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爱情

2013-11-17 08:16 | 作者:陌上晓寒轻 | 散文吧首发

《旗袍》

向来热衷于欣赏一切有关于民国题材的影视剧以及文艺作品,不为别的,只为一种深沁入骨的旗袍情结。

时空无法穿越,隔着如许烟波岁月,我们不能亲历那些繁华,对于那个远去的年代,我们唯有从某些传承下来的文化中,抑或是从某些留存下来的旧迹文物中,去搜寻,去还原--那些曾经的浓墨重彩,那些曾经的烟火绚丽。

残存之间,藏显之外,某些岑寂,如同久远的苍烟落照,凝目时光深处,泛黄的历史便渐渐开始着色。

旗袍,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它的诞生与幻灭,期间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起始与繁荣。

上世纪初,女性们的至之物大概便是旗袍了。旗袍,是一种美丽的物语。它们无论是从款式上,还是色彩上,都具有多元化的性质,它们风格多变,或可端庄沉静,或可热烈妖娆,或可简约素雅,或可含蓄性感,而所有的旗袍,却又无一不尽情展露着东方女性的窈窕身姿,无一不尽情散发着东方女性的神韵。

旗袍,承载着东方女性的意象之美。立领半掩,盘钮对扣,一捻柳腰,玉腕半露,一袭旗袍便能演绎出万种风情来,于是 ,那娇羞的婉约,含蓄的性感,绰约的风姿,随着款款莲行的步履,摇曳娉婷的身姿,尽情释放,面对如此情境,男人们心间的那些对于古典美的怀旧,以及沉淀在血液里的情结,怎会不被一一唤醒?

美丽映在眼眸里,生命因此变得宁静与安详。对于美好的事物,几乎无人不心存向往。从审美的角度来说,女性意象之美,必然包含着绝美的姿容,以及妩媚的神韵。女子们大都钟情于脂粉香水,动静举止之间所发散出的幽香,常能令人心旌摇荡。闻香识女人,此中的闻,我想绝非是只限于嗅觉上的感知吧,其中还应包括视觉上的,以及听觉上的,还有心觉上的种种触摸和亲近。

岁月,遗落在书册上,而旗袍,却裹挟着百年的繁华,以经典风尚的名义再次出现。旗袍之美,在于穿着者的诠释,唯有与旗袍之美相契合的演绎,方为大美 。旗袍,唯美,拒绝藏拙,对于身材方面的要求,那是相当苛刻,穿着者必须匀称高挑,不能肥,也不能过于高大;不能过于丰腴,也不能过于单薄。而对于穿着者的脸型,同样也是很有讲究的--脸部线条须圆润柔和,不能过于坚硬,国字脸,甩饼,都是穿旗袍的大忌。

旗袍,是一首诗,诗意幻;旗袍,是一阕词,意境绵邈;旗袍,是一则故事,悱恻缠绵。

红尘,岁月悠远,文人墨客们总是不吝笔墨来书写他们眼中的美。旗袍之美,自然也就在文字间或明或灭,若隐若现。张爱玲,林徽因,陆小曼......她们书写下的故事,以及她们自身所演绎的故事,无一不与旗袍有关,隽永的故事,若蝶轻舞,跃然纸上 。

明眸皓齿,温婉明媚,暗香盈袖......这些极其魅惑的字眼,便深深地在我的心底扎下了根。而当这些含蓄内敛,极具意境的词汇,以真实的人物形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灵魂遇到了神,于是,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

爱情

如果时光可以穿越,我很想回到民国,回到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看你穿着旗袍,为你写诗。

风起云涌,硝烟弥漫,与你颠沛辗转,仍为你执笔写意,不必等到雨落忘川。

落笔,书下一句一句,带着纯正墨香;释卷,吟哦一行一行,为你记录四月光。

当繁华被硝烟摧毁,当动荡渐趋宁静,与你岁月静好,最初的情愫依旧丝毫不减。

茅草檐,芦花荡;乌篷舟,溪边网;桂花酿酒,对饮夕阳;世外沐风霜,山中日月长。让时光与沧桑见证,容后世景仰传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