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水分宁

2013-11-05 20:37 | 作者:夜未央 | 散文吧首发

那回也走浔阳道。

虽入眼烟霞陈列数不尽的匡庐流杯、五柳菊淡、琵琶司马、湖上金戈诸多建构江右文化力点的珍稀,却并非彼行的全部目的。

从义宁斜穿九岭山脉至四都,个把钟头的车程委实不甚遐远。即便无那柯龙线的贴心盘桓峰拦路放的山道,三月逐修河去亲近东岭的桃花梨花和石林,也惬意可心得很。

修水的甄璞与光华始于唐盛于宋,这块江西最大面积的县份彼时有个古色雅香的名字——分宁。

老实说我对地名变更不以为然的多,比如徽州改成黄山明州改成宁波信州改为上饶。那种不顾及沿革情感而一味追新折腾皮表的盲动,割裂文史内在的积淀承续纵然风物再起,浮躁虚妄此情何堪活该备受舆情诟病。

然而于分宁修水名号迁变居然倒觉得还算可以接纳。

分宁脱胎于武宁。晚唐德宗贞元年间,武宁县隶属洪州郡即今南昌,其时李巽李市长眼看人口激增请奏分拆武宁县为二邑,此乃分宁源来。安史乱后北民南迁,江南西道近水楼台天赐人口红利。祸福倚伏,江西赵宋时代跻身举国文化中心追溯起来居然算人祸缘起。

那个悠远醇厚的美丽名字几经朝代肢碾,终于民国三年掬水为名。那年月总统袁大头都敢翻云覆更张窃国,何况你个区区的小衙号。

还好,修河静女般委婉含蓄的凤仪流连于境内静好的重山嘉木间,三两折轻舸上小家碧玉的身段点播银铃别样晴脆的笑青吟翠,也算配得上殷商艾侯以降洁身三千年的这湾眼波横眉峰皱。

幕阜山脉纠结于赣湘鄂接合部,蓊蘙负载了东土宗教博纳的气息。在湖南湖北侧翼以许逊葛洪两仙师灵迹为代表更多朝聚着道家玄元,而东面入修水境又名黄龙山,则是释教禅那的良田。

禅宗自达摩始传心印,一花开五叶自然成就伪仰、临济、曹洞、法眼、云门和由临济派生的黄龙、杨歧曰五家七宗。黄龙宗的肇始即在修水祖庭黄龙寺。

韩昌黎先生认定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显然回避了上仙缘何情钟斯土而不适彼乐郊的逆向命题。我想,修水浓青、新条淡绿、翠光交映虚灵,加上天岳九关十三锁、含山灵秀蓄水源流,此摩诃般若才是北宋黄龙山和慧南大和尚双向选择的因果,更是造就其共栖共荣滥觞的缘觉。

黄龙创寺乃唐末乾宁年间,彼时中原板荡山靡靡而旁围的江南峻岭反而成众生苟延的庇护,超慧禅师应势依山的宏构不仅吸引四方僧侣信众,更施予迷惘漂浮的灵魂以宁净的栖息。至宋英宗治平二年,洪州太守程公孟同志延请临济高僧慧南入主三敕崇恩的寺庙后名动江南横批天下,从此开启大乘禅林新宗黄龙流派生生不息的云锦金华。

物转星移,荣耀绵长的法泽传递四十八代后终究在清末式微,只剩下云母岩罅间源发的汨罗江水呜咽着起身远去找访三闾的跫音,以及修河呓里曾经的三关呢喃、一地石棱。

山下晨钟暮鼓山头浮云淼淼。伫立黄龙山顶蜿蜒的龙脊,想那满山葱茏的植被,定然悲喜过千年山寺荣枯和寺旁火红杜鹃花岁岁年年无常的开败。司命无心播物,祖师有记传衣;白云横而不渡,高倦而犹飞。

然而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今日有心修水的点点攒聚,重整庙宇庙会引得黄龙香火鼎盛时远播的东瀛高丽流裔还宗行止和散佚各地信士的丹诚心向,当能再起祖庭不熄的智光。非荣非枯,长此恒久远。

凝视舆图忽起异想,假若以修水为圆心三百左右公里的车程为半径,画个圈你会欣喜和苍凉地发见抚州、南昌、九江、黄石、武汉、岳阳、长沙、湘潭、衡阳、吉安、赣州诸都会几入此彀中。墙外火树银花连天红圆点却略显清冷寂寥,湖湘、荆楚和赣文明三大板块的碰撞熔合隆起不亚于幕阜海拔的文化高坡,憾动心底的古分宁上望光荣与时下颜色的落差,无力跌入修河而默默无语。

圆与圆切拒绝同心,本来的奇点容易在四围星团能量聚合的旋转中疲惫,结果被边缘化。落下原始初璞的那山那水那曾经传奇,给斯山斯水,还有云深不知处的那人。

湘西边城也颇为偏鄙,只因沈从文先生化外珠玑的笔触让我深深记住这个天籁般异样的地理坐标。固守净土性灵的同时开渠接引源头活水,一定可以再度拥有窗含西岭千秋门泊东吴万里船的欣荣气象。

诚如山谷道人的芒杖携来百侣的屐履,于分宁于旌阳抚节遏云地唱。

黄庭坚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洪州分宁人氏,北宋杰出文学家艺术家,书法建树崇至有宋四大家,诗与苏轼秋水共长天一色。

相传山谷先婺乃金华人,祖系犹可远溯浙江余姚。余姚瓶窑黄氏自六世祖黄瞻挟策江南知分宁,双井丹青入望的泉源漫过先早的卜筑衍溢滋荣,蔚起儒学文学传家尚气节的家风族风浓缩了儒心释骨,步发分宁的足迹辗转分披于燕赵湖湘、巴山蜀水和江左百越。由是这方山水的骄傲凝华不止属于双井属于修水,还属于锦绣江南西路和更无疆的璀璨华

撇去家学渊源的基因淬炼,影响黄先生一生运限的当数黄龙宗大德,苏轼,以及老杜。

年少难免粗放疏狂。那粉颊绛唇点燃春柳风流散发了青春风发的意气,纳入长句固有的妩媚格调后如杭口灼灼桃花爬满分宁的每一个角落。晦堂悟新师徒、圆通法秀、灵源惟清诸高僧的棒喝与浸染,不仅让文心超脱艳词的泥犁,更让诗人明心自已怀握一份淡然内敛的心境面对之后人生所有风雨

北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历五世百年江山,活跃着庐陵欧阳修、临川王介甫和我们故事的主角豫章黄先生三名江西人物的风华身影。三十八和廿四岁差并非黄庭坚和两位前辈乡贤隔阂而转投眉山苏门的真正原因。

年长八岁的苏子瞻之于鲁直,介夫师长友朋之间,山谷的俊发备受东坡的褒扬掖护。大苏豪放隽朗进取的雄奇与黄庭坚收敛自律圆融不戚戚于政治经略的个性两相互补,加上文缘趣味书道同春的纽结自是青山一道同云雨,两人注定要共在荆公新法的兴亡存废里沉浮。

修水人文物质遗产颇丰,兜率寺、桃里陈氏五杰、上奉山背文化遗址,秋收起义策源地、东皋纬英仙娘、杨家坪程坊东浒寨杨梅渡古樟,还有那七百里秀美修河串联着的无尽珍奇。但我还是窃以为只有黄龙寺和黄庭坚故居两地才够得上国宝级文物,因为此两者皆为开宗立万的源头。

黄庭坚认为诗词高胜要从学问中来,老杜作诗无一字无来处。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然不易其意而造其语,谓之换骨法,窥入其意而形容之,谓之夺胎法奢。零散的诗话致后继众师法者奉若神明,终成文学史第一个正名高亮的诗文派别:江西诗派。

以学问入诗行文做小说的,现代无过余光中余秋雨钱钟书先生三家。古人文章即学问,稍有名息无不起自陆海潘江般的经学内蕴。山谷老人幼警悟读书数过辄诵,书架上各类书籍无不纯熟了然。超轶绝尘的文学造诣即使高弹节律旁出样度,刻意跋涉峻峭险远玩把特异的心跳,也因臻达化境的底力涵养贯通,犹自独立万物之表。此为诗派后来者画虎不成反类犬难望项背的轲峨。

才力应难跨数公,凡今谁是出群雄。或看翡翠兰苕上,未掣鲸鱼碧海中。

也许黄庭坚长期的书斋生活、社会接触面较之欧王苏轼的限制和流淌在心底修河般生生不息的禅释潺湲,加上刚直不合污所造就洁身不争隐忍含蓄的性情,即使抹平思想的峥嵘也消磨不去人事是非曲直的体察块垒,终以奇崛的笔法抵触不平的生态更折射对世事有关的沧桑做最委婉的审度。

江西诗派远崇子美,是为一祖。山谷后山简斋并列三宗,此徽宗时东莱先生吕本中勾勒的诗社轮廓雏型在元朝诗人方回手里进一步疏浚而见明晰。而其实,文学成就上陈师道陈与义很难与黄庭坚同日而语。

路转山梁,山在水中天在水中,水在修河几近万劫不染绝世的无垢里。或许唯有修河最纯净的声带,才得以引吭未到江南那一朵雨霁天晴般萦回在千年五岭意味深长的笑声。

据说当年东坡居士、曾巩、朱熹、濂溪先生诸高士的脚印丈量过古分宁人杰地灵的厚度,想来也可能见识过芝台、樱桃洞、濂溪、流芳、金湖书院等教化成就后来修水文章奥府的美备。循着北斗星光触摸修水吐故纳新的呼吸,你会思忖并明晓彼时江西物华天宝的本因。

海滨邹鲁温陵有十二处连续地名叫都,九江也有九都。修水四都有溶洞曰清水岩,闽南清水岩却见禅房花木深业已成闽南文化的符号。天心契合,道不尽说不清。

分宁藏修水骄华,修水能传承分宁的荣耀吗。

如果再走修水,一定揣回个明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