星月敢于永远面朝太阳。

奥斯曼的颂歌却早早的由于琴弦的断裂而结束。

在路上、我的东方一直在饥饿与战争中聚集力量!

太阳每天从帕米尔高原上走过,

它一直想让荒凉变得美丽,

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让奇妙的生命换来嫉妒,

怎么也想不明白根的潜能过于神奇。

几条飞舞的巨龙如银河一样光芒四射,

以博大与纯洁凝结成的冰层是阳光下闪烁着鳞甲,

一齐向着蓝天盟誓。

互相融通依着亚细亚的恢弘向四方倾吐,

金属、谷粒、鲜花、文明各自由。

你最活跃的一支触角,

一直伸到创造最初文明的腹地,

从你的两腋流出丰富而清澈的乳汁,

像永远哺乳的母亲,

把你拥有的一切化为滋养伟大文化的圣液,

挽回绿树、草原、稻田的歌声,

紧随东风驾白云,

像朝觐者来安慰赤裸的圣母。

你的微笑被欢乐而悠扬的歌声带走,

古朴粗糙的肌肤却从没有时间去装点,

难道你穷得无法把自己遮掩?

不,你宁愿永远在释放中变得平静,

赤裸更能淋漓痛快。

向东方的太阳望去,

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儿女们走在路上。

真、纯、博大的女性在自由中飞翔,

清贫在五月的草坪上变成了群群羔羊。

儿女们都渴望亲吻你冷硬的肌肤,

只要一接触到神奇的岩石,

它们就不会倒下,

像雄鹰接触到蓝天就一直向着目标飞航,

如种子掉进土壤,一定会发芽

并且硕果累累!

你是母亲、是脊梁!

皮肤寒风吹掉了装,却吹不凉你火热的力量。

冰雹却很少来把你捶打,因为它怕

坚硬的岩石会对它的抚摸给予报答。

黄沙偷吃了搭克拉马干却卷伏在你的脚下。

走在时间的大路上,

让和曦驾着七彩祥云来迎接,

黄土地上种出的第一颗明珠,

连同一个伟大的民族。,

众神之神的母亲,

用她温柔的呼唤,灿烂的笑脸,

挽救了最后一只狂奔的恐龙,

变成了三维一体的图腾。

从草木、矿石、泉水中提取色彩绚丽的青春

装饰神奇的外衣。

太阳神如嫁女一样让她变得璀璨,

风神撩拨得外孙女更加飘逸,

从莽莽森林里奔出的牡鹿,

用角尖接住北斗的神光,

染红西边的云雾,如下界的天神。

巍巍昆仑把最热烈的天音,

附在奔腾不息的两条琴弦上,

女娲用灵鳖的四肢轻弹出天地飞分的悲壮!

那韵律让苍天越来越高远,

后土的力量越来越庄重。

载着火种的雄鹰点燃无知的心,

开始了血与火的雄宏。

欲望变成了征服的野心,

岩石在太阳下哭泣着歌唱和平,

在草绳上结下不久会风化的一个个妄想,

峰崚未磨的石头变成了刀枪,

渴望回归的白骨出被绑在了木棍上,

作为推动人类前进的车辕。

黄帝用自己的黑发编织了文明的摇篮,

更想让白发变成琴弦。

但是当翠竹变成杀人的利器,

他毫不忧虑地把自己的经脉、血管

变成竹林中的纤维想阻止子民的疯狂,

但潇湘二妃的眼泪平息粗野的力量,

洒在一根根欲穿天的竹干上,

从此人类有了伟大情的主题。

向西望农神在母亲的注视下

用象征八方的石头演绎着对未来和人性的猜想!

战神最终被欢乐与悲愁的乐章困在了卦中央,

由黑变白,由白变黑旋转在无垠的黄土上。

茫茫九州,苍苍八荒。

在破碎的灿烂中凝结成完整的华夏,

走在最初的路上,

谁为人类开始弹奏这条琴弦?

让马蹄与车轮在光明与黑暗中反复歌唱!

(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