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丈软红,心钵为台

2013-11-07 14:44 | 作者:晓晓 | 散文吧首发

你,回眸一笑的妩媚,如一轮皎洁而丰盈的月,从女娲补天豁隙流传红尘,不偏、不倚,不早、也不晚,恰如前世苦苦跪佛拜赐的心经一卷,吟哦于心灵的转角,一片冷香惟有的散尽了我一生繁华。

——前言

不停迁徙的岁月,在时光的渡口,终被冷暖自知的掌心,轻搓慢揉的洗成了泛黄的茧。年华,恰似百转的溺水,在汩汩一江东去的时光里苦苦挣扎,莞尔被岁月的浪花高高抛起、抑或落下,回眸时的寂然一笑,余后蛩音力透纸背,那些梵音里的经魂遂一个个落地生花。

流水清寂,柴门虚掩,守着旧日时光,仿若一位闭关清修的寺僧,有着禅味的清凉。生活的不易与艰辛,颇似手中青瓷杯体里盛放的一杯苦茗,在指尖盘桓、舌尖痴缠,又袅袅回环于心底——五味杂陈!莲如心,跌落月华,今生若为琉璃,不惧碎裂一颗玲珑玻璃心;魂魄弹指浑无语,是涩是苦,是悲是喜?都只能独自吞下,不为来世花香满径,只为了前生拈花一笑。

一线菩提一茗烟,十分清瘦更无诗。新月如芽,擎一瓯色,一瓣儿芽茶伴天心,月满天心泪有时,月下缱绻辗转的寂寥人儿,看瘦了阑珊,望穿了夜色,独,望不见撒欢的猫儿夜归的人。星转斗移,风起云现,皆在季节交替的渡口自然流转。静观红尘万千,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无论沉吟此岸还是彼岸,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那一颗落寞而孤独的心,是否依旧还能“古来全”?一抹一勾挑,千年一唱,唱一曲海棠依旧;腮红点染,月满西楼,你正浓妆,我已无香。

流云一抹的思念,如一朵清香白莲,沉沦于寂寂的宣纸上,形似一尊新焙烧出炉的青花,勾一笔云水素雅,绘一幅水墨清远,又放置月光里上釉蜡染。徜徉花前月下,心事馥郁重叠,不惜将旧事一一罗列,折叠一叠千纸鹤,隔山千万里,只影语沧月。尘烟落霞,旖旎了血色的黄昏,遗落满天的浓墨重彩。橘子洲头,沉舟侧畔,不惜将身斜倚秋风,凭栏眺望亘古的月光,香著了海棠,摇曳的影儿,依旧一袭薄衫,微微然,染得一襟熏香归。

低眉黛眼,由来已久的只是一袭月光,千丝万缕的泻下,在指尖舞蹈,心底醉歌,任时光把影拖得忒长,忒长……柳巷易花事,夜色吟风月,活色生香的一纸儿风月、柳巷、花事,香艳了唐诗,宋词,元曲,明戏,清小说。风弄箫笛,花前莺咻,舞丝竹,月下琴筝,一轮琉璃的月呀,你把风花雪月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香暖了多少才子佳人,痴醉了几多文人雅士,也沉浮了一代又一代将相与帝王。

月下对影成三人,你依然是你,依然是月下的昙,如吟梵的诗僧,一直未离我的左右。诗阶的蛩鸣,清浅;梅社的墨香,依旧。月色千年,何须花影儿似的盈盈一握?待我归去,红尘万千种种早已尽然消散,而你,依旧会在我的眉间浅唱吟哦!你说如昙,如昙般绽放,如昙般静美,在夜里,一望无垠的夜色里,那些生命中曾熟悉无比的花儿,终会风逝无痕,一夜归远。

水是柔软的,被光阴缓缓推动着。花是清艳的,却总被流水耽搁着。美景,有时并不只是布局在悬崖之上,必须提到的是:绝美的景致总蕴含了千古不改的宿命!我是必须要沦陷的,就在与你对视的那一刻。若有来生,我愿预定一个花期,也与你一般,做绝岭沟壑的朴素一朵,在水中完成生命。人间早已污浊,我已不能保证心灵不被肮脏亵渎。生存渐已艰辛,我已不能保留肉身不被尘世责难。但我仍是幸运的,能在这混沌现世,遇见你。

静静的望着天际里若有若无的月色,案上的茶香依然袅袅,心底却如此时的月色一般,有着若有若无的绵绵愁绪。知道么?小园里又是下雾的时节,飘飘渺渺,悠悠扬扬,或起或落,宛尔翻转,如一位绝世又飘渺零落的芳颜。花,此时也应该睡了吧?那时,你还在园里的围栏等我么?还任由我徘徊候立的身影,一饮你满庭的月色么?

黄昏,总是喜欢在这样的时候自己放逐,看旧时光远去的那抹动人背影,脸颊不由滚落几滴泪珠儿。沉沦在岁月碾压过的痕迹里,不知不觉间,便将手指一寸一寸数,月嫦娥笑了?花仙子哭了?镜子里的自己,直直的发,浅浅的笑纹……华而兹响起,城堡里的公主还在沉睡?玫瑰花罗盘迷失了指向?青色的石墙上,鸽哨鸣过,打开轩窗,一丝寒凉袭来,仿佛漫长的一天结束,当冷意蠕动喉结,只留给这个城市疲惫的一声叹息。

有一些人,分开了如同云烟尽散,近在咫尺,陌生的也如同天涯般遥远;又一些人,分开了却会穷尽一生来回味,纵使远在天涯,也会驻守心田,一刻也不曾离开回忆的褶皱,总是在大张大阖之间让人陷入沉默,又不停的在时光深处自由迁徙,潜移默化的,反反复复的不断让人沉沦,变得越来越冷漠。总喜欢孤独的伴一缕低吟的晚风,陪一轮雅致的素月,一纸黄巻里,一盏青灯下,反复撕扯着自己的影子。窗台的那盆吊兰明明正是青翠,叶脉却分明有了枯黄的痕迹,自然的交替总是不留痕迹,褪去了繁华,细瞧生命背后的本质,原来,却是这般的来去从容。

我只想安静的听一曲来自天籁的歌谣,细酌慢饮一杯回味缠绵的苦丁茶,喜欢漫无目的看着窗外流动的景致,那一刻,不需要繁花似锦的万紫千红,也不必黑白分明的整齐划一。侧耳聆听,风过,秋花般灿烂。滴滴答答水滴漫过,时光就这样被温柔触摸,凿过的光阴完好如初,内心的斑驳早已点点滴滴。夕阳跳跃着划过地平线,最后的笑脸洇染了暮色。燃心为捻,煮水化酒,再以世事锻以火烧,无论我如何的执着,一管瘦笔的鸳鸯小字,又如何一遍一遍将岁月临摹?

枕上忽觉梦初寒,丁丁更漏烛影长。眉间悬朱砂,旧缘还忆真。不让世界倦了等待的心。夕阳醉了,从它酡红的媚眼里,播撒下满天的星星。星星知我心,星星醒着,我也醒着,不说再见,不说永远,因为月光下,黄昏里的尘埃依然可以开出美丽的花……

花样年华,如若你不来,我只想独揽一蓑烟,乱红不语,纷落青苔。欲眠还展旧时书,今夜相思又几许?红绡锦帐,催忆当初,婉约梦呓的心灵,半袖流白,半袖嫣红,不再声色过眼年华,云笔箫音,绾三千烦恼青丝,饮一杯明月清风,驾一乘黄鹤西去,一管箫音的归梦太乙。

夕阳潜下小楼西,辛苦最怜天上月。被时光晕染成琥玻色的月儿,一夕淡淡的晕光如环,南城歌,西门别,夕夕都成决!哎,散不去的愁绪,解不开的纠结,又能留些什么与浓妆淡彩的人间呢?风起时总觉得时光还早,总觉得风景未凉。仰望天空,大团大团的云褪去了繁的粘稠缠绵,只剩下了清澈与简单,急景流年,若你,再能许我一段时光,多想借一双光阴的翅膀尘埃落定,一次倾心,一世了然。

二十四仍在,波心涟漪微漾;二十四节气末央,眼前的清月依旧明艳、凛冽。有一滴露珠儿从耳轮滑落,轻轻划过心弦,次第点燃一天星斗,一地烛光。殊不知,一抹兀自摇曳的光影,又不知融入了多少湿漉漉的泪光?萧瑟寒风今又是,泪眼婆娑的搭眼望去,一片悬浮且游移不定的白云,翻转了多少愁绪?吞吐了几多喟叹?云鬓散乱飞溅泪的目送一轮西隐的月亮,花落谁家?又清癯了孤零零的一袭瘦影为谁羞?

风卷落花,繁华遗梦的凄迷;云遮月羞,洒落一地的火树银花斑驳琉璃。看一只落单南飞的大雁,茕茕影吊的我亦杯弓蛇影,徒自悲凉的不禁掩袖而泣:衣服虽新,终有旧时,人面虽老,却为卿而老!山无棱,天地合,美人何处,又岂忍抛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