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母亲

2013-10-22 17:47 | 作者:黎明曙光 | 散文吧首发

重阳节到来,使我的心情很沉重,此时此刻,想起了我的母亲

母亲是典型的中国妇女,从不把感情向我们暴露。那年吃食堂,别人把粮食全部给了食堂,母亲却把粮食留了一部分,后来有人举报:说母亲留了粮食。村里派人来搜查,没有找到一粒粮食,就把母亲带走了,当她回来时,头发乱了,大襟褂子被撕开了,可想而知,母亲遭到了毒打,她却没有说出藏过一粒粮食。到了晚上,她哄我们睡觉,她却独自一人,在另一间屋中,蹲着蒙头大哭。当我们围在她的周围时,她却把我们紧紧的拦在怀里说:没啥,做了一个噩。大灾荒很快来临,我们吃着母亲留下的粮食,她却笑了,她笑得是那样地甜,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

她笑着我升上了高中,当我背着母亲在半起床为我摊下的五天半煎饼,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母亲正汗流浃背的操持着家庭生计!母亲,你可曾知道,你用汗水供养的儿子,因为在物理课上常常偷看小说《红楼梦》,而被班主任老师当场把《红楼梦》撕烂,扬到空中,说:不许偷看大毒草!责令我在班上检查。但是我贼心不死,课后我又把撕烂的《红楼梦》,一页不少的捡了出来。

每逢星期六,她都放下手头最紧要的活路,在大门口缝补着衣裳或者洗着着我们的脏衣服,再等到我回家。我知道那是她等了无数的日子才盼回她的儿子的,尽管只是几天的日子,但她依然那样的高兴,说着一星期来家庭的事情和对我的挂念,我禁不住轻描淡写地说了在学校的表现。她没有伤心,也没有过多地责备我,只是她淡淡地说了一句:她没有文化,想让我多读一些书。第二天,被母亲的做饭声吵醒,我才发现,枕头边放着被班主任撕烂的、又被母亲从我的书包里翻出的、用了半夜时间粘贴完的那本《红楼梦》。我潸然泪下,抱着母亲哭了。而母亲却笑了,她笑得是那样的灿烂,她也许知道她的儿子,要发奋读书了!

现在母亲已经永远离开我了,当我途经老大门口时,却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了。青山依旧,大门口依旧,我依旧,却再也见不到母亲的笑脸了。

在这老年节之际,我不再旅游,偷偷到母亲的坟头上,把一束菊花放在她的坟头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回,尽管听到的人说我不正常。在泪尽的时候,才感到心的坦然;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真切的感到了什么叫“子欲而亲不在”的肝肠痛断。

评论