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朋友说的那句话

2013-11-17 19:00 | 作者:清水荷月 | 散文吧首发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不是太忙,不是太没心情,不是太没时间......……

记得二零零八年一位朋友说我这个兴趣不会坚持太久(想要以社会大众,以社会不平事态为主体,去写社会实事),最多不过五年!当时我很不解,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坚持不到五年?于是,临行前,他给了我一些他看过的认为比较好的杂志书让我阅读。截止目前为止,已刚好五年,时常我都会把那位朋友说的话放在心里揣磨:他为何坚信我没法坚持写社会实事?

经历了很多事情,我现在有点清楚,五年前,那位朋友为什么要这么说了。我一直认为自己的信念不变,到现在也如此,也总有努力的心。不过,近两年,我却没怎么去写什么了,虽然写得不好,虽然没什么影响力,但是,我心依旧,依然有那种积极的心态。有时会认为,没有去写什么,只是因为有事耽搁了,时间不够;当时想这只是暂时的。依然相信,我会坚持。

差不多有时间就会自修,或许,近几年心情文字写得太多,我却一直把它当作一种铺垫,有时候会想,一个事情,不仅是个人,而且还是大家;有时候又会想,一个事情却仅有个人,没有大家。想想这仅针对于一个人的一念之间。

其实,做什么事情,都是在那一念之差的距离,那位朋友的一句实话,让我牢记在心。这些年,我读到了生活中不少悲欢喜乐,他以为,我会因为生活,因为一时兴趣或许因为网络的严谨而放弃我难得的兴趣好。其实,有时我会认为这也是一种使命,人生活在这个社会大众的价值。

这些,或许想法很天真,或许有人会说,人家那些有点影响的人都在享受你们这样虾米似的人的一些服务。是的,生活在底层,却在关心你无能为力的社会,有权势的人都在拿着你们的血汗去挥霍,去肆意妄为。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看到不平的事,或无助的人,内心会极度伤心。当然,不乏自己也是社会底层一个总遇不公事的。有人会想了,当然,你总是认为遇事不公,所以,你总会写一些那样的文字来。曾有一位热心的朋友打电话过来,想解开这个迷底,说我为什么会写一些偏见及社会负面的愤世极俗的事,是不是因为我自己目前处在这种状态下?

其实,我曾这样尝试过很多心理方面的感受。发现在很多情况下,我都是一个心理状态。一直都很直观,也一直抱着那种善待的心理。也未曾恶意,如果发生,也只是在我受到别人拿我的善待当作一种资本来挥霍时,才会想着,去敲打下那些肆意妄为的人恶意心理。

“根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是毒物的。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 好多年来,我曾有过一个“良好”的愿望:我对每个人都好,也希望每个人都对我好。只望有誉,不能有毁。最近我恍然大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季羡林

季先生的话,我很赞同。还有一位朋友也这样说过:疯狗咬你一下,不理便罢;如果一直咬,就要拿棍条去打它两下,这样它才不会想着一直咬你。大意是这样。中国有一大部分人的心理状态都是那样。像季先生说的:我对每个人都好,也希望每个人都对我好。只望有誉,不能有毁。最近我恍然大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有时候会忘记了累,也会忘记了受的伤害。有时候会想想很多朋友与我说的一些话,我都由衷的感谢!这会让我感觉,我并不是孤单的。有时会认为自己一直带着幼稚的心,想法和做法都会让人觉得是浪费。我认为这是我的必经之路。有时候认为自己还活在五年前。

似乎尘埃落定,我却没有忘记一直需要努力的心。只想说,我心依旧,还是原来那个带点天真的“清水荷月”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