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深处,温柔静坐

2013-11-26 17:28 | 作者:竹儿 | 散文吧首发

时光深处,温柔静坐

文/竹儿

如水的光阴,静静流淌,看清扶摇。浅浅的微笑,该是一朵不妖不艳的花,静静绽放,开谢有度。以恬淡的模样,经历烟尘风的袭击,还原初时的自己。轻拥欢笑,时光深处,温柔静坐......

————题记

【微笑向暖】

白落梅说“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梦。”这该是我的真实写照。

常常会在暖暖的午后,捧一本书,淡淡的听着岁月流淌的声音。一缕茶香,荡着尘世的清韵,悠然自得在青瓷盏中。倦了,便轻闭双眸,任一帘梦,游走在遥遥的尘世之外。这是一种安之若素的姿态,只守着静好的光阴,简单着,清朗着,不问俗事,不管红尘纷乱,只是淡淡安然着自己的似水流年。只是这慵懒的姿态,却多了些岑寂。

也许天生就喜欢微笑。

微笑着,看浮世清梦,看红尘纷扰,看陌上来来往往的人,走了,来了。这是一个纷杂而无规则的世界,相遇,离别,却总是稍纵即逝。谁留恋着谁,谁又忘记了谁?其实,每个人来到世上,总会带着几阙故事,在尘世兜兜转转,结局,谁又在意?只是过程,有多少泪和着甜蜜,在深无人时,葳蕤在心间,当一枚星子眨眼时,当一颗流星滑过天际时,便颤动了心扉。

【一帘幽梦】

我是一个喜欢做梦女人

每个人是不是都同我一样,心底深藏着一个梦?梦想,用云烟为笔,彩霞作笺,泉溪为墨,写尽人间情深意长,挥尽世间叹息万千?会不会总梦着,用素清的心,伴静好流年,在山山水水间,看细雨轻荡,看花开花落?总在一个轮回深处,寻一个梦里的桃园,看风云变幻,看秋水无痕,感怀季节更替,惊世骇浪下,游走着多少清溪灵韵,无关风情的琉璃往事?

每个人,是不是都如我般,在心里暗藏一朵水莲,总在夜深人静时,独独绽放?这便是心中的禅意,在慈悲之间,懂得人世的沧桑吧。三毛说“习惯夜深人静时泡一杯好茶、点一支淡烟、捧本书、亮盏灯,与书中人物花草秉烛夜游而去。”如此,是不是也算一帘清梦缠绵?

思念葳蕤】

风,浅浅的,日的风。独自绽放的清欢,微荡在心间的思念。

有些人,总是那么悄无声息的走入你的心里。当你惊觉,思念,却成了呼吸一般的理所当然。仿佛那个身影就溶在空气里,不论天涯,还是海角,就是有一股神一般的力量,让你感应着他存在的美,存在你心底的角角落落,将你的心填的满满的,就是那么情愿为他低到尘埃里,不管相隔多远,心却是近的,不管他在何处,你总感应他的所在。

小禅说“我的心里,有一张通向你的地图,条条道路都曾通向你,然而,你不知道。”是了,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那种感觉,只是,你不知道。

【思绪游弋】

品着茶,让茶香伴着梦,静静游弋的思绪,轻轻荡下的微笑。

每个人前世都会是山间的一株草,溪里的一滴水,抑或,就要绽放的一朵花,听四季风起,等待容颜起皱。散发一滴露般馥郁的馨香,若一枚月般清凉纯净。也许,那一世,我却是尘间的介子,微小。而尘世,却飘浮着不曾远去的的尘梦,梦醒了,便轮回到了下一世。其实,没有谁,经得起流年的抛掷,谁又能在红尘深处,将一盏染尽尘烟的茶,一饮而尽?不用太多的为自己辩解,没有人能将发生过的故事忘得干干净净。我知道,佛也不能,不然,佛不会渡得了自己,却渡不了众生。

其实,人世间太多的故事,都是前世注定要发生,又怎会让你随意删减,只能看着宿命的安排,驻足踌躇。世事沧桑,又有多少往事如梦飘渺。人生苍茫,又有多少轮回让你回眸轻叹。又有多少相遇的人,只能变成回忆,在那一日,隔枝看花,有多少路人,都是自己缘分的始末,不容你有丝毫沉腻。尘世中,那么多的烦恼都是自己寻得,也许静坐篱下,你都会被忧伤砸伤。

【光阴和佛】

安静的,坐着,安静的,有暖暖的风,是午后的风吹拂。让我想到了光阴和佛。

每个人心深处,应该都想拥有一份菩提的光阴,向往一种澄明简静的岁月,在平和之下,淡淡的走到生命逝去。可紫陌浮梦,谁又容你静静的,远离喧扰,也只好,用一些假装的冷漠抚慰自己单薄的灵魂。假装告诉自己,寻到了心里那勺莲花开合的角落,找到了自己寻找已久的慈悲。是不是又会想起佛前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此,你悟到了什么?佛想告诉我们什么?也只是一个字吧!“念”!杂念、欲念、贪念、妄念,嗔念、痴念吗?可是,我本俗人,又怎可放弃这些“念”?

也许佛会莲台独坐,而我,却深陷万家灯火,也许佛一心想渡众生,而众生只恋凡尘烟火。也许你可以蒲团静坐,而我也可以静伴人,寻着风花雪月,静守时光变老。

【轻轻叹息】

阳光,淡了些,许是轮回到了西去,下一世,是明天?抑或,还是冬与的距离?

谁说过“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了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当遇到那个甘愿为你回眸的人,你会怎样?我又会怎样?相遇,回眸,这该是一个静谛如莲的时刻,因了,是三生石上刻下的容颜,就该好好珍藏,用慈悲感恩,用良善舔舐。其实,我们每个人时时都在轮回的窄巷里穿行,那一刻,你会遇到谁,谁又会遇到你,你会微笑着遇到向你微笑的谁?是不是遇到了,就一定会有一段不解的尘缘?

轻轻的叹息,曾经伴着自己行走的人,何时疏离了,是心不够近,还是思念变成了凉薄?你说,我怎么不理你了,我却委屈的告诉你,我一直都在等你。其实,等待是会令人老去的,红颜白发,抑或,把心等成了颓园......

【温柔静坐】

浅冬,风,在屋檐下穿行,淡淡的茶,缱绻的情丝,静静坐在时光深处的我,温柔静坐的我......

光阴似水,我只是这样安坐,感受时光深处的静好,你看,我把光阴都坐老了,只是这人生就该这样,用安然恬淡喂养思绪,用一帘浮梦滋润曾经,用荣辱不惊的姿态安抚渐失的华年,用风轻云淡的微笑迎接一个又一个沟沟坎坎。

雪小禅说“想做一朵陌上花,不妖不香,只淡淡地开在颓园秋色里,不嫌寂寞,不嫌那荒凉与秋夜寂寂,自己开给自己看。”

如水的光阴,静静流淌,看清梦扶摇。浅浅的微笑,该是一朵不妖不艳的花,静静绽放,开谢有度。以恬淡的模样,经历烟雨尘风的袭击,还原初时的自己。轻拥欢笑,时光深处,温柔静坐......

(浅冬午后,涟涟絮语。)

写于2013年11月19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