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寂寞守候成海

2013-11-03 11:02 | 作者:雨袂独舞 | 散文吧首发

飘零的语,叩动了谁的心扉?君可知?有一枚枫叶在秋风中摇曳,它散落的心事是我对你的寄语。真的不想听见红尘路上有断肠的离歌,若可,我愿与你永不言弃,一生在文字里相约相逢。

———题记

秋风,在耳边呼呼而过,吹起满地叶落的惆怅,吹起一地枯叶的飘零。不知为何,伫立在今日的风里,我无须睁眼,思绪就已成茧。

对于你,或许我显得很冷漠,“对不起!我在忙!”,是我一贯的说辞和借口,你的头像虽挂在我的QQ上,你的号码虽储存在我的手机里,但自遇见以来,我几乎从未主动联系过你,因为我知道,此生我不能入你梦,你我的琴瑟只能是尘外音。

知道吗——君?不是因为我冷漠而选择冷落你,而是因为我懂你,不想伤害你而有意远离你。

其实,我知道,你一直在你的天空之城默默静守着一场有我参与的缤纷,你的心一次次执着地在色里为我而零乱地游走。无数次,你为我把酒临风,醉卧三千红尘,寂寞尽染;无数次,你为我守望我城市的方向,上伤情音乐里的每一个音符,将叹息化为巷里的细雨;无数次,你为我深陷独角戏,一个人自言自语,念叨着:“红豆生南国,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摘,此物最相思。”;无数次,你为我风雨中踟蹰独行,独自寻暖,兀自清欢……

虽未真正靠近你,走进你的心里,好好聆听你的声音,但我真的理解你爱的感觉。

我心明白,你一直活在你自己构筑的幻想里,把我当成雨巷里的那位丁香姑娘,把自己当成一路寻寻觅觅的江湖惆怅客,你一直把江南的每一滴雨,每一朵花,每一朵流云,每一缕微风都当成是我的化身,纵然我从不出现你面前,你依然会当我已来过。

我曾告诉过你,我心有所属,今生我的魂梦只为一人钟情,可你明知我的身影是你触不到的爱情,你依旧还是坚定着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信念,渴望我的目光掠过你的心湖,你用孤绝的背影为自己强撑起一片天空,期待着一场也许永远不可遇见的幸福,期待着一场也许永远不可亲临的盛世花季。

你说,你宁愿守着我黑白的头像,把寂寞守候成海,也不愿跟我说离开;你说,你不介意一枕黄粱,也不介意梦断蓝,此生,你会想着我飘飘的衣袂,守着心中不灭的梦,为我低进尘埃里,做寂寞的狂客;你说,你本是一匹漂泊流浪的狼,为了靠近我,你宁愿披一身羊皮,只为能接近你梦想天堂

我真的懂得,世上有一种爱,即使无声也是最深的表达,即使沉默,也会穿越季风,直达灵魂最深处。在前尘风烟的过往中,我一直能看到你默默来往的身影,我一直能听到你轻而又轻的跫音,我知道,今生今世,你的目光会一直凝望我的“听雨楼”,你的心会一直在我文字里孓然起舞,不管我是否还你回眸,给你温暖,你都无怨无悔

君,你的这份痴情,我该如何偿还?

或许,是缘分不小心拐错了角,命运注定我欠你今生。君,你不必自卑,不是你配不上我,不是你不优秀,我冷落你其实并不是我本意,而是因为你要的我给不起,你付出的我还不了,我只能在你黯然神伤的时候,默默地站在风居住的街道,看你的心语随着花谢花飞,独自在寂寞沙洲上摇弋……

透过记忆的帘幕,我总望见一双含星的双眸,每每想起,心有隐隐的疼。

我真的很想给你一份最深最暖的友情,可我知道,你已回不到朋友的位置,所以,我只好远远地站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对你说着不冷不热的话语,保持着不即不离的姿态。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曾在三生石前与你盟誓相约,更不知道我是不是今生本该寻你而来,只是失落了前世的记忆而错过了与你的爱的邂逅,我只知道,这辈子我舍不得你离去,却又不敢靠你太近;我只知道,这辈子我终是你窗棂上斑驳的剪影,这一生我只能飘游于你的一帘幽梦之外。

一蓑烟雨一场秋,多么希望我的涓涓心事你能懂得,多么希望我们能把今生的遇见书写成一个美丽的成年人的童话

君,就让我们站在遥望的距离,为真情点一盏灯,直到永远,让彼此的牵挂在朵朵桃花里相逢,好吗?

今秋今时,我在秋风中默默为你合掌,祈愿你的梦里花开无殇,你的思念能绕过忧伤的河,不再飘零!

——文\ 雨袂独舞 QQ 19042233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