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入暮

2013-11-15 17:24 | 作者:慕容君越 | 散文吧首发

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题记

一向固执地以为,情,一经入心,便是沧海桑田。暮色四合,轻踏一地秋的薄凉,看似曾相识在公园的长椅上喁喁私语,月弄清影,水榭亭台,镂刻你我如花初见的模样,听箫音入魂,丝丝缕缕,低眉一眸婉约忧伤。季节走过,可以留痕,而心事走过,却终成梦......

林徽因说:记忆的梗上,谁没有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无名地展开。当残红散尽,又有谁知,这娉婷该以怎样的寂寞去诠释美丽?

的葱茏里,总有一个人让你笑的最灿烂,让你哭的最伤心,让你痛到骨子里。问世间情为何物,谁是谁前世的牵绊?谁是谁今生 的梵音?谁为谁望穿秋水?谁又拿浮生乱了流年?回眸处,守一阕清词,吟一阕相思,却原来,繁华过后一场空,誓言缱绻,梦非梦,蝶舞庄周,落花成冢。这世间,许多事,求得,求之不得;许多梦,忘得,忘记不得。前尘往事皆随风,只落得,一枕闲花香如故......

如果爱过的人可以遗忘,如果走过的路可以重走,请许我,用剩余的时光,换取片刻的回眸,只为,记取你曾经的笑容。念与不念,有些人,都在心中;见与不见,有些情,都在灵魂。一种感情,凝眸,就是永远

人说,烟花是最寂寞的,一刹芬芳,拼尽所有,人们只看到她明媚的身影和灿烂的笑容,而灿烂过后,谁解香消玉殒、黯然神伤的痛?点燃的生命,终是在回眸一笑中缓缓谢幕。凭窗依栏,谁的泪水卑微了记忆?谁的等待苍老了流年?谁为谁付了天涯?谁又为谁荒了青春?这一季花开,暗香盈袖,有泪,濡湿星子;有梦,朦胧落阳。红尘深处,梦过无痕,抬望眼,慢低眉,穿过指尖的痛,落字,成殇。把酒临风,且歌且舞一曲相思引,泛滥于眸中的念,记录,你隔花初见时的模样。

傻傻地听一首歌,听到泪流......才明白爱情,是一个蛊,迷到销魂,痛到断肠。而心,一旦跌碎,便再也收不起。有些人,早已相识,却无关痛痒;有些人,刚刚相逢,却已是刻骨铭心。因为爱,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放手,一眼天涯,怎忍泪纷飞。许多人,许多事,最好的诠释或许应该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转眼,过往成梦,誓言凋零,时节如流,细雨依旧,断壁残垣,飘零着几许似曾相识,空气中弥漫着谁的气息?或许,这世间有太多的东西,让人无从把握,亦如,十指合掌的誓言,被风干后在空中沉浮不定,如此这般的散了,淡了,远了。站在季节的边缘,守望一座空城,覆手寂寞,忧伤是一缕风,穿过指尖,遗落在淡淡的流年。

其实,很多时候,心与心的交融,只关驿动,却无关永远。

守着一剪月光的清凉,寄语片片心音,唐诗宋词吟尽,素笺淡墨描干,怎敌雁过无踪?只有渐次隆起的思念,婉约梦境。怎样的一场落叶匆匆,让死亡也这般的灿烂从容,都说韶光如梦,看惯了秋月春风人生故事本相同,可终究,无法割舍一段美丽的相逢......

残红散尽,看流光飞羽,采一缕月光,打捞忧伤,瘦影消,魂依旧,折字煮酒,谁与聊叙?一曲梵音,伤痛千回百转。醉花阴,断肠人;金缕曲,谁与共?若水穿尘,遗落在风中的,惟剩一地微凉......

关于爱情,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关于思念,只不过是灵魂,在梵音下的一次涅槃,我哭,我笑,都是永恒......

流年一梦,人,总得学会笑对沧桑,因为有些路,毕竟,要一个人走

启.少

【韶华如梦影空流,陌上飞花烟雨浓。独倚凭栏曲对舞,一裘青衫素白头。羞颜眉黛浅回首,月色红笺划心愁。同来望月人何处?缄默无言泪还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