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世,绝美盛唐倾世如画

2013-12-07 07:06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文/我们村里我最帅!

【一世烟花长安乱,一袭红妆歌姬舞。】

时光眷恋烟火,定格在长安城天空上方那一方盛炫的花火,围绕城外护城河绚烂红莲蹁跹彩蝶。

渡口,古老的水车缓缓转动,历史的痕迹伴着咔哧咔哧的声音沉睡千年,风霜浸透了枫叶黄花,却不曾迟暮了你风华。

一帧帧悬垂绝美的画,画里那一抹最光鲜亮丽的颜色,宛若皇冠上衬托着的太阳,又如宝剑上镶刻的星辰,画里会是你吗,盛唐?

山河恢弘如若波墨山水画般铺开,江山宛若明媚无暇,绽若星河妖艳,如诗如画,惊艳了蒹葭上空那一抹燃烧着的最美晚霞。

雄峰峻岭绿树成林花果成海,层峦叠嶂见洁白的浣花凝着露水碧波荡漾,波光潋潋间鱼儿欢快地从水面探出头来。

牡丹馥香雍容,枝桠开满华贵,花落长安街道,十里飘香沁人心脾,富贵气息走街串巷,定格在枝头那朵散落屋檐瓦砾的花瓣。

是我的脚步惊醒了你繁华的美了吗?我用想象触摸你诗一样的轮廓,在我的记忆里你的模样倾国倾城。

是我的笔尖惊扰了你朦胧的美眸了吗?我用墨花渲染你画一样的国度,在我的印象里你的样子绝代风华。

是我的思绪惹乱了你素白的美颜了吗?我用朱红描绘你水一样的清婉,在我的意识里你的笑靥婵娟静好。

你和我距离相隔十万八千里,我只能在卷黄了书页的书本里寻找你弥足的气息,然后拼凑着只属于你华美的一章。

也许,在我能所触及得到能想象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并不是你真实的面容。你真实的面容应该比我想象的还要富丽堂皇。

在那个遥远的国度里,我看见了你的云之沧海,天之浩瀚,一朵朵盛开的海棠花簇簇拥拥漫山遍野。

在那相隔甚远的轮回,我看见了你的雾之熹微,地之浩渺,一支支绽放的烟花纷纷扰扰绚丽夺目。

曾经的你,在历史的墨册里是那么的盛绚,仿若烟花三月里踏歌而行的白衣少年

曾经的你,在紫陌的红尘里是那么的辉煌,恰似莺飞草长里临风弄墨的风流才俊。

盛世繁华的国度,金碧辉煌的琉璃,高大恢弘的殿宇,人山人海的街道,只眼望去,琉璃反射的光斑投影一世繁华。

瑶台歌舞升平,皙白的十指在透明琴弦拨弄盘旋的声音,华丽的音符伴着满圆如水的月华倘佯在沉香的梦境

琴女啊,请你切莫乱了音律,不然,歌舞帐下的美人恨你,恨你不经意间弹落了凝在美人脸上的胭脂朱砂。

歌姬啊,请你切勿慌了舞步,不然,漫天飞舞的绸缎恨你,恨你漫不经心的舞蹈辜负了一三千繁华如梦。

在那繁华繁花镶嵌融合的刹那,你的长安城里的上空满是烟花,我隔着时空的裂缝观看那一场烟花,发现时光还在,你也还在。

只因画面有点凌乱,惹得我意识有些模糊,分不清到底是在梦境里,还是活在当下,有时你离我那么近,有时你离我却那么远。

一夜烟花乱长安,绽放着的是你的长安城呀!燃烧着的是你的长安空气呀!灰烬沉淀在你的长安街道呀!我思念的是你盛绚的过往呀!

所有的文字在于你的繁盛的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黯然失色,我不敢对你妄加评论,也不想妄自菲薄,更不想自取其辱。你的存在必然有一定的道理。

暮色苍凉雾霭四起,远远地望去,迷雾缠绕锁烟阁,长安城的背后,一轮崭新的明月缓缓升起,夜来香的花香把长安城溢得满满。

佛堂前的那束幽香的天竺花惹乱了滚滚红尘,偏暗的角落妖娆的红莲静静地如饮血般的红地盛开,伴着的是檀香燃烧的清香啊!

丢落在蒲垫上的木鱼和梵经,是谁站在青刹的顶端目睹盛世繁华扰了的清修,木案上的那杯清茶是谁搁着久久不品却跑来欣赏天下如画。

富可敌国的天下,满目琳琅的是拔起而起的宫殿,殿宇之内灯火通明,宛如昼夜交加,长空万里群星不眠满月当空。

绽如星河的历史在你这里停留了好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与日月同辉,与云霞齐披,与万古佳酿永世长存渊源流长。

你踏着云霞而来,跨过彩虹之巅,飘然的载入史册,烁古绝今的你,在我看来依旧是那么美得令人窒息,美得旷古烁今。

在我对你的认知里,你恰似舞楼那一袭红妆艳影的姿态,围贴在你腰身上的那段锦罗绸缎随风临舞,你就像是蝴蝶穿花那么美。

秋屏画扇红妆的艳映着银月的白,我不知道那时候的你到底有多美,时间遇见了你变得分外鲜艳格外耀眼,请问我说得对吗?

我不需要你确确的回答,只需要你低头颦眉应一声“嗯”就好。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答案,只是想让你亲口承认你的繁华罢了!

我弯腰捡起从你脸上掉落的一片霜华,仔细地用纸包好放在枕间,却不曾想过要信手拈玩,我怕我会影响或侮辱到你的美。

不知道哪年哪月我深深地喜欢上了你,仅仅是喜欢,而不是呀!在我的镜面墙上深深地刻下你的名字,并成为一枚很深的烙印。

我在墨香浸染的史书里寻找着你,字里行间的你,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读到关于你的字迹我都会如痴如醉。

都说距离产生美,也许这句话是对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在那么多不眠的夜里,依然念叨你的名字想着不曾邂逅过的你。

那只能说那是你的罪,谁让你长得魂牵梦萦长得太过锋芒毕露,我只身打马从你那里走过,在你那里不曾邂逅一朵花瓣,你却偷走了我一路的芳香。

这种罪不怪你怪谁?但我却没有怪你的权力,只因为我贪恋着逝去的美,而你在逝去的美中太过引人耳目,也可以说是招蜂引蝶。

有一天,一个阳光明媚温婉暖色的午后,我坐在石凳上,不经意翻开书籍遇见了你,我只能说遇见了你,是我一世的花开。

遇见你是我生命中的藩篱,在那之前我都没好好的爱过我自己,在此之后我也忘记了怎么好好的爱我自己,是不是觉得我很悲催?

故事就从那一刻开始,你那惊艳的一抹红纱映入我的眼帘,装在我的信笺,烙在我的心田,真是一梦卷帘魂牵梦回啊。

那一世的你呀,白皑皑落下,白衣胜雪风华绰约的你,银装素裹傲雪凌霜的长安啊!洁白得就像是你掌上的一朵缓缓绽放的冰花。

那一世的你呀!站在青山之巅扶摇天下,站在绿水之湄指点江山,你过往的喧嚣无一不在诉说着道不尽说不完的逝去芳华。

那一世的你呀!一笑,倾城;一舞,绝世;一展,倾国;一魅,无双。

朱颜辞镜花辞树,蜡泪凝成烛花,舞榭歌楼把酒问月,苍天不语你不言,却不知今夕是何夕,我念西风独自凉,今宵歌舞几时升?

仕女玉面倾城,身段丰腴妖娆,树下手折一朵海棠花,扎花在发间当发髻,蹙眉玉凝脂,浅笑芙蓉羞,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缓缓移步进入西厢,对镜贴花妍姿秀,卸下淡妆抹上熏烟,细笺点黛描凤眉梢,睫毛弯弯似玄月,两眉间话朱红,朱唇含红纸。

寰丝绾发,云发高髻,青丝三千墨发,沐浴更衣熏麝香,换一身红妆惊艳天下群芳,这样绝代佳人会是你吗?我会遇见这样的你吗?

云鬓花颜莲步摇,貌似芙蓉出水那般妖艳,缓歌谩舞皖玉露。不似泪光潋滟惹人怜,犹似霓裳羽衣舞,惊艳了吗,名动了吗?

那一袭国色天香艳影下的曼舞,摇醒了一个盛世的传说,古老的风铃开始变奏,浑厚音符如黄钟大吕直贯苍穹。

千年的落花风里尘埃落定,千年的风霜哪能敌得过你魅惑一笑,也是的魅惑一笑勾走了我魂,我明知那是魅惑却依然为你散尽千金。

舞榭歌台里我尽情的欣赏你似蛇的腰肢,那一袭红妆包裹着的你怎能不美,舞台上漫天盘旋的锦缎包绕的你怎能不妖,对不起我亵渎了你。

我应该像个文人墨客那般有所矜持的观赏你的红寐,但是也许我贪了几杯,也或许是你长得太过妖艳,让我放下了矜持变得与以往不同。

是你的容颜配上你的红妆太过华美,让我对你产生了一些想法,你可以说我这是原形毕露,也可以说是我的想法太过露骨太过庸俗。

但这些想法确确实实的存在我的脑海里,我必须承认也必须坦白,因为这是诚实的表现,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做人要诚实要本分。

这容颜嫣然一展,一笑间风骚的腰肢勾人心魄摄心魂,嘴角露出无邪的笑靥染着胭脂的华芳,花坊里的人仿佛被你灌了迷魂药。

华灯初上,盘旋的舞姿,飞旋的舞缎,拉开长安城的繁华夜景,尽是灯红酒绿的画面在我脑海缤纷呈现,一切那么明朗没有铺垫。

也许在别人的评论里会说你国度太过豪放,一如既往的开放,少了一丝含蓄矜持的底蕴,漫天铺盖而来的是太过于妖艳的奢华。

但是我喜欢流淌在你骨子里的大气豪壮,波澜壮阔天风岚起,扶摇直上溢彩流光,披星戴月,与日月争辉的气势尽情跃然纸上。

我在开满昙花的夜晚,用天光陨下的一个个流星为你编制你的凤冠,似乎少了什么当作点缀,要是肯皎月借点圣辉披在你红妆甚好。

要是皎月太过小气不肯借给我们圣光,那我们也不要太过侨情甚至忧伤,请不要彷徨,至少我们还有一夜长安的烟花和灯火为我们装潢。

献艺歌伎在帷幕后已经准备好开始奏鸣最艳丽的一章,请忘记忧伤覆上你的华裳尽情地踏舞,今宵的夜晚,我要你成为最美的红妆。

笙歌曼舞的画舫,一袭像玫瑰红一样刺眼的红妆注定在今夜传唱,今夜只属你一个人的专场,今宵的夜晚,我要你成为最炫的红妆。

夜眉开始燃烧,若罂粟一样的迷香充斥每条大街小巷,青灯一隅下的才子手持折扇品评如盛绚的过往,一个泱泱大气的传说。

那根透明的琴弦还在艺伎修长的十指下震颤,震落了美人脸上凝香的露华,面对银烛秋光冷画屏,你会叹息了吗?

请你拿出你的胆量和勇气,群芳中花魁的你,在这场旷世巅峰的对舞里,一定会技压群芳,艳惊四座,赢得满堂喝彩,一世芳名永垂不朽。

纵使时间流淌,时光飞逝,美丽的你不老,永恒的记忆不褪。

【 一语琵琶安天下,一砚浅墨笔生花。】

浅榻兰榭揽琴弦鸣耀天下,聆听琵琶的宫商徽角羽,括了你的一曲倾城绝恋。漠上黄沙漶漫天涯,斩落的辉华惹乱北雁南归的迷途啊!

沏一抹清幽的花茶,品一盏清茗,手捧古卷平仄,字字玑珠如玉,笔笔生花炫彩的青史,浓墨重彩的画,相交辉映的是晚霞蒹葭交加的苍暮呀!

温情的你呀!一袭红衣傲然地站在沧渡,携瑶琴孑然仗剑天涯花容天下,一笑敛尽韶华马蹄声飞扬,烽烟燃尽的战骅,你是不是还是当年穿梭在烽火楼兰深处,为青碑下逝去的风华弹奏艳章的你啊。

你掌心的冰花在为谁绽放盛开呀,夜风吻着黑发眉眼弯弯处,风过一场厮杀刀戟声起,一泪湮没一世雪花,在那场半城烟沙黄杨索然的争霸,泪光涟涟的你,请不要那么牵挂,不然长眠桃花树下的魂魄放心不下你呀!

记得最初那几年的岁月,桃花还没有开得那么盛艳若然血花,城外的莲花也没有漫山遍野的妖娆,孤雁也没凄艳的悲鸣,江山也没有倾塌喧哗,岁月静好波澜不惊相交现世安稳啊。

不知从何时起,这一切好像就慢慢开始改变了,一场烽烟的肃杀,镜花水月在幻世里涣散漶漫,是什么把你从温暖的梦境拉回到残酷的现实,冰冷的朱砂吗,还是遗忘的月华?

血漫一地黯然黄沙独饮城楼,笑饮一盏凛冽肃杀提剑长歌行,幽暗的天空,兵临城下,是谁的剑斩落不可一世的云霞,乌鸦在树枝上诡异的很安静,悲鸣着的长笛啊,请你不要诉说那些沉落的年华。

从容纵横千军万马剑挽狂澜,青丝缭乱血泣如花俯瞰社稷千秋,葬礼的回音,在漫天飞行,嘶哑的声音穿梭城墙离乱风铃,听那随风飘散的一串串铃声是不是你嘶哑的喉音啊!

百种风情旁人羡煞袖怀江湖万古,千般潇洒真情不假红尘去过爱过恨过,你送我的黑色玫瑰花,在指尖慢慢的飘零,坠落的花瓣有谁来安抚,千年落花,有谁堪怜,花逝香释,还会记不记得那年我在桃花树下握锄葬花吗?

犹记当年金戈铁马千帆阅尽过尽伤尽,只剩江南十里桃花帝业如风如夜如画。漠上的琵琶响起,凄美的画沙倒影谁的晚霞,江山摩挲了眼线,烟熏浓妆最终洗尽铅华。

终是不如巾帼似你红颜若水若仙若花,山河拱手天下也罢北牧秋风嘶哑,冰凉的霜花一朵接一朵的落下,倒映着的月牙呀,请不要再血染黄沙的画面里渲染浮华。

千里江山伴箫喧哗,无从浮定无从妖艳的无根花漫天飞舞,怒衣鲜马行歌踏万里秦宫帝王业三尺青锋唯你皆杀,天下在你的一曲琵琶声下抽丝剥茧安稳了啊!

时间慕北映在南城,光鲜亮丽的长安城啊!洁白的梨花落了一季又一季,花瓣还不忘了压海棠花,龙膏酒我醉一醉,把葡萄美酒倒入你的夜光杯,陈年佳酿醉了你了吗?

不再是冰封天下,不再是逐鹿中原,你颁赐群臣品其味,金鼎烹羊记得添肉桂,花好月圆,长安烟花百年一遇,这一页是你最鲜丽的章节吗?

你的殿宇里,你的皇座下,舞姬酒肆灯花泪,以黄金销尽一宿魅,青瓷杯满尽琼浆玉露,交错的身影是浅醉的人啊,还有琴伎的声音很好听。

雾雨轻挠美人背,赏丝竹罗衣舞纷飞,身段妖艳舞步欢快,在灯罩里摇曳的影子啊!守着今宵的华堂舞着一世铅华,舞一世荣耀呀!

鱼玄机,还不速为长安献舞一曲?为这未曾拥有过盛世年华献上最美的歌喉,鼎盛的天下,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舞不尽的歌榻啊。

长安柳絮纷飞,箜篌响路人醉,青衫书生推开篱笆走进私塾把墨研开,从书架上抽出一张白纸,细细描绘的是你江山千里蓝图啊。

画舫湖上游,饮一杯来还一杯,长安城下波光涟涟的护城河在静静地躺着,青砖砌成高大恢弘的城墙上,翱翔的雄鹰展翅高飞。

木质戏楼,戏子霸唱天下,人们在台下语声喧哗不止。安静的一隅,西楼香阁香雾冉冉,佳人水绣齐针美,才子平金法画山水。

登高远眺的诗人把酒临风,酒醉思绪笔言飞,晨雾未散去,明媚阳光透过近似透明的雾帘,折射的光线升起紫烟袅袅弥散整座森林。

胭脂扫娥眉,秀女在青石板砌成的河岸,临水洗去昨晚凝在玉面上的胭脂水粉,整条江晕开的香味痴醉了闲游着的鲤鱼和虾米。

晓岸杨柳依依,清水浅浅,荷花盛开在波光潋滟的水面,墨绿的水藻在水下被阳光显得更加油嫩,随水流的激荡极像是女子青发摇曳。

最美的当然是婉女光着脚丫,挽起衣袖裙衫,在河岸弯下腰在欢乐戏水,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打湿了衣裳,打湿了发丝,挂在弯弯眉梢。

昨朝花灯会,提画灯迷猜一对,昨夜的烟花灯花随流水,无比洁美的涴花漂流江渚之上,沙鸥在白色的沙滩上戏耍,时不时鸣叫。

阳羡茶浮水,琵琶绕,玉笛回,琴房丝竹不绝优雅,阳台上的那几株兰花展着花颜,清香的气息铺满整个房间,格外提神清修。

丁祭佾舞散,铜镜褪云鬓美,素颜下的舞姬虽少了一丝胭脂点缀,但一袭白衣衫下绾起青丝的身影,宛如仙女降下人间。

脚腕间璎珞如翡翠,胭脂盒上的笔笺凝香,我想用这些残冷脂粉为你绘下一纸青颜幻影,再添上几笔不算优美诗句,不知可否?

院落中百花还挂着露水,窗台的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章节里有明媚的晚霞、有桃之夭夭、有鹤发童颜、有传说的童话

客栈里将军已征战回,卸下一身戎装,坐在清茶坊手握一盏老茶迷着眼睛细细的品味,静静的时光就像脚旁明亮的光斑那么安谧优雅。

战马迎着清晨的熹微踏入长安城,在楼阁久盼着夫归的佳人,换上最美艳的衣衫在眺望,焦急的脸上写满期待,是谁说的美人只有展颜一笑才是最美啊?

盛唐城门内,智者狂,痴者笑,一道道细微的尘土在光线里曼舞,光与影交织在你最美的年华里,我想我会不会在这个时候遇上你?

愚者酒一壶,依柳早就入睡,你容颜凋零的时间还很早,我还没未到达长安城之前,请你不要迟暮,舞楼上的歌姬舞女也不要迟暮。

将军舞剑器,划惊堂一虹动天地,剑锋斩落的月光闯不过薄雾,我带着片片月光和多年前未打开的信笺,请不要关上城门,关掉一座城池。

豪卷添墨长安曲,绝赋临纸尘世美,新词映画染珠花,华藻篱落陌绝尘,笔黛韵苑箜篌濛,痴笑芙蓉叹流年,辞镜辞花迟红颜。

瓦如翚斯飞,雕琉璃,迎风吹吐出火舌的墙壁画回应吧遥远时空的呼唤,我在花枝纵横交错青草离离的陌上擎一把纸伞等雨落下。

梦魇绕过风沙,祭祀笑得那样虚假梦坠入深渊光芒划破倒影重生凤凰花下脚下未知的路第一面见到你,马蹄踏过多少昏鸦时光岔。

挑灯望去一描绘烈酒淡如茶枯白的简笔画风吹过翻几下,放不下是牵挂耳边话都一饮而尽咽下它,脑海中多少次唇瓣吻过面颊。

铜镜啊映无瑕交织几霎那,燃烧的魂魄遗失在谁的家,庭院绽放的凤凰花亦如你无法掩饰的光华时间穿过嘶哑,扇面遮挡住风和沙在转身之间窗外细雨绵延点一笔朱砂。

无休止的喧哗掩埋这一句话泉水甘甜留不住一道伤疤,青苔唤醒了绝望鹅卵石路向何方泛黄的画卷长出枝丫开了花,清空下指尖的眼前的融化的雪花烫呀烫。

逃不出多少次承欢于你身下一双眼一生醉容不下其他傲骨被谁埋葬在哪口井下,月下摘一朵凤凰花送给你换得一笑倾了天下海市蜃楼也罢。

面上的表情凝成画,在转身之前泪水冰封想念只留那笔朱砂错过的隔世亲吻在哪丛花下挥袖抬眸,乱了烟花携手踏尘沙清风戏珠帘一下下。

冰封着思念哪怕远走过天涯胸膛上的余温不曾冷却呻吟啊,从为忘却何言忆起纵情的魂啊断断续续的回音,跳跃着的冥火幽魂却不可太过放肆啊!

请在缠绵后消失吧梳妆台阳光折断的破碎了,不然破晓的晨曦将要把光明撒入黑暗幽冥,送你的白色的玫瑰,喜欢在纯黑的环境凋零。

断了翅的那些蜻蜓,散落在整个森林,浮动着粘稠而浓厚的白色雾气,像是有生命般地流动,而拼凑不出隔岸花风吹得那么大思绪停歇在拼图下。

草地上泛出一种令人感觉阴森的湿漉漉的墨绿,庞大的寂静里,只有类似水滴的声音。一个巨大的湖面,纹丝不动,像一面黑蓝色的镜子,高大的树倒映在里面,像是倒插着的刺。

谎言分真假封印残缺神话等待相逢霎那烟雨阁的再见啊,那壁画想起啊记忆浮动恍如沙,我怀念的是你那鲜红的唇印啊。

深邃蒙过脸颊你唇角开出凤凰花只温柔一刹轻抚额上朱砂重拾那繁花。

手上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我用几行诗形容把你描写,

【 一池桃花惊涟漪,一纸娴文情缱绻。】

一地桃花凋零,一世花开花落,一世流连惆怅,一瓣花香记忆,填满岁月,撒满流年。

没有遇见你之前,天涯的路途再遥远,我都不会觉得有多孤独。哪怕是再美的风景,我也不会驻足。但是,你的出现,却让我懂得了在路途上放慢脚步。如果可以,真的希望和你并肩站在长安的城墙上,陪你看完那一场绚丽的烟花。

此生我情愿为你覆一身的相思,掸下一袖繁华,让寂寞与清愁凋零,化一抹轻烟,渐淡,渐远。倾我一生一世念,来如飞花散似蝶,只求得一世眉目清淡,心似莲花,一袭素衣清颜,临水照花,只待那一场山重水复的遇见。

缄默的温暖,是谁倒影在心房,一直蔓延了我整个锦年。执着在经年的梦里,愿一直笑着,不愿醒来,让那花开的声音,伴随你的呢喃,一起让流年翩舞。

前世,我是桃花一片,以最美的姿色开满你路过的青石小径,将一生的眷恋开放成寂寞的等待,等你艳丽的红妆路过时,轻抚我的脸庞。

今生,冷月打落桃花,都落满了一池,嫣红的花瓣染得清水晕红,清风轻轻地推开赭色的池水,渐次荡开的涟漪潋滟如血。我等了那么久你怎么还不出现,让我用一支细笺点上这一池浸满花香的如红色的墨为你点绛唇,为你画上一层盛典红妆。

回忆被时间风化之后,谁还记得许谁一世的诺言,会不会还有谁记得我曾经将你深爱。过去的故事总归成为回忆,会痛,会哭,会想起来。

原来你在梦里,带不走的回忆,你幻化点水蜻蜓,轻轻点在我的心,而你转身离去,我要怎么才能遇见你,什么时候才能向你表明。

我把你写进故事的结尾,默一千遍,只怕你和你的长安城不美。

原创QQ:73153558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