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洲冷

2013-12-03 08:54 | 作者:小妖桃桃 | 散文吧首发

文字/桃夭

枯坐在树下很久了,远山开始起雾,氤氲的雾气从峰顶沿至山脚,白纱飘渺,头顶的阳光已经不能穿越云层,只剩下斑驳的光影,让双眼迷漓。

你说;妞儿,回屋可好,不再胡思乱想了好么?我假装未曾听见,只是不理。

阖上眼眸,睫毛微微颤抖,唇瓣干涩,咬了咬,濡湿一地的沉默。将指甲抠进手心里,扯扯嘴角,给自己一个云淡风轻的笑。

必须离开,至少,在暗未曾到来,至少,还有一夕黄昏的光亮,照我归去。

今天,是与你最近的守候,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的树下。今天,亦是最后的相守,今天之后,你将再也不敢靠近我,因为,你怕!

离开,是我走的第一步,不能回头,也不许回头,我需要一剂解药,而时间就是最完美的解药,可解百毒,包括你在我身上种下的情毒,我相信总有一天,它不再发作,不会再让我痛彻心扉,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过,靠近过,曾在同一间屋檐下看过落,听过柳丝叩响窗棂的声音,甚至,那临窗的书桌上,至今还留有我们共同书写的墨迹吧。

这样的你,才华横溢,这样的我,娟秀温婉,这样爱你的我哦,终于,枯竭在纷乱的现实里。

让我,设想一下未来吧,我想,在这座城市的某一个角落,会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安栖之地,我会遇见一个男人,他很爱我,之后,我会嫁他为妻,那个人会对我很好,很好,,,我会去做很多曾经想与你一起做的事。

我相信,这个人在盛夜晚,他会拉着我的手,去旷野里捉像星星一样的萤火虫,他会将萤火虫装在瓶子里哄我开心。天他会陪我,陪我等风吹绿山岗,陪我看第一朵梅花吐蕊。而我,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摸样,对他温柔地笑,但,我的眸子里却住着你的影子。

记得么?那晚,妞儿说;哥哥;我们到乡间去,辟一畦土地,躬耕田野,等到秋来,麦子收割的时候,可以在麦垛上看星星月亮,困了就在麦垛上睡觉,星星好多,伸手都能摘下来,,,。哥哥,你写字,我磨墨,趁你不注意时,我会悄悄递一盏茶在你手里,,,。哥哥,我要你看见我时,只有温暖和微笑,我不要你锁紧的眉头,,,。哥哥,哥哥,,,一切都淡远了呀,仿佛是空谷回声。

虽然,我知道,到了夜阑人静,我仍会想起你,我仍会站在窗前,让城市的霓虹灯,将我的影子投映在白的墙上,孤单而落寞。

我仍会吟咏;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句子

当然,我也会慢慢的,抱紧自己,渡到床前,睡去。

是的,慢慢的,慢慢的我会忘了你,我会抹去你的所有痕迹,就当你从未出现过。

【另一种结局】

心,拥抱熹微的晨岚,有温暖缓缓流淌。

从昨夜寒冷皎洁的月色里,到此时,阳光穿过雾霭,在心中汇集成一湖轻柔的潋滟波光。

鸣将悦耳的音符,一粒一粒丢在心湖之上,一朵青莲绽开,暗香摇曳。

微笑,向阳,让心如莲,让莲叶上跳动的露珠接纳每一缕阳光的轻吻,七彩在眼里展翼飞翔。

天涯很远,有我隔世离空的牵念,这份牵念携着盈盈馨香,伴我在幻美与尘世的边缘,低吟浅唱。

今生,我将撷取与你相遇的每一阕断章,用深爱的小楷一一书写,然后,编撰成册。

扉页用生命作题,以你的吻痕作跋,再在月下凝练清辉,制成一枚岁月的书笺,安放于某一页曾让我落泪的瞬间。

拈花浅笑,将你,轻轻搁置于心中最静谧的角落,独自行走在流年的平仄里。

当我掸净尘土,静坐案前,并在一盏昏黄的灯下慢慢翻阅时,便是与你温柔的相对了。

抑或,仰躺草间,看蝴蝶的触须,抚摸记忆,此时,与你对坐的两岸,一片澄澈明净的温暖在心底蔓延,而你,正从岸边涉水行来。

QQ 77102061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