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奈何,奈何无计留君驻

2013-12-26 11:33 | 作者:顾寒 | 散文吧首发

每天都能看到你的微笑,想你时,知道你会在,我愿你到死。这就是我想要的简单的幸福,只是,你不愿意给。

------题记

色很深了,寒风卷着飞吹打着窗,泠泠作响。

依旧孤枕难眠,窗外洁白飘飞的雪花,是眼泪的另一种滑落形式。

如若只如初见时,何来伤心抛泪织。

不成,旧事难却。

终究年少,双眸明澈间,少了惯经风月的坦然,那低头不语、抚撩两髻齐发的形姿,不禁惹人怜爱。

轻摆两袖,幻化出色万千,荡碧草晴空,曳杨柳飘然,拂出一江春水湛蓝,疏影斑驳。蹄声骤起,摇震风尘,延绵四方。

惊鸿一瞥,若有意,若无意,迷醉了今生。

一瞬间,看见了你,准确的判断告诉我,你便是那冠名天下的才子。然而,虽是冠名天下,却终究不得志。亦深知,古至今才子皆风流,亦更深却的知道,那风流掩盖着的无奈哀伤

只是一瞬,却不敢将目光多加停留,游离的身心只怕误了思绪,误了终身。

于茫茫人海中看见那装饰后潇洒,心生爱慕,痴守半世,赢得青楼薄幸名飞扬,却终得不到伊人回眸。心里明白,今生就此一瞬缘,这一瞬,你眼中没我,我眼中有你。这一瞬逝去,各自的世界依是安然,你的世界,我从未走进,而我的世界,住着一个挥之不去、逢秋便来的身影。在尘世风烟里,从此多了一份沉沉的牵挂

缘分这东西,本就难以捉摸,上天早已注定,众生只能逆来顺受。经得住煎熬,也许能迎来昙花瞬间绽放;熬不住,爱,就此搁浅,再不能启航,情缘便无破浪时。

不是不去爱,却只怕爱得不够,然而,有些爱,从开始就无须去证明。

踏上青楼,从此笑与人陪,只不过是为了掩饰那一见倾心的骚动遗留下的惆怅罢了。不是不知道,没了自由的乐妓生涯对一生,意味着结局是什么。在禁锢身体的同时,心也被禁锢了。

懂得这些又能如何?若真能自主命运,那一开始又怎么让你扬尘而去?到了青楼,就没有想过能净身而出。以后的岁月,再难经熬,也只得笑着承受,卖笑寻欢,断人寸肠。

那一见倾心的一瞬,终是一现的昙花,不得长久。只是没有想到,悲惨命运的叩门之声,居然随即敲响。

再看似风光的欢快,都打不开沉寂冰封的心。时光在荏苒春秋,心也在慢慢枯萎死寂,断落情缘,一如断翅的飞蝶,妖娆美丽不可言喻,然而却注定生命渐近消逝的边缘。

昙花虽只一现,终究有过一场华丽的惊艳盛开。伊人策马远去,早已不知消失在何方。也许,已是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而青楼笑伴人欢,守影苦等的心,含苞等待了许久,未开,就已凋零。

爱情很难十全十美,总有太多不如意。而对女子而言,能陪在那人的身边,生死不离,便已足够。

其实,我想要的幸福很简单,每天能看到你的微笑,想你的时候,知道你会在,若能这样,我愿爱你到死。只是,你终究不愿意给。

于命运并无所求,亦不去想命运最终会留下什么,其间纵使有过施舍,到最后,亦不是全部收回罢了,不曾留给我丝毫凭证,唯一存在的就是那穿梭在前世今生中的惆怅。

不怕曾经一无所有,只是怕得到了全部,等习惯了所拥有的时候,却突然之间全部灰飞湮灭,烟消云散。

奈何的两岸,你我站着生生世世无法穿越的距离。生活从此没了归宿,天涯人何处,望断来世路。泪附血阳憔,伤心凝眸,只恨今生无计留君驻。

点绛唇•

午夜凉风,孤心一颗愁满胸。求缘缘住,几点催泪雨。独倚寒枕,却是双眸雾。伤情处?奈何桥畔,无计留君驻。

癸巳年月初二申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