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花开花落。

2013-11-22 11:39 | 作者:sissy | 散文吧首发

旧城,花开花落。

或许,花开花落,只是一种命运,不必感慨,不必叹息。太多的事物,经不起流年的

侵蚀,涤荡。世界太嘈杂,聆听,已经是一种奢侈。

又或许,真情本无语,最终都沉淀为无言。越是情深,越是不敢去承受一次涅槃。尘

缘,总是带着太多的疼痛,不敢碰触,不忍碰触。或许,不去碰触,所以不会凉薄,还可

以有细水温情一直缓缓流淌。

——— 文字/sissy

徘徊于念与不念之间,流年渐远,一抹深秋的影子,平仄了昔日的燥动,年少的轻狂在这个季

节陨落。经历了,释然了,在平静中续写着沧桑。很多事物,已经来过,无论多么失意,都得默默

承受。很多时候,尘缘,似一个美丽的,它会碎的。远行的是光阴,一湾琥珀依旧。

或许,一切都留不住,索性不去挽留。尘缘未尽,总会有一些疼痛。情,摒弃怜悯的态度,

当两个人之间没有疼的存在,可以更决绝,更凛冽一些。不必强求,亦没有对错。

一切,都会瞬间走远,剩下的也只是寂寥岁月,还有那些记忆

记忆的微光,依然在照耀,隔着那些灯火阑珊依然会微笑。无所谓有没有目光的追随,只愿为

那份不愿遗忘的思念停留,为那份聆听停留,为那些温暖停留。。。

轻轻一笔,思绪挥洒天涯。韶华渐远,山河依旧。两种温暖,指间对望,心早已暗渡陈仓。时

光,终会记得所有。记得一朵花的微笑,记得一片叶的深情,记得一粥一饭的厚重,记得一语一言的

暖意,记得对视的脉脉心痕。很多美,其实,与尘世无关,那是心底的一些念想,在岁月里葱茏。

花开,终究是缘分,花谢,亦是无言的美丽。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往事已清。

世界嘈杂,聆听已是一种奢侈。无怨,无痕,问心,无愧,安暖,如初。

生命,犹在守望,谁又能抓住这一季的繁华?谁又能诠释这繁华与荒芜微妙的距离?

地下的影子,时隐时现,美丽与苍茫就在生命的两端。

笔墨弥漫着天涯的眷恋,遥远的关爱犹如轻抚面颊的暖风。守望,无声。陪伴,不语。或许,有人

愿意倾听心语已是足够的暖,贴近了生命,暖着心灵牵挂不在深浅,那些安静的倾听,平凡的相

伴,温暖的笑容,便已足够,便是最世间最暖的真情。

或许不能拥抱,却能感受心灵的温度,或许没有话语,一切都交汇对望的无言中。或许,越是平

淡的相伴,越能穿越四季轮回。或许,追忆中有个你,真的已经足够。

一切,渐行渐远,我们能做的,或许,只有珍惜。

总有一些漫无边际的念,会终结,或许,命运就是注定如此。不是你想得到的,就属于你。

花开花落,一首岁月的歌,经年吟唱。

多年后,再次相见,是不是往事都如烟?岁月的河畔,几多欢喜,几多惆怅。倾听时光的轻吟,

朝起暮落,柔情如许。天的那一抹葱茏,终于落幕秋水长天的篱落疏疏。在一段感情里,有时就象

一个稻草人,爱到无心,只因那心已破碎荒芜,碎了一地的流年。

把那些深情的种子,种植在域高原,怀揣悸动和渴望,开出一朵朵生命的奇葩,灿烂一抹生命的

斜阳,守望暮年天涯两端的拥抱。

光阴,点缀了流年。或许,锦瑟,只是一抹风景。

或许,我只是零落尘世的一抹烟火,涅槃后终将重生。

让生命随着西子湖水缓缓流淌,不去追溯彼岸此岸?不再去想谁是谁的谁?最终只为那些聆听停

留,为那些温暖停留,只为那一缕缕阳光停留。

谁苍白了誓言?或许只是思绪绕过了天涯

一些人,慢慢就散了,离不离场,都是一个决绝的背影。一些事,走着,走着,就淡了,淡到心

碎。不敢回眸,一抹挥之不去的记忆,徒留一地淡淡的疼痛。一些路,或许总得一个人慢慢的走,才

能真实。一些无奈,一些心碎,也只有等时间慢慢冲淡,或许永远不能复原。

挥一挥手,一袖繁华,尘缘别梦,一袖薄凉。或许,淡淡遗忘,默默祝福。

那些记忆的微光,总是搅扰着生命,依稀可见曾经的暖。无所谓有没有目光追逐,那些过往,依

旧在轻风里微笑。时光,终会记得所有。

光阴如水,那一地忧伤,早就不值得一提。轻轻走过流年,踩着岁月的节拍,寂静约会自己的心

声。一曲云水禅心,聆听灵魂深处的低音,给生命一段特别的留白。光阴的故事里,最刻骨的那段,

昨日,是岁月里不可泯灭的一笔。让总是静来袭的那一抹忧伤,羽化为生命里的一缕缕温暖,软化

生命的河流。回眸时,一地云淡风轻。

生命里,花开有时,花落亦有时。再次邂逅一种暖。一枚思念,悄然隐匿南国的红豆,经年如

故的缓缓漂流,穿透尘世。一眸的暖意阑珊,每每,那些过往,都会一一重现。

光阴荏苒,两个人的故事,在山高水远里回旋。饯行的是灵魂深处的默契,早已与语言无关。轻

轻约会彼此的心声,安坐时光的熏衣草里,平仄着所有的流年。倾城的阑珊,指间流转。

花开的痕迹,斑斓了渔家的容颜。一眸欢喜,一眸安恬,一季一季无悔沦陷。

天青色的烟,悄然遮蔽指缝间的惆怅。一季风华,你注定是我岁月里的传奇,曼妙着流年的记

忆。那些暖,在流光的缝隙里露出了尖尖的角,悄然跨越着沧海花田。年华已远,一片冰心在玉壶。

低眉,片片虔诚,浅笑,嫣然。

又是一年秋风深深,吹皱了眉眼。命运,终究太过平凡。若寂静中安暖,未尝不是一种小窃喜,小

幸福。远离俗流,每天,穿行于文字的世界,观荷听雨。一缕留白,浸润生命。太过精致,反而忐忑,

缺憾中寻求完美。每一个过客,都留下一个曾经,都有余温袅袅。不奢求,就不会有失落。一片,一片

的记忆,若落叶纷纷飘零,反璞归真,惟美了春秋。

随兴,怡情,自得。让岁月终结于一个秋天童话,有点薄凉,亦是饱满。

很多时候,就在一抹记忆中,疏离了岁月。生命,在记忆中阑珊,在记忆中芬芳。

回眸,旧城,花开,花落,了无痕迹,都已湮没在光阴里。

惟余,一些暖暖的记忆,在岁月里缓缓流淌,源源不断,渐渐从容。

流年里,花儿,谢谢开开。花谢,花总会再开。

光阴渐远,旧城的温度犹在,我在旧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等待

等待陌上花开,我喜欢看那些花儿的微笑,我喜欢听那些花儿的呢喃,我等待每一个春天

我还等待那些暖暖的记忆,重新发芽,在流年的枝头绽出美丽的花朵,倾情摇曳。我想,我就在这

里,倾情等待生命的美丽,等待每一个春天,等待那个属于我的陌上归人,温暖归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