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

2013-12-02 08:35 | 作者:季诅扇.懿古瞳殇 | 散文吧首发

又等着下,晶莹的眼睛。

时候天,是我向花道别时的话语,我问了,“呵,圣诞最后的我的朋友,是否我还能再见你,吻你的冰清?”没听到答案,它匆匆化成了水,我未能解读它的声音。只添了一份期待。

一片银白化作绿意葱葱,我没头绪地看着雨下,斜斜的雨,细条的雨,沙沙敲落的雨,没有冬天时的冰冷,成了另一种对万物的滋润,落在屋顶上,轻轻落碎成晶莹的美丽。

豆大的雨点又落了一天,我仍没等到你的回眸,还是要等到明天吗?是的,大雨停下了,我不安等待的心沉寂,你的答案是只在寒冷中向我展示你的轻盈舞蹈,你自然艺术的美丽。于是我便不在窗前守侯,我的脚步和拌着青蛙鸣叫的指引向前,路边的花草还带着水晶般的露珠,做雨后的留恋。早晨的光景,太阳从几天的大雨中爬了起来,我看到一个养着荷花的水池;雨后,一向不弄波涛的它也显得活泼,我数着空气中的水珠,絮柳在池边飘扬,鼻子的指引让我望向了芳香;呵,何处来的雪片,已在这里飘扬。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雪花,白色的飘絮,盈盈地飞扬,拌着早晨空气中的清凉,我欣然接收到了圣诞节的答案:原来你一直都在,十二月的雪片。

秋天,我的庭院还没有到它的季节,但我可以想见,那时的雨也将会是饱满的种子,沉甸甸的落下,或许那时人们将热切欢迎它的降临,但我也只能想象人们收获时的欢乐。我仍只期待着它真正的在冬季,以它最完美的形象降临我的书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