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老家那棵老槐树

2013-10-29 11:37 | 作者:江南春 | 散文吧首发

怀念老家那棵老槐树

江南

生命中总有一些记忆让人难以忘记,她犹如盛一阵凉爽风徐徐吹来;又如灿烂阳光在心底照耀;又如一片绿叶在心底闪鲜。我时常想念老家奶奶门前那棵老槐树,它给我童年许多欢乐,它给我童年许多温情,它给我童年不少暖意。

我童年父母很忙,便把我交给奶奶。奶奶任务除了做饭,就是哄我们这些孙儿辈。奶奶让我们做大的哥哥、姐姐带小的弟弟、妹妹玩。奶奶家前后屋都是草房。老槐树在前屋东南,几个人才能搂过来。一到麦子抽穗,老槐树便开起甜甜的白花。我们做哥哥的、姐姐的便爬上树或者弄来梯子摘槐花。弟弟妹妹则在下面往篮子里装槐花:他们看我们在上面便对我们说:“你们可不能偷吃。”我们可不管他们,都偷偷往嘴里塞些好的、嫩的、比较干净的槐花。我们在树上也对他们说:“你们也不要偷吃。”他们也会摘几朵往嘴里送。我们摘半篮槐树花给奶奶,奶奶便或包饺子或烙槐花饼犒赏我们。

白天,我们则在老家大堆上玩。晚上老槐树下,我们则围在奶奶身边听她讲故事。奶奶摇着蒲扇给我们讲民间传说。我现在也很少能记得她讲的传说。现在我只记得一个—那就是吴刚和嫦娥。每当奶奶讲这个传说,奶奶兴致就非常高,并说吴刚和嫦娥住在月亮里。我就非常好奇。奶奶说:“平常你们看不见他们,只有八月十五才能看见。”每当8月15中秋节,我总是一眼不眨盯着月亮看,我希望能够看到吴刚和嫦娥。我怎么也看不见有人?我总是说:“奶奶,我怎么看不见他们,那吴刚和嫦娥?”奶奶总是指月中黑影说:“你要好好看,那是吴刚,在用斧头砍桂花树呢,那是嫦娥怀里正抱着玉兔呢。我只能信奶奶话。但是我还是经常问奶奶一些匪夷所思问题:“奶奶,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吴刚,那就是嫦娥?桂花树长好好的,吴刚为什么要砍桂花树?嫦娥与吴刚吃不吃饭?月亮只有吴刚与嫦娥两个人吗?吴刚是不是很俊?嫦娥是不是很美?嫦娥与吴刚有儿子吗、有女儿吗?”那时,我不知道嫦娥是后羿妻子。奶奶很少正面回答我,只是说:“乖孙子,等到你长大,你就自然就懂啦!”那时我多么希望长大,好乘飞机上月亮上看看,我也多么希望长上翅膀像儿发到月亮上看。有时我会看远方飞来小鸟,自言自语问小鸟:“小鸟你是不是从月儿上来,你看见吴刚与嫦娥吗?你与吴刚嫦娥讲话吗?”童年就这样在奶奶民间传说快活度过。我总是想天空月亮中美好

如今老家那棵老槐树因为我一位叔叔家盖屋碍事,早也刨啦,奶奶也与三年前一天去世,如今老槐树与奶奶只能在中与她们会面。但是老槐树与奶奶都不会在我心中消失。因为她们给我欢乐、给我温暖、给我美好时光。特别是奶奶她让我长出想象翅膀。我脑海里永远会有这幅画:奶奶坐在几个人才能搂抱过来老槐树下,摇着蒲扇,我坐在她身旁。正在听她在说吴刚和嫦娥、、、、、、,奶奶在笑、老槐树也在笑、笑得很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