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声音

2013-12-06 15:04 | 作者:野山 | 散文吧首发

文/浩涛

生活在固定的轨道上时快时慢的前行,动作却由天性喜欢变化的组合开始习惯单一的反复,漫漫长路旁点上着的灯扑朔迷离。远处终点上的舞台上演绎着一出千万年来从不落幕的哑剧。曾经想跳离的凹槽,在爬上峰界时却看到黑暗的空无,无法脱离的空间默默护卫着易碎的甲羽。

人于生活脚下渺小如尘,敛神蹑行。不时有刺耳的笑在旁边响起,单薄的声音来自不曾发育的心脏。路上有携上老幼的身躯如山般巍峨,他们相视而笑的眼神足以抚开每个真诚面容凝结的纹。

重复的坚韧,在弱小生命瞳孔里的期待,在垂垂老已颤抖的鞠瘘身影,在哀伤的脆弱神经的面容,在挣扎求存的生命。缺少生命气息的事物躯壳上无法生长如此巨能的坚强

敬畏自然的生命同样敬畏着生活,自然界宗教的情怀,真实敬仰之眼。看那端坐高处的千秋神祗,受万千祭拜供奉,依旧无言无动的朽壳流光溢彩。暗黑的神案上烛光的泪水依旧流淌。

什么地方总是传来幼儿已经嘶哑的哭声,什么地方总是看到斑驳的老泪,什么地方美丽的花蕊里传出兽类的喘息,什么地方磨难在压缩嬴弱的身体……

空间中有一种声音漫盖过所有的脑,空气里有种发酵的气味总是钻进鼻腔,有机器在附和,有光电在影射。终于,楼宇间整齐高矮的人头攒动,目光的焦点完全重合,嘴里有浸泡过的气味到处弥漫,在丧失嗅觉的鼻腔深处清香无比。

不远处的那处庭院里有种声音只唱歌给每个人听,渗入肺腑的香来自旁边茂盛的花草,厨房里的馨香只是为味蕾准备。那里有几个家人在生活,他们门口木牌上写的字所有人都认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