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予我江山无限,留不住知己红颜

2013-12-21 12:39 | 作者:卧龙 | 散文吧首发

大千的世界,红尘万里,在灯火阑珊处,不经意间的回眸,成就了一段缘。芸芸众生中,你嫣然一笑,我心亦为你波澜起伏。风轻云淡,素衣如岚,倒映在我眼眸中,清澈、透明。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尘缘,遇见格外珍惜,你是我朝思暮想的笔尖倾城女子,在烟江南里成就了我今生的最美,你飘逸的三千青丝成全了我的繁华一世。目光交错的瞬间,喧嚣的繁华,在身后轰然退去。我在唐诗宋词里,端坐不知多少经年,只为等这一场盛世的遇见。我为你倾尽了,我的前世今生,只为在这一刻将你寻到,只想和你洗尽铅华,从此,日暮天涯

我们一起走过万水千山;走过;走过风霜雨,明媚了陌生花开,也芬芳了指尖流年。倾听那年的花开花落,一湖秋水、一缕青丝为遇见而惊艳了时光。江南如画,烟雨绽芬芳,一笔一画勾勒着深深情意,砚墨窗前,写尽天涯相思曲。 我感叹走进红尘,走进缠绵,是我前世千百年修炼所得,才会今世得偿夙愿。总以为顺着心走就可以安稳的过此一生,可世间毕竟有太多的不如意,月圆月缺,相聚别离,都是生命中不可否认的一幕,一次花开花落,你转过脸,我一低头,醒时已隔世万重秋。

或许这世间,曾经有过一个你,曾经有过一个我,曾经真的有过一段人面桃花的相遇。但是,这一切早已被命格改写,那么多擦肩的过客,谁是谁的归人?不要问这世间,还有几多的真心?你打江南走过,你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你不是归人,只是过客,不经意许我一段天荒地老。从此静静地伫立在我心深处。而我,踩着你的韵脚,在苍茫的渡口孤独守望, 甘心如飞蛾扑火,遗恨绵绵了无终。一次次托风追问,你是否忘记,曾经在红尘共有的那一段苍绿流年?是否忘记,曾经相伴跪蒲,在佛前许下的那段灵山旧盟。凄迷的等待,泪落无声,魂牵梦绕的烟雨红尘,我等候了一世又一世的流年? 你与我已相隔了一个曾经,悲与切,谁忘却了执念?脑海中只留下我为你画眉的画面,那一幕曾醉了多少红颜。

今世红尘,你和我就这样,生生的两端竟站成了岸,不曾问那生生世世的缘,为何一念之间就变成了永远,谁堪共寄与?早知世事无情何必相识,相知,相,又为何缘去如水。总道情可动天,谁知真情如昙花一现,曾经拥有,勉强亦是水中捞月,柔情似水终淹没在芸芸众生。与你走过的岁月,余温犹在,涉水千寻,一颗心随风摇曳,紧紧追随那些曾经的温暖。 我在旧时的篇章里苦苦思念,昔日的美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如许幽思,谁解?是否如花美眷,终敌不过似水流年?一江春水只为你搁浅,空予我江山无限,留不住知己红颜,积累一生的痴狂,能托付给谁?你惊艳了我的时光,却没有温柔我的岁月。忘不掉你无意留下的柔情万千,为你挥笔成墨痴,把遥遥无期的相思酣畅淋漓地诉于彩笺尺素,而当深情的篇章成就时,我才惊觉,天涯海角,相思欲寄无从。

一声珍重,天涯离散。曾经一方素笺沉醉了谁的心;曾经一缕青丝绕指暖了谁的手;曾经一笔长相思惹了谁的眸。今昔一别,花期渐远,断了流年;今昔一别,苍山负雪,浮生尽歇。迷茫中惊鸿那一瞥成了不能交织的缘错,暗问一片痴心可曾错付?我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你若在我心上,负了天下又怎样 ?曾经的海枯石烂,今却沧海桑田。曾经的双宿双飞,今却人去楼空。浮华落尽,浅淡风月,一季花开,唤醒了谁的忧伤?一串雨帘,模糊了谁的双眸?一纸素笺,荒芜了谁的容颜?如花美眷,情深缘浅,可惜我们无法更改命运。错过花期,黯然了谁的痴情守候?经年之后,你的梦里出现会是谁?我的梦里,你一直在停留。若你想起我,请你深记,紫檀未灭,我亦未离。

我终无法忘记,曾经有一个你;曾经有一个我;曾经有那一段花开的相遇。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眼帘,满地惆怅。来时曾宣誓相伴红尘,你我曾深情凝目,孰不知却是遍地凄凉,谁的容颜如花般的绽放?爱在那个深秋的季节已掩埋。如今,谁的心深深的牵挂着那一场花好月圆。如果,彼此只是红尘中的一次错爱,错过的爱为何不能再回头?流年般的情缘,随着岁月无情的漂洗,残留是终不能遗忘的依稀,泪水顺着脸颊静静的流淌,滴落在无声的流年中。漫长时光里,谁不曾为谁等待;红尘路上,有谁不曾为爱痴狂。多想拥有彼此,人生共走一场,踏遍绿水青山,踏遍塞北江南,神仙不及尘世鸳鸯。可惜,空予我江山无限,留不住知己红颜,红尘路又有谁陪伴,携手百年......。(

文/卧龙:63226065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