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古塔

2013-11-22 12:55 | 作者:xudaoshun | 散文吧首发

我的家乡在铺前的七星岭村,七星岭上有一座七层的古塔,古塔在村民的眼里是消灾除祸镇邪的宝塔,在我的眼里古塔是七星岭上的一道风景线。如果你在山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塔上看你,韵味就更深长了。

上登古塔是因为我爱上南北朝时期文学家庾信写的《和从驾登云居寺塔》五言名诗。

重峦千仞塔。

危磴九层台。

石关恒逆上。

山梁乍斗回。

阶下云峰出。

窗前风洞开。

隔岭钟声度。

中天梵响来。

平时欣待从。

于此踅徘徊。

庾信写的诗像一缕缕的风,吹拂着唐宋时期登古塔有志之士,成了文人学子追求向往的美事。也在我脑海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听村里九十多岁的老人说过,在七星岭上的古塔底宽直径约有十多米,塔高约有三十多米,七层八角六形体,塔身逐层收缩底大顶小。古塔在山上显得壮硕雄伟,从远处望去古塔像一支大的毛笔直插云霄,似乎要以蓝天为纸,写尽人间智慧,因此被当地人猜测它建造的原因是先人希望村中学子好念书,多出贤才。

记忆的版图在心中是真实的,它就如同照相机拍下的静照。我读初中时就在古塔的附近学校,记得校歌里还有一句歌词是:“古塔下培育一代有为青年。”在五月的一天,我们几位要好的同学一边唱着歌,一边从学校的侧门走出,来到校园旁凤凰树林里背书。那凤凰树龄有的达二、三十年,树干高十数公尺,枝叶茂盛,覆盖面极大。最最鲜明的是树上一大簇一大簇的凤凰花,美丽到了极点,似乎有人开了染坊,把整座山头染红了。特别是在季,溽暑之中,在凤凰树底下,一片清凉绿意,我们坐靠凤凰树看书,微风抚面轻柔,花瓣轻轻飘落。远方还有不时地传来悠远古塔檐铜铃声,犹如可以穿越七星岭一般。它深深的渗入人心,带来一种警醒与沉静的力量。我说:“走!我们登古塔去?但一抬手看了看表,呀,该回去上课了!”

后来学校禁止学生去爬山登古塔,还恐吓说,有村民去偷古塔檐上的铜铃,说是从古塔檐上坠落活活地给摔死了,是不是有人爬到过古塔檐上偷了铜铃,从古塔檐上摔了下来,谁都没有见过,也说不清,但是后来古塔檐上的铜铃是真的没有了。

我小的时候顽皮好动,暑假的一个早晨,我选择直径从小路去登古塔。通过七星岭幽深的山峪。七峰之间是一片阴森森的亚热带林,遮天蔽日,浓绿如黛,举目远望,苍郁滴翠,被大雾包围。山野里只回荡着山羊群咩咩撒欢的叫声,我不由暗暗为天公造物而称奇惊叹:山水融洽,天人合一,大自然里一种朦胧意象的美,一种超越时空模糊的美。但是,越走山岭越陡峭,山峪里,大树参天,山风飒飒,兽声惨叫,虫鸣搅心。我不由一阵发憷胆怯,扭头往回跑,回来后病了一场。病过后,里的还有古塔出现。

上大学时收集古塔的资料得知,中国的古塔是随着印度的佛教传入中国由佛塔转化而来,古塔这一种建筑类型,就出现在中国的大地上,成为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载体之一。书籍上还说到古塔是用以供养佛陀的头发、指甲来表达人们对佛教的崇敬。听上年纪的村民说,如果能经常性地绕着古塔做礼拜祈祷,就可以在来世获取天上的功德和福报。其实在很多的时候它也是人们一种寄托、一种追求、一种憧憬。

这次回家探亲,遇见到同学,相对站了半天都认不出来了,反而真实的人是那样陌生,找不到我离开家乡时的影像,但在记忆里经过去三十年还清晰一如昨日。从前的记忆是真实的,眼前的现实也是真实的,心里、嘴边都是话,又提起登古塔的事情,唯独只有我没有登上去过了。

车子走在村前的水泥路上,路两旁有着整齐的椰子树,穿过椰子树,再继续往前,走近了七星岭,七星岭上的古塔,慢慢清晰可见。我停下车来,走下车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旷神怡。抬起头看,七星岭上满山遍野盛开着艳丽的花朵,景色如画,使我爬山登古塔的兴趣更加浓了。

小车在蜿蜒的山坡上爬行。在那小路旁,一对觅食的灰色野鸽子,抬头见了小车,挺着胸膛威武地看着我们,只是不知道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又摇摇摆摆的行走着,似是给我引路,我只怕惊慌了鸽子。我松开了车子的油门,鸽子有时回过头来张望我,有时快速步行,有时缓缓起飞,又缓缓落地,好像迎接亲人。路边灌木上的花朵儿一夜过后,也似摆正了等待累歪的头,向我微笑。车轮子沾满青草与泥点,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徒步沿着山脊上弯弯曲曲的山径走,能欣赏到危崖绝壁间野生着的鸳鸯木、三角梅;在山坡上的白茅香、金银草、山茶花、还有很多叫不出名的奇异野花,香花飘溢,夹径迎人。在半山腰处的石缝隙里有一眼山泉,我又一次停下脚步。在那里,我看到泉水不断地冒出流入小池子,清澈透底的水里小鱼儿在穿梭。我弯下腰来,用手轻轻地掬了掬泉水,往脸膛上拨得的凉爽。我尽情在这山径间盘桓,细细体验着青山绿水的无穷无尽韵味,放松一下心情,补充一切新鲜空气,恢复一下体力,然后再多选几个角度,多拍摄一些久别家乡后,别开生面的风景照,作为今生难忘的留念。

走进古塔,古塔内的每层墙壁留有小窗口,但透光度很差,因为黑暗,心里蒙上阴沉沉的感觉,我斗胆绕着古塔墙壁上的台阶一步步拾级而上,才攀登上古塔的一大半高,就忽地感到气喘吁吁,背发虚汗,赶紧停下歇脚。抬头往小窗口的光亮处看去,轻松了一会儿,再继续往上攀登,这时候才感到自己是在螺旋式的上升。

到了古塔的顶峰,心胸欲然开阔,突然间一群麻雀从古塔顶尖上的另一端起飞,盘旋于古塔顶的上空,它们好像对我有看法,只是说个不停,还有一只麻雀还站在塔檐上又叫又跳,像是个掉队的孩子不知去向。

站在古塔上,面朝东南方,大海尽收眼底,看见乡亲们在山坡上勤劳的耕耘;在海里抓螃蟹、拾海螺、海贝;我远眺云水相接、波光粼粼、渔船穿梭、白帆点点的浩瀚大海。我回想起当渔民的符强同学说过,出海打鱼只要回头看一看古塔,就知道自己离家有多远了,古塔已成为当地不可缺少的航海港口码头重要标志。

到了七星岭登上了古塔,眼里、脑里,全是风景,但同是看风景,却是完全不同了。位于山上,古塔大而大海变远小,位于古塔上,山却变小而海变的辽阔接近天,但也非是终点,我想假如在云端上往下看,大海却变小了,古塔变得更低渺小了,那是愈来愈高远,愈来愈辽阔了。人生也应是如此,我们在二十年岁时,身心已经成熟了,但是我们会遭逢许多的挫折、许多的失败、许多的打击后,会发现自己有许多的不足,生命里需要更多的包容、更多的智慧。一切的是非成败都无关紧要了。知悉一切的是非成败也不过尔尔,下如同污泥之于莲花,雨水之于彩虹,溪河之于海洋,花草之于山岳。

作者许道顺海南省作协会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