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乡村记忆(三)

2013-12-21 10:38 | 作者:寂寞 | 散文吧首发

童年乡村记忆(三)

点燃一支香烟站在窗前,毫无目地的望着远处隐约的远山。忽然,操场上追逐打闹的孩子们欢乐的笑声,清晰的传进耳膜,袅袅的烟雾中,恍然回到童年。

老家在沂蒙山区的一个丘陵地带,虽然没有高大的山峦,没有硕大的水域,但是起伏连绵的丘陵,还有丘陵高处裸露的青黛色巨大石块,山丘脚下曲曲折折的小河,也令我的童年多了许多难以忘却的回忆

村庄中间有一条小河,曲曲弯弯的蜿蜒而来,如一条洁白的玉带系在村庄的中间。河床上有厚厚的沙滩,鹅卵石比较少,我们也不担心会硌着脚。天的时候,我们会毫不避讳的光着屁股在沙滩赛跑,即使有路人嘲笑我们也毫不理会;还捉一种叫做“沙漏”的小虫子,把它放在平整的沙滩上,看它慌慌张张的钻进沙子里面逃跑,逃跑的地方,沙子从中间陷落,像一个小小的漏斗;摆上五块长长的石头打皇帝,看被抓住的狼狈的背着皇帝回家……

在河边玩耍,自然离不开水。夏天是下大的季节,河里经常洪水泛滥,在河道里有几处突出的大石块,每次洪水过后,石块的下方总会形成一个深深的水坑,河水在深坑里盘旋几圈之后才望下游流去,这样的水坑被村里人称为“漩涡”。每逢洪水过完之后,家里的大人总是警告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别去那几个漩涡里游泳,会淹死人得!那年,咱们村里的谁谁谁就是在那里淹死的,每次发完水,他就会在那里专门找小孩子下手,好早日投胎转世……自然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吓的不敢去那个地方游泳,但是浅水区里我们还是敢去的。小时最羡慕的是本门的一个哥哥,比我大二十多岁,很多次见他在那个深深的水洼里,好像是坐在那里似的,不摇也不晃,露出胸膛,两手还悠闲自得的洗衣服呢。我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要学游泳,结果只学会了狗刨式,仰泳式,到现在还搞不清楚那是怎样的一种游泳方式。

有水的地方就有山,村庄周围的与其说是山,还不如说是个小丘陵。村子西面的小丘陵,遍布很多黑黝黝的大石块,那些大石块的底部深深的陷在土里,不知道有多大多深。形状各种各样,你看,那块是大象,这是鼻子,那是宽厚的身子,神情庄重的站在那里;站在丘陵最高的那块是猫头鹰,瞪着眼睛藐视整个丘陵,还有……最喜欢的是丘陵中间那块比较平坦的大石块,这块石头的北面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如同椅子的小坑,坐在里面很是舒服,我们称呼它是“龙椅”,只要是去那里玩,我们总是争抢的不亦乐乎。

喜欢在大石堆周围玩的原因不只是石块的形状多样,还有其他原因,那时候年龄小,地里的活干不了,但是我们可以拔草喂羊。石块比较高大,北部由于阳光照不到,各种草长的茂盛异常,在那里一小会就能拔满一小筐的草,然后就是自由玩耍的时间了。丘陵的坝子底部,经常会发现如同草莓的一种野果,红红的,平铺在地面,咬一口,酸溜溜的味道,比草莓好吃多了,但是不能多吃,吃多了会倒牙。有时候也会在石块的周围发现一种中草药,俗称“红莲子叶根”,叶子绿绿的,开细碎的红花,根是红红的,能治腰痛。我们见了这种草药,也会拔下来,回家给父母泡酒喝,即使不泡药酒,晒干,拿到集市上也能卖个好价钱。

……

童年,那是一生的牵挂,一生的流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