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染指,一生风月情偏重

2013-12-26 11:33 | 作者:顾寒 | 散文吧首发

岁月如斯,青生命只是一场轮回,流转的四季,满天柳絮的散落,是真;满地落叶的凋零,是青春。我独爱这凄然之美,絮落了生命,是一世相思拉开的帷幕;叶落了生命,是一段情缘落幕的终结。

红尘里,不曾有一颗明净之心,致使那一草一木的凋落,都会触起内心的澎湃。也想在尘世做一个淡泊之人,面对往事,淡若清风,面对离散,从容淡定。

只是在眼底,情,于我,浓于血,重于命。

在人间,我仿似一个外来人种,总是一个人走,一个人述,生活里偶尔夹入一两页喧闹,也不过是一个甜美的意外,待一切散后,只有绝对的孤独,对着这残缺,独自含笑,独自歌唱。

每一次撕心的裂唱,都伴着心底那残梦碎片,那竭斯底里的嘶吼,不过是为了发泄心里狂跳的不甘,却带来一种痛心的失落。

带着一生的痴情,独坐世界一隅。春暖花开不过是隔世芳华,于我心相距天涯,再无法触及;秋深叶落一再是身处其境,再逃脱。

秋风吹起那如飞花碎玉般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摇摇晃晃,成为我生命里最美的点缀,看天、看、看季节深深的暗影,仿佛又看到你烟花般流转消逝的倩影。

街灯下的身影依旧孤寂,梦中的落花又添了几许,十字路口的风一吹,心就会轻易地哭泣,这样的生活该如何让梦继续?

我始终只是世间世俗的路人,对一切是那么的看重,学不会放手。当我再度回首那里,人已去,楼已空,昔日笑语,也成空。

守着往事一湾清湖,记忆的轮廓不时地涌入脑海,那些破烂不堪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地演绎着那没有结局的故事,心滴着血,却挥之不去关于你的过去

往事随风舞,几度经年,流年翻转,故事却落在那不经意的残垣,再没有拾回之时。这染指的年华,心里的那几缕清梦,在月光下显得那么苍白,那么无力。

一直在徘徊、寻找,企图给寂寞的心一丝慰籍,可那些幸福的画面于我也只是路过,就像我路过它们一样不着痕迹的消失,留在心底的往往只有无奈,难道是我太过深情,还是世事本就惨白?

把情看的太重,实在不是件好事,一生偏重于情,一生便只有画地为牢。

流年染指,清风不在。半世沦落梦已碎,一生风月情偏重。今生,愿清风徐来,燃痴情一片,而我未老,你若真心,我便以命相惜;你若相惜,我定以命相依。

附:

鹧鸪天•顾寒

痴恋不似易安浓,命复容若更逢秋。独醉红尘如孤鸿,缘聚离散终成空。

落夕寒,斜阳融。几度相思华发蓬。此身颠沛唯碎梦,一生风月情偏重。

癸巳年十月初五亥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