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已喂雨

2013-12-14 18:37 | 作者:覆水 | 散文吧首发

初到川师,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充满人味儿的物体,那时的我还带着生涩的稚气和顽固的茫然。故事总会像奇迹一般盛开。

那个笔记本不是为了给你看,而是为了我不再写。你说的,我们的回忆应该不算多,我也没有勇气拿出来晒。你用了整整一年来忘掉曾经,而我,更不敢奢求,只期于四年之后,要么不见,要么不散。我用一个天来侵蚀透骨的疼痛,在万物结晶的季节重生。不想用蛮横无理的任性来毁掉零散的记忆,也不想用无根无据的固执去经营未知的未来。

信一直删,删到只剩晚安。不想做,心有不甘。一口一口偷尝着未来,三言两语迷雾散不开。那谁,还在谁的旧梦里呢喃。有一种偏执和倔强,误称为执着泰然。给你打上亲人的标点,心里面,偶有莫可名状的酸。

把短信都删完,不再扰彼。泪涌到眼框,又如潮渐退。随君出家清修去,还看落照尽余晖。如你所说,坚守着自己的坚守,尽管早已没有诺言可言。还是那句:这才是你;这,也才是我。静听自己呼吸的声音,很轻,微弱的,垫在空气的最底层。

其实好想,好想好好哭一场。把一份感情翻来覆去的观赏,不曾破碎,也不曾完满。但自以为它还是完美的。积压太久的情绪,一定要找个时间爆发。不论怎样,至少不能委屈了自己。有一天,戴上亲人的头衔,会觉得这样对不起你。将此遗落红尘,任彼记为符号。只是为了拒他人进驻心情

慢慢地走你走过的心路,以为可以通抵你内心深处。只怕我过完你曾度过的心伤,永远追不上你思想的脚步。直到真正懂得你对这份情的感触,你依旧放手让我退后让伤痛恒久为自己祝福,我依旧孤独地追逐用一生做赌注,换你在某个断口,为我驻足。

这么近的想念,该是有多苦。从没想过会有心为你写情书。将闹钟置于床底,静听它不紧不慢的声音。很晚了,或是很早了。不知几时几分。模糊掉想你的时间和概念,让我不至于在暗孤灯下感知泪冰冷地滑落。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扰人清梦,怕压抑不住自己,却还是无论怎样调整视线都会出现你的名字,从脑海里不停地往外冒,不停地幻灭……

缘何引发了无声的啜泣,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我已记不清。上一秒发生了什么,若无文字以纪,我定无从忆起。宁愿错过一切美景、所有动人的声音,不愿错过一颗心。一个人要流多少泪,才会有人安慰。假如一生都变成了等待,该是不该?

看不透的云,直到天黑。风,无止息的吹。吹不开,你自赏的心扉。夜夜寻月。寒光叩不响,你紧闭的重门。这么近,那么远。不想再念你念到明天。想你时看与不看、写与不写日记,你都霸占在脑海里,挥不去。以为抱着日记本,就可以把觉睡得安稳。明知道错得可笑而深沉。想把记忆都挖去扔掉,至少不用苦心地想,就可以清心入睡。上下眼皮打架,重了又重,眨了又眨,酸涩间,却创造了更好的条件让自己静默想念。又睡不着的。尽管闭上了眼。我把台灯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关了再开。开了再关……凌晨四点点三十六。还要多久,我才能睡着?

再提笔时,我异常清醒。只是怎么看,也看不懂,看不清:今生,对你的情。我的文字,弯弯曲曲都是你的身影;我的心里,重重叠叠都是你的名字;我的脑海,昏昏胀胀都是你的声音;我的梦中,缘缘枉枉都是你的场景……

按住自己的头挣扎在水里,恍听说话的鱼自言自语,给不了任何他想要的回应。我笑了只有水泡,我哭了没有人知道。鱼也听不到。没有笑,没有泪,只有鱼木然的眼睛,和水一样幸福满足的表情。若死后化作鱼灵,愿住进你无声的秋梦里,你安然睡着,我便只看着你。只便我伴着你、佑着你,为你祝祷,守护你夏夜遗留下的清凉的梦。张大眼仰头数星星,院落、晚风、藤榻,满身凉露,比酒醉人。都在自家院里,都只醉了自己。

风把梦,揉进了云里。都融去……

有种感情,放在心底酝酿,发酵。会有一天,要么腐烂,要么芳香。想念,此消而彼长。忘掉的是过去,忘不掉的,是回忆。到处都是浑浊的呼吸。梦及水未央,涟漪微漾;月照我禅心,波光晃荡。

一些不再重要的东西留下的影像把过去遮得严严实实,我却拼了命想把它看穿。回想过去是要很大勇气的。我如何积攒得这些勇气,去铺摆、重叠、比照那层层厚重的光影?回到过去。忘掉过去。有必要吗?没有必要吗?不停地看到新的我、十字架、救赎。最后,我们能给世界留下什么。

无论我想什么,总是无缘由的就想到你了。越来越不敢说懂你了。因为越来越在乎了。所以越来越谨慎了。不过相信你是在一点一点往外走,而不是一次一次往里深入。而我恰恰相反了。

舍不得哭:因为不爱,所以不想哭

因为爱,所以不哭;因为深爱,所以舍不得哭;可是眼泪掉下来了。还想为你拭泪,为你舔伤、抚慰,为你咸尝百味。

想得头都痛了。没有恋爱过,就没有失恋过。所以竟毫无表情的看完了《失恋33天》。我是冷血动物么?竟然会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不是要长大给你看么?青不能被一场一个人的爱情葬送了!我在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将一生赌给一场无谓的爱情么?

泪了。泪崩了。是会不甘的。慢慢会好的。既然爱情终将演绎成亲情,既然你说只愿像亲人一样看着我成长。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爱情似酒,本只醉人,人却醉了心。是否都陷入了得不到所以爱的魔咒,所以都有了挑战不可能的理由?放下蚊帐,似乎关满了一方狭小的闺怨。天哪!这是我么?我的活力,我的朝气,都到哪儿去了?爱一个人,真的会变得天翻地覆么?我失掉自己的本真了么?

删除所有有关你的短信,无视书架上可能属于你的书,消除有关你的一切记忆,抹杀对你任何的念想。我以为,可以做曾经活脱脱的呼风唤的我。

呼!好轻松就平复了心情!意外。空气都变亮了。压抑的眼泪终于还是喷薄而出。没爱过,一定要受过伤才懂得爱吗?或者就算已经爱过一场,还是走不出枉枉情关,还是不知道如何去爱?为什么不珍惜眼前呢?

珍惜眼前人,眼前不是那个人。这话对你说,也对我说,更对无数的他说。虽然,这话出自我口,可我还是没有参透这话的真正含义,或者参透了,不知如何抉择。

何必 何必

我既非香,亦非玉,何须人怜惜……

而泪已喂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