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城里人

2013-11-22 11:39 | 作者:鬼迷心窍 | 散文吧首发

下班后,故意在公司多逗留了会儿才回家,无非是想给彬留点空间,因为他的博士生先生来了。他的先生总是扮演着好好丈夫的形象,每次来了便在厨房里忙活,准备好饭菜给端到房里。每天接送彬上下班,伺候得非常周到,让人甚是羡慕!

不过,这一次回来却未见到楼上的灯光如期亮起,但见大门深锁,屋里冷冷清清,一派天的阴冷萧索景象,心里便微微有些失望。我和彬本是互不相识的,因不习惯一个人久住,于是想找个搭伙的伴儿才凑到一块儿的。原想两个女孩在一起,可以彼此温暖,过惬意的生活,可事实并非如此。

北漂的我和南下捞金的她本就不是一类人。她喜欢一下班就回家关起门来煲电话粥、嗑瓜子、看肥皂剧,甚少有朋友来往;而我更喜欢看看书,多出门玩玩,闲来和朋友们小聚,一起谈天说地,搞搞小情调等。早上出门她还在睡觉,等我回来她又已经睡了。偶尔早点回来,看到她房门紧闭,听着她不停地嗑瓜子的声音,便觉得一点都没有家的感觉,于是就更愿意出门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玩。

城市里冷冰冰的混凝土建筑,筑起了一道道防线,拉远了人们的距离。很多人虽同住一幢楼里,但相熟的却不多,因此甚少听闻“远亲不如近邻”的感慨。我的邻居有两户,一户住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大爷,耳背,粗嗓门,很吓人!另一户流动性较大,鲜少和租客照面。因此,住了快十年,大家甚少见面,擦身而过亦是互不打招呼的陌生人。

于是,一个人行走于这座古老的城市,偶尔却倍感孤独。院里熟识的都是出来遛狗的,借着逗狗才攀谈上了。院门口经常坐着打牌、下象棋的大叔大妈也算是点头之交,天下班回来见围坐了一圈人,也会一脸灿烂地问候。但关上门后,我们依然是孤独的灵魂,因为身后那扇沟通的大门已经紧闭。

常听很多人感慨,我们在一幢楼里住了很多年却不知道对门住着什么样的物种。在邻居间的冷漠和疏远成为常态的今天,我们唯有依靠朋友去慰藉那颗孤寂的心。但我和彬却亦发地疏远了,虽同在一个屋檐下,却更显冷漠生疏。偶尔大家不约而同奔厕所撞见了,也只是冷漠地继续该干嘛干嘛,连微微的点头致意也没有。

我们就这样带着一副冷漠的面具生活了两年。虽同在一个屋檐下,却让人倍感遥远。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这种趋势倒是日益明显,每每想及便深感恐慌。到底是什么武装了我们的冷漠,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忘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礼貌,物质生活丰富的我们要怎样才能在这个这么冷漠的社会中不寂寞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偶尔想主动向彬示好,但却多见她立刻关上了分享的通道,蜗居在她那狭小的空间里。几次过后,便再没了尝试打破障碍的勇气。我们还将继续这样的生活,寸步不离家的她和迟迟不愿归的我还会继续“错峰”睡觉,依然维持着两颗孤独的灵魂,不知道到底用什么能填满。

这座城市给过我很多温暖,曾有很多善良的人给过我无私的帮助,让我在这里有了点归属感。当然,我也希望能用我的善意去温暖别人,回报这座城市。所以,呼吁大家敞开自己的心,偶尔敞开家里的门,何方让邻居知道他们对门住着什么样的人呢,也许下次有什么急事就能互相帮得上忙,也许因为一段小插曲就成就了一段没事呢! 让我们渐渐卸掉冷漠,增加些温度,去温暖那些孤独的人儿。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