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狂想

2013-11-17 16:56 | 作者: 俗不可耐 | 散文吧首发

如今的我,即使偶尔喝醉,也不会再有“让TMD青见鬼去吧”的豪言。不愿也不敢再这样直接面对着岁月的蹉跎,因为心里有了一个飞行的。只是,上次吃走地鸡火锅的时候,那只老母鸡在临死时对我说,有翅膀的不一定能飞。我终于明白,飞行这事儿,是个技术活,有了翅膀你还得掌握技巧,有了技巧也还得要空间。终于,飞行的梦又变的遥远而不真实。

我努力的给自己空间,生活的空间,想像的空间。慢慢的,我坚定的相信了一件事情,这个世界肯定还有另外一个空间,那里有另一个我在生活着。或聪慧灵敏,或愚笨迟钝,或温和淡定,或冲动叛逆,或者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强者,又或者是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不对,如果真有一天我流落了街头,我一定是疯掉了。对,肯定是一个流落街头的疯子。

即使是个疯子,我也不敢奢望有犀利哥那样万众瞩目。因为可能我没他那么好运气,甚至连衣服都找不到,还要赤身裸体的走在街上,人们看见我都掩目躲避。其实,我心里知道,他们躲开我不是因为我身上有恶臭,也不是因为我有什么侵犯性的动作,而是出于人的本能的一种羞耻。但我是疯子,我并没有觉得一丝不挂的走在街上会觉得有任何不妥和羞愧。因为我是疯子,所以我可以把人们那种本能的羞愧和理性肆意的践踏在没有穿鞋的脚下。因为我是疯子,我可以。。。。

也许,在一个深的早上,我蜷缩在一个菜市场的门口。市场里很热闹,有人不慌不忙的准备着丰盛的午餐所需的菜。有人脚步慌乱,也许她快来不及为孩子和丈夫准备早餐了。只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我。偶尔,有一个被啃掉半边的苹果掉在我的面前,也许是因为这个苹果的味道不是很好,也许是有人看我可怜,特意放在我的面前。但我却并没有为它所动,可能,我并不是真的饿。只是在等待,等待一个人能请我好好的去吃一顿丰美的食物。当然,我所谓的丰美可以是一个蛋炒饭,也可以是一个炒粉,但一定要在桌子上面吃。因为,我很久没有在桌子上边吃过东西了。他就坐在我的对面,看我吃的很香。从他的眼睛里,我看不到怜悯和高高在上的那种蔑视,只是真诚和关。是的,只有真诚和关爱而已。旁边的行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他们心里肯定在想,那个人和那个疯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个人是不是也疯了?怎么能和一个疯子在一个桌子上吃东西。但那个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然而,在我的心里却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

也许,我真的疯了。因为,我想像我疯了以后,还一丝不挂的走在街上却没有觉得有一点点的羞耻;因为,我想像我疯了以后,还在期待一个正常的人来真诚的请我吃饭;因为,我想像我疯了以后,还在对着那些所谓的正常人发出了冷笑。难道,我是真的是疯了。。。?

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而且,认定我确已疯了。嘘~~~~~不要作声,这是个秘密,我们之间的秘密,千万不要说出去。因为,我还在期待着那个请我吃饭的人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