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人不倦

2013-12-24 19:48 | 作者:夜夜罄歌 | 散文吧首发

如果说现在这个时代有人写文章还会犹豫在敢与不敢之间的话,那便是这个人思想的不幸和知识的悲哀。我认为现在中国的教育事业越来越重视文凭的高低了。这不是一种对能力考察和筛选的方法,而是一种顺应大众、顺应潮流的盲目趋势。这种趋势若是在一个国家长此以往并且愈加增长的话,那就成了病态。因而造成了一些人在初中课本上看到鲁迅的文章,在新华书店里看到冰心的诗集便把他们当做神一般仰望的思想。就现在的文坛和大多数人的观念而言,文凭即是代表了学问,代表了见识,代表了资质,即便有人想写一篇关于小白兔大灰狼的童话也要先翻一翻自己那个红皮本上某一页纸张上的某一行文字是不是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就好比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他先要看看自己的钱包够不够大而不是带的钱够不够多。

在我看来,写一篇文章,抑或是一篇极为优秀的文章,虽然需要笔者费尽心思劳筋累骨地去想象和书写,甚至要掏空大脑在一个情节、动作或一个句子、字词上反复斟酌,但在根本上与蹦极、冲浪等冒险活动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蹦极者之所以会对这种看起来极具危险性的跳跃畏而惧之,原因无谓是对绳索牢靠性的怀疑和急速下落的感受的恐怕,并且在几秒钟甚至一瞬间垒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万里长城”。因而当这道只有“敢”与“不敢”两个选项的通俗易懂但又极富难度的单选题横列在面前时,绝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后退一步。

写文章不同于蹦极,它不需要参与者付出超人的勇气和强大的神经系统。仅仅是一支笔、一张纸、一个思想,笔自纸落,心自笔出,何来敢与不敢之说?若是担心写错字,改掉就是了;若是担心写错句,重组就是了;若是担心写的文章不好,反复修改或再写几篇就是了。

所谓写文章却迟迟不敢下笔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手里攥着一张封面上印有硕大烫金字体的红皮本却胸无点墨,一种肩上扛着几十斤重的水泥袋子却饱腹才华。前者对自己并不杰出的平庸才能心知肚明,因此即便是想在文坛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占有一席之地却也不得不为自己红皮本上的烫金字体涂饰上一层层熠熠闪光的名为学历的昂贵色料。而后者仅隐隐觉得自己略有天赋,却因自信心不足而妥协在前者唾沫横飞的教唆和沉重的水泥袋子之下,叹息着摇了摇头,最终被一名叫做生活的阅卷人从一张叫做想的洁白考卷上扣掉相应的不菲的分数。

我从来都是认为那些不论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还是N本学历的普通生,只要是知道一些话题与故事,懂得一点技巧与方法,若是在文学的钻研与创作中,能够毫无保留的扔掉所谓的证书、金钱、荣誉,撇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和闲言碎语,心无杂念,全神贯注的投入到文字的境界里。从每一个读文章写文章的过程中,获得由心而生的感悟和深深的思考,从而提升自己灵魂的境界和清晰自己朦朦胧胧的灵感,使自己肤浅薄弱的理解和生硬干涩的笔法向全面深刻和驾轻就熟过渡,这才是对文学、对创作真正的热

我一直坚持着,在文学的神圣领域中,并不存在什么贵族平民之分。每一名作者便是一名读者,每一名读者便是一名作者,每一部作品都有一个不朽的灵魂。作者即是以自己的思想为璞石,以笔墨为錾刀,将这原始的灵魂雕刻完美。读者即是欣赏这一座座的灵魂雕塑,然后将他们的外貌、形态、特征记下在脑子里,使自己获得日积月累的经验,成为又一名文学艺术的雕塑家。那些真正想写文章却不敢写的人,不是因为他们手中的錾刀经过风的侵蚀变得生锈笨拙,恰恰相反,岁月的打磨使得它藏在刀鞘中的刃口锋利而坚韧,倒是他们早先寻觅到的那块思想璞石,被丢弃在无垠的干旱沙漠中太久,最终化为一堆黄土随风飘逝在漫天的沙尘中。

我觉得现在的中国由于改革而全面开放公民的言论自由是一件同文革胜利一样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至少可以让那些多愁善感的文人们写出一篇篇催人泪下但在以往却被批斗为奸邪淫秽的言情小说至少可以让构思奇异的作家们出版一部部引人入胜但在以往却被批斗为妖魔鬼怪的玄幻书籍,至少可以让那些想象丰富的写手们发表一则则温馨优美但在以往却被批斗为虚无缥缈的小童话。那些想写文章却不敢写的人就如同一只只被捆绑了爪翅的雏鹰,只知道蓝天的辽阔,大地的广袤,只知道苍穹的高远,海洋的奔腾,却束缚于重重的冰凉枷锁。这种人是注定了悲哀的。也许他会在除此之外的某一方面造诣深厚,但他离自己飞翔的梦,却始终是遥不可及的。

一个人想写文章却不敢写文章就好比一只雏鹰向往飞翔却不相信自己会飞翔一样。郭敬明的小说中有一句话说:一个广告牌掉下来砸死10个人,9个人都会写文章。但是9个会写文章的人中若是有2个敢写文章、写好文章那便是这个时代的幸福和文学领域繁荣昌盛的曙光。会写文章和敢写文章完全是两个概念。就现在而言,只要不违法乱纪,不违背公众道德,几乎都可以通过人的手掌以文字的形式出现并被人阅读。若是别人没有那外表烫金的红皮本照样可以名扬文坛,而你头顶着某某资深学历的耀眼光环却依然踌躇在条件的够与不够之间,顾忌这顾忌那。你不能说自己比别人少点脑细胞或者每天比别人少呼吸多少氧气什么的。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等同于你承认自己低人一等或矮人一截,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别人可以写自己的东西你却不可以?终究还是你自己的问题。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高学历毕业的人读了将近二十年的书,理论上说腹中的墨水不是悬泉瀑布也应该是溪水小潭,却只会在旅人饥渴和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连连摆手,故做一幅,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模样,谦虚的面容含蓄的话语仿佛不成江河不入大海似的,然后转身傲气横生的将这如同地沟水一般肮脏污臭却自以为是富含维生素ABCDE的养料施加给有希望结出果实的花朵。

这种不敢写文章的人,不仅自身性格懦弱胆怯缺乏自信心,而且还将这种类似古代男人留长辫、女人裹脚足一样的丑陋恶习般的思想以法西斯手段残忍地传播给二十一世纪的新一代。虽然也偶有持以鼓励、积极态度的人们,但是我想,更多的人却是在抱着傲慢挖苦的姿势毁人不倦。

个人QQ:227226768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