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的心——月夜有感

2013-12-01 11:23 | 作者:悠悠南山 | 散文吧首发

空下,我摇晃着双腿,坐在庭院的板凳中,仰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我淡淡的忧伤该向谁去倾诉,我想,我可以向天上那没有忧伤的月儿来倾诉......

诗人们总是将月比作忧伤,思念,我不这么认为,就如苏轼所写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苏轼这段词写出了他的寄托,他所希望的,可是,为月所托,真的可以实现么?我不知道,苏轼已不在人世,这个答案我们无从得知。又如思念,诗仙李白的诗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他的愁深深地感染了所有人,他思家乡,他念故乡。但是我不知道的是,这句诗的意思是:仰首看那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由得低下头来沉思,愈加想念自己的故乡。到底是李白看见月儿思乡还是因为某件事沮丧而念乡,这些我也我也无从得知。

想到这些,我渐渐有些释然,诗人可以将自己的情绪转化为月,转化为一句句千古传诵的诗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启唇道,张嘴出:“心中烦闷无人诉,苦自从心底处来。今夜月儿格外亮,一人在夜赏明月。只道月儿你可知,独在庭中叹人生

随口而来的诗句,不知道如何,只是信手拈来,独芳自赏罢了。

夜,渐渐深了,月儿仿佛听到了我诉说的悲苦,被层层乌云挡住,感受我的孤独寂寞悲伤去了。

我起了身,拍拍身上的尘埃,不禁又想到,月亮不一定是用来诉说哀愁也可以用来寄托人们的情:

你又把静的雾辉,笼遍了林涧,我灵魂,也再—回融解个完全;

我遍向我的田园,轻展着柔盼,象一个知己的眼,亲切地相关。

我的心常震荡着,悲欢的余音。在苦与乐间踯躅,当寂寥无人。

流罢,可爱的小河!我永不再乐:密誓、偎抱与欢歌,皆这样流过。

我也曾一度占有,这绝世异珍!徒使你充心烦忧,永不能忘情!

鸣罢,沿谷的小河,不息也不宁,鸣罢,请为我的歌,低和着清音!

任在严冽的宵,你波涛怒涨,或在艳阳的朝,催嫩蕊争放。

幸福呀,谁能无憎去避世深藏,怀抱着一个知心,与他共安享。

那人们所猜不中,或想不到的—— 穿过胸中的迷宫,徘徊在夜里。

这首诗的名字是《对月吟》著名的德国诗人歌德所写,寄托了他深深的爱恋,所以说,月儿的依托在于写诗之人或望月之人心中做何感想罢了,这只是在于人而不是月。

现在想想好像杂记心中的忧愁与烦闷没有那么厉害了,转身,慢慢的整理今天自己的心绪,仿佛好受了些。

其实又有什么呢,无非是庸人自扰之罢了,世间本无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