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母亲

2013-11-08 16:40 | 作者:余赶 | 散文吧首发

今天,农历十月初五是我的母亲离开我三周年的日子。沉甸甸的心里总觉得有一些事情没有做。一直没有写下一些关于母亲的文字,现在的脑海里浮现的一幕幕是那样的清晰,只是我的文字太过肤浅,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沉重。

母亲的一生是坎坷偶的。我的外婆是童养媳,外公家开始家境较好,买了外婆实际上是当奴仆使唤,后来家境渐渐开始变坏,母亲出生之后,家里已经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所以,母亲打小就是过的穷日子。母亲的童年是与猪、与牛为伴度过的。白天放牛的同时,还要挖野菜回家煮猪食。

十九岁那年,爸用五斗米作为聘礼迎娶了我的母亲,但这并没有让母亲的日子变得好起来,爸爸六岁那年爷爷就过世了,奶奶带着爸爸讨饭把爸爸拉扯大,到读书的年纪了,奶奶只好改嫁他人,才使爸爸得以进校门,在爸爸读高小的时候,继爷爷又因劳累过度去世,爸爸只能辍学,一面在生产队里赚工分,一面自己看一些书,后来因为在当时算是有知识的人,被公社书记看中,把爸爸安排在大队里当会计。于是爸爸在供养奶奶的同时还有一些积蓄,母亲过门之后,他们的日子是很清苦的。

从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母亲是一个俭朴的人。母亲的俭朴表现在他的勤劳,白天努力在生产队里挣工分,晚上还要为六个子女缝衣补鞋。我印象深刻的是晚上睡醒后,看到母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鞋底的情形,第二天看到母亲的手缝满胶布的手指,我还会疑惑不解,读书后才知道其中的原因。我们几兄弟的衣服虽说破旧,但很整洁。母亲总能将大衣改小衣。

有些时候,有些场景总是刻骨铭心的,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1976年的下半年,也是这样的一个深秋。但那时比现在冷得多,我记得自己都穿棉袄了。下午放学后我的心情特别好,因为期中考试我的数学又考了一百分。我是小跑着赶回家的,平时要半个小时才能走完的路,那次我只用了二十分钟。可是当我一踏进家门,看见的确是母亲默默地坐在大门口,脸上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泪。那一瞬间的母亲忧伤的脸永远烙在我的记忆里,使我学会了坚强。我快乐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寒冷的冰窖。原来是我家缺粮(欠生产队的工分)太多,大队干部和工作组的人把我家的母猪和前几天刚弹好的棉被弄走了。

见我回来母亲迅速的擦干脸上的泪,和我一起分享我学习上的快乐。然后告诉我要努力读书,将来为父母争光。母亲就是这样把痛苦和忧伤留在自己的心里,把一种向上的精神传递给子女。

还有一些时候,还有些场景更是让人痛彻心肝的,2008年12月7日,下午三点多钟,我正在学校里开展教研活动,大哥打来电话说母亲病了,叫我们几兄弟全部回家去看看,我立即请假坐上大哥的车往回赶。我家在离县城二十公里的山村,而且中间隔着一条河,本来二十分钟的路程,因过河要花上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家。但我们赶回家时,那场景让我们欲哭无泪。母亲已经不省人事,口吐白沫,随大哥来的医生快速诊断确定是脑溢血,必须马上送县医院进行抢救。母亲发病时,我们赶回家看到的母亲那张苍白的脸,至今还一直留在我的心里!那是我印象中定格的母亲的形象。从那一刻起,我的母亲就再也没有和她的子女亲人说过一句话。

我们立即将母亲抬上车赶往医院,但因为过渡耽搁了抢救时间,我的母亲从此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两年。在母亲过世的前一段时间,渡口的已经建好了。这座桥是2004年就动工了,因为大包工头承包给小包工头,所以桥被称作豆腐渣工程几度停,几度修。如果这座桥能早修好,也许我的母亲是可以抢救过来的……

母亲,现在的您可好?儿子的呼唤您是否听到?母亲,您可知道,儿子想念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